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目!張桂梅喊學生的喇叭背后有這樣的故事

2021年01月07日12:18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資料圖 圖為2020高考期間)

“出來做操嘍姑娘們,快點再快點!排好隊,注意動作”……

冬日的華坪天朗氣清,山上依舊郁郁蔥蔥,縣城邊的女子高中裡喇叭聲響起。課間操時間到,隨著張桂梅催促的喇叭聲,身著紅色校服的同學們涌出教學樓,又迅速集中列隊——在“紅色娘子軍”的樂聲中做操,又跳經過改造的鬼步舞。

張桂梅從北京捧回“時代楷模”時間不久,身著黑色羽絨服的她神情嚴肅,羽絨服裡貼滿暖寶寶。這回成為“名人”后,她又拒絕了大量外出活動的邀請,一是身體不允許,另外她說:“我走了孩子們怎麼辦?”

張老師的喇叭是木蘭王牌的,白身綠頭,輕巧便攜,在辦公室、教學樓、宿舍樓和食堂一共放著四把。“拿一個喇叭走來走去不方便”,她解釋道。的確,記者見到張桂梅時她剛查課回來,扶著樓梯一級一級往下挪,能把自己送回辦公室就不錯了。

清晨五點半,她的喇叭一響,華坪女高就醒了﹔喇叭聲是課間操開始的指令﹔吃飯時,手機裡通過喇叭擴音傳出的紅歌響徹飯堂﹔深夜,張桂梅拿著喇叭站在宿舍樓下催孩子們睡覺。隻要張桂梅在,喇叭就閑不住。

張桂梅近照。(人民網 劉怡 攝)

聽不到張桂梅的喇叭聲,張紅瓊老師心裡會空落落的。張紅瓊是女高元老,受張桂梅一次演講感召,2008年建校時她正好師范畢業,就坐17個小時大巴車來投奔張桂梅。張紅瓊說,張老師“刀子嘴豆腐心”,她罵人挺凶,“罵完后你再屁顛屁顛去找她”,她肯定不計前嫌。記者問:“女高老師工作辛苦待遇一般,怎麼沒人走?”“怎麼沒人走!”她說:“今年就調走4個,不過各有各的現實困難。”張紅瓊心裡嘀咕:女高本來就缺老師,張桂梅還幫著老師調出去……如今女高45個教師的編制實際隻有39人,空編6個,等著有志的好老師加入。

早上的喇叭聲,有時也會吵醒教師宿舍裡的滿仕祺。1994年的滿仕祺剛考進女高一個多月,他本是一家央企的駐外員工,收入比現在高四五倍。滿仕祺說,眼前的張桂梅比新聞宣傳上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把所有精力都給了學生。滿仕祺如今擔任兩個班的英語老師,一周5個早自習4個晚自習。不覺得累嗎?這個年輕人對張桂梅的喇叭聲也“情有獨鐘”,說:“喇叭就是老師和同學們的鬧鐘和強心針。”

2009年,華坪女高招生規模擴大,張桂梅發現光靠嗓子“吼不贏了”。她想裝套廣播大喇叭,一打聽花錢不少,就買個小喇叭自己吼。擴音喇叭自此成了張桂梅的隨身標配,這些年一共用壞了十幾個,喇叭也逐漸“進化”由重變輕,她身上的病卻從10多種增加到23種。體育老師譚艷華記得,有次做完課間操,沒聽見喇叭喊“結束”,大家四處看,才發現張桂梅暈倒在地上了。

高三級32班的譚雯,練就從喇叭聲裡聽出張桂梅是愉快還是煩躁的本領。她說:“如果校長心情不好,我們都繞著她走。”譚雯是從麗江轉來華坪女高的,爸爸是警察,家裡條件並不差。順便說一句,張老師對警察的子女一般都接受。因為叛逆,譚雯被送來女高“強制改造”。剛來她就驚嘆:怎麼會有這種校長!磨合了半年,張老師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她奇跡般地慢慢變懂事了。譚雯說:“我們私下也說她‘半夜雞叫’,但我們不許別人說她不好,她日夜守護著我們,我們也會守護她……”

如今女高日子寬裕了,張桂梅也不願裝廣播大喇叭了。她說:“反正還能吼,等哪天吼也吼不動了再說。”

張桂梅近照。(人民網 劉怡 攝)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文旅市場迎來“開門紅”  新年伊始,玉溪市瀑布生態公園冬櫻花綻放,吸引游人前來賞花觀景。本報記者 楊崢 攝 記者從雲南省文化和旅游廳了解到,2021年元旦假期,全省共接待游客680.45萬人次,較2019年元旦假期增長7.1%,實現旅游收入46.72億元。隨著…【詳細】

要聞

雲南調整個人出租房屋個人所得稅征管  雲南省稅務局日前發出公告,今年1月1日起,納稅人出租(轉租)房屋不能提供合法、准確的成本費用憑証,不能准確計算房屋租賃成本費用的,可採取核定征收方式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 根據我國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對個人出租房屋取得的財產租賃所得,應當繳…【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