雲南曲靖市師宗縣五龍鄉牛尾村從黨組織軟弱渙散村轉變成黨建紅旗村——

建強班子,致富的路越走越寬(深度關注·抓黨建促脫貧攻堅②)

本報記者 楊文明

2021年01月19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建強班子,致富的路越走越寬(深度關注·抓黨建促脫貧攻堅②)

  圖①:牛尾村村貌。

  圖②:沃柑豐收。

  圖③:“信訪小分隊”調解矛盾糾紛。陳海燕攝

  數據來源:中共中央組織部

  一個電話,改變了劉禹宏和牛尾村。

  兩年多前,雲南曲靖市師宗縣五龍鄉青年人才黨支部負責人打電話給劉禹宏,希望他能回家鄉發展,劉禹宏當時還是昆明一家科技公司的總經理。

  2018年7月回村后,劉禹宏先任五龍鄉牛尾村黨總支書記助理,邊干邊學,摸情況、找問題﹔一年后,正式擔任村黨總支書記,帶著村裡的黨員干部走村入戶,抓好黨建聚民心,發展產業謀致富。兩年過去了,班子強了,村子也大變樣,原來的黨組織軟弱渙散村如今變成了基層黨建紅旗村,干部群眾一起蹚出了一條致富路。

  化解矛盾有了新機制

  要脫貧,就要先治亂,捋順群眾心氣

  牛尾村原村兩委班子成員因為扶貧項目中違紀違法被處理,村黨總支被列為“軟弱渙散黨組織”,村裡積累的矛盾糾紛也不少。

  新的村兩委很快達成共識:“要脫貧,就要先治亂,捋順群眾心氣。”新班子迅速組建了一支由村黨總支書記、村組長、治安主任、老黨員組成的“信訪小分隊”,矛盾不論大小,大家一起協調解決。

  很快就遇到了一件棘手事:鬧了10多年的林地所有權糾紛。接到電話,“信訪小分隊”直奔林地,村民喻大姐和老劉誰也不讓步。

  “這排杉木就是我的!不信,你去找鄰居!” 喻大姐看到村上來人,向村干部求助。村干部問了在場人員情況,大家莫衷一是:“10多年前的事兒,哪還記得清?”小分隊到了山坡上看完杉木高度,又比粗壯程度,沒瞧出個所以然來。

  調解經驗豐富的老黨員王小鬆換了個思路:“一上來就質問誰對誰錯,隻會將矛盾擴大化。調解糾紛還是得從群眾角度想問題。”

  於是,王小鬆先找喻大姐單獨談。“住村裡誰還不要個幫襯?這一排樹最多也就值1000多塊錢,爭過來樹,傷了和氣,值不值?”見喻大姐態度有所鬆動,王小鬆又給她算了筆賬:“你在外面打工,如果總是回老家調解糾紛,工地上的收入是不是也沒了?”喻大姐仔細想了一想,決定讓步。

  接著,新村兩委班子裡的治保主任朱忠明又找到老劉做工作。最終,雙方都決定各退一步,10多年的糾紛逐步化解了。

  黨總支書記帶頭,老黨員公道正派、威望高,治保主任在解決矛盾糾紛上有經驗——“信訪小分隊”的戰斗力充分發揮了出來,土話、軟話、硬話一起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思想工作做通了,矛盾也化解了。歷史遺留問題一個個“啃”下來,大伙兒的心氣也順了。

  “無論問題能不能解決,都要給群眾一個答復。”朱忠明說,在牛尾村,接到信訪24小時內了解情況﹔3天內給出初步調解意見﹔難度較大的糾紛7天內也得給反饋。

  美麗鄉村有了新氣象

  說話有人聽,辦事有人跟,群眾信得過

  矛盾糾紛減少,“社會生態”改善,自然生態也好轉了。牛尾村山更青了,水更綠了。

  2018年以前,可不是這般模樣。那時候,兩米寬的河裡堆滿了垃圾——塑料袋、舊衣服、破鞋子、廢舊家具。

  腰包鼓起來,村庄也要美起來。為整治村裡環境,牛尾村黨總支組織黨員義務勞動,集中清理河道。黨員劉小常一接到電話,二話不說,拿起手套、撮箕就往河邊跑,河道邊一下來了20多名黨員。大家擼起袖子、卷起褲腳,有農具的用農具耙,沒農具的戴手套撿。村民路過,先是駐足觀看,看著看著也從護堤上跳下去干了起來。

  人越來越多,活越干越少,堆了幾年的垃圾,一下午就清理干淨了。大家熱得汗流浹背,干脆在岸邊坐下來嘮家常,平常不打招呼的人也聊到了一塊。

  趁著氣氛融洽,新班子抓住機會了解困惑:一些村民為啥不願參與新農合?村裡要收新農合的錢,村民大會通知,大伙兒沒反應﹔一家一戶收,村民更不配合。

  這麼好的事,為什麼不願意干?村民三言兩語說出了心中顧慮:“知道政策好,之前不是沒交過,但有的交了錢,生病住院時,卻不管用。”再詳細一問,原來是系統顯示不在參保狀態。

  調查發現,原村兩委班子做事不仔細,錢雖存入了專用賬戶,但有的人名寫錯、有的漏寫,導致部分村民信息沒錄入系統。

  為了避免以后再發生此類事件,牛尾村黨總支很快達成一致:村務公開。定期公開黨務、村務、財務﹔涉及村裡的重大事務,嚴格按照“四議兩公開制度”執行。

  “現在咱們村說話有人聽,辦事有人跟,群眾信得過。”村民說,以前村裡組織雨季后給村口道路鋤草,得觀望好一會兒,現在不一樣了,一聽到消息,黨員帶頭、村民跟上:“建設美麗牛尾村,算我一份!”

  產業發展有了新思路

  統一管理出效益,心氣更足路更寬

  脫貧致富,落腳點在產業,關鍵是產品銷路。

  2019年9月,村兩委部分成員帶上牛尾一組這個板栗種植大組的組長陳建明,一起到外地板栗交易中心跑銷路。

  “你這板栗我不收。”對方說。

  “為什麼不要?沒打農藥不是綠色產品嗎?”大家吃了一驚,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要不這樣,從你的板栗裡挑100顆,從我的挑100顆,咱倆看誰的壞的多?”對方提議。

  陳建明不服氣:“那就試試!”牛尾板栗剝一顆,壞一顆,果仁上都是小黑點﹔對方的板栗卻新鮮得很。看了情況,陳建明虛心問:“怎麼差別這麼大?”對方笑笑說:“我們的板栗雖是農戶種,但由專業人員管理,合理施肥、施藥、剪枝,板栗品質把控得很好,不像你們的有虫卵,現在看起來還好,過幾天就全爛了。”

  大伙兒馬上明白了過來。這一趟沒白跑,知道了怎麼管,也知道了怎麼才能賣上價——以前大家都是各干各的,缺乏技術指導,板栗品質上不去,賣不起價。“板栗放不住,又沒有冷鏈,摘下來就得趕緊運走。” 劉禹宏說,為了盡快賣板栗,大家爭著出低價,價格就壓下來了。

  出路已經很明確了,要想讓村民種板栗種得值,還是得統一管理。村兩委把村民召集起來開會:“咱們村下一步把農戶連片、納入合作社,與專業的管理團隊合作,讓他們管理一年,大家覺得怎麼樣?”

  很多村民搖頭:“萬一果樹讓他們管廢了怎麼辦?”劉禹宏解釋:“大家不用擔心,這事兒村裡牽頭,負責把關篩選﹔如果果樹死了,村裡賠償。黨員帶頭先干,大家先看情況再做決定也行!”

  “那就試試!”村民陸續找到村裡商量參與。陳建明記得,最開始搞技術培訓,隻有十幾名村民來,新的村兩委班子兩年工作下來,為群眾辦實事、找出路,和大伙關系親了、心也更近了。最近幾次培訓會,每次都有七八十名村民主動報名參加。

  統一管理的效能逐漸釋放,板栗的品質進一步提高,也賣得上價了。2019年,村裡又帶動100戶農戶發展胡蜂養殖,按25%比例分紅,每戶每年增收2000余元﹔還發展起了沃柑、冬早洋芋、優質稻等多種特色農業,脫貧攻堅的產業支撐不斷強化。

  2019年底,牛尾村整體脫貧,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27.5%降至2019年的0.54%。干部群眾精氣神越來越足,致富的路子也越走越寬。

  《 人民日報 》( 2021年01月19日 第 19 版)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堅決遏制種茶毀林行為(來信調查)  雲南勐海縣一座茶山,茶樹與其他林木混作共生。本報記者 史一棋攝 樹干上一圈樹皮被整體剝落,正是這圈被剝落的樹皮導致樹木枯死。本報記者 史一棋攝 編輯同志: 2020年夏天,我在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旅游時發…【詳細】

要聞

雲南九大高原湖泊水質持續改善  本報昆明1月17日電 (記者李茂穎)記者從雲南省水利廳獲悉:近年來,雲南省以河(湖)長制為抓手,強力推進九大高原湖泊流域系統治理,各湖泊水質改善成效明顯。 雲南完善湖泊立法,發揮規劃引領,九大高原湖泊施行“一湖一條例”,各湖泊進一步修訂…【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