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人城和諧相融的雲南畫卷

2021年01月04日08:36  來源:雲南日報
 

圖為綏江縣城。本報通訊員 柴俊峰 攝

“三股水”的一天,從游客的腳步聲在茶馬古道上響起開始。

相比麗江已“出圈”的景區,位於金沙江邊的玉龍縣龍蟠鄉的“三股水”,近些年才逐漸為游客所知。這裡是第三批國家級傳統村落,因納西族人世代守護大自然而滿山蔥郁。大山涵養出清澈而充沛的水源,從數不清的泉眼噴涌成流,常年不斷,淙淙而下,匯入金沙江。

“讓我給你們吹一支曲子吧。”70歲的納西族阿媽和菊芬拿出一片樹葉銜在嘴邊,悠揚的納西音符伴隨著汩汩山泉傳開,游客聽罷興奮地掏出現金想要表示對這美妙一刻的贊許。

和菊芬拒絕了:“現在的生活是大自然給予我們的饋贈,我們有合理的旅游收入分紅機制。”不遠處,象征崇尚自然的警世柱正佇立在山頂,俯視著整個村子。

敬畏、守護、節制、饋贈,“三股水”找到了實現存續的發展模式。這是一種兼具“天人合一”哲理與民族習慣的方式,讓山、水、人、村得以和諧相融。

金沙江邊的這個小村,是長江上游流域人與自然和諧相融的一個縮影,也是雲南建設最美麗省份的一個“細胞”。

近年來,雲南立足於努力成為全國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的戰略定位,圍繞生態美、環境美、城市美、鄉村美、山水美的目標,著力實施空間規劃大管控、城鄉環境大提升、國土山川大綠化、污染防治大攻堅、生產生活方式大轉變五大行動,建設中國最美麗省份,譜寫美麗中國建設的雲南篇章。

而這,也是雲南融入長江經濟帶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題中應有之義。

驅車沿江而行,長江上游金沙江流域,從美麗縣城到特色小鎮,再到美麗鄉村,以山水為根蒂,以人為本位,以城鄉為載體,綻放出獨特的光芒,點染出一幅山水人城和諧相融的生動畫卷。

城在山水中

置身昭通水富港,視野沿江由近及遠,金沙江、橫江在這裡交匯,澄澈的江水從此流出雲南進入長江,浩蕩東去。

“這一江清水,在居住於長江上游的人們眼裡,來得很不易。”水富市雲富街道雙江社區的居民曾方貴感慨地說:“幾年前,3江交匯處還渾濁不堪。”

老舊排水系統改造、黑臭水體整治、生活垃圾分類投放、海綿城市崛起、節水型城市形成……市民滿意度越來越高,纖夫號子仍在水富民間傳唱,“美麗縣城”水富正以煥然一新的面貌向世人講述“萬裡長江第一港”的變化。

沒有良好的生態環境,何以“養”出美麗、宜居的城市?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雲南省以林園城市、美麗縣城、特色小鎮和康養小鎮等城鄉建設為抓手,以城市更新、老舊小區改造等民生基礎設施建設為契機,逐項推開系列改造提升工程,塑造特色濱水環山空間。

以生態為底色,山水繾綣,美麗的變化在面子,更在裡子。

逆金沙江而行,碧波蕩漾一路,兩岸青山不減。船隻泊在“逗號碼頭”,人、鷗在岸邊嬉戲,一座親水城市展露得淋漓盡致。

金沙江畔的綏江縣臥在向家壩、溪洛渡兩座巨型水電站之間,因水電建設,縣城及幾個鄉鎮整體搬遷上山,是雲南省第一移民大縣。

“我們的城市在實施搬遷中,堅持不丟掉一棵古樹,將老城裡的古樹搶救到新城。”順著綏江縣副縣長楊昌俊手指的方向看去,城市郁郁蔥蔥的綠植裡,間隔一段距離便有一棵古樹,古樹上挂著的銘牌記錄著樹的品種、年齡、原生地以及“搶救”人信息,讓整座城市沉澱出歷史的底蘊。

這場搶救行動,不僅延續了古樹的生命,還讓綏江人“在保護中謀發展”的意識得以傳承。以竹綠山、以竹興業、以竹靚城、以竹富民,如今的綏江,40萬畝竹基地布局在金沙江兩岸,固土、養水,同時贈予當地人實實在在的收入。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的理念厚植在長江經濟帶雲南城市的發展中。

清早時分,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縣城,永定河城市公園的河面上緩緩漂來小舟,晨起鍛煉的市民繞河移動,構成人水輝映的別致風景。

小舟上,握漿人起永紅手落劃水,手起拾物,邊前行邊打撈湖裡的垃圾。對於他來說,這已不是一件討生活的單純活計,“我的家鄉在永定河下游,母親河養大了我。維持河湖的干淨是為我們的生活造福,也為我們的子孫們造福。”清澈的永定河水帶著當地人的守護,匯入滾滾的金沙江中。

金沙江沿岸徐徐展開的山水城畫卷,將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從表到裡體現出來。

人在創造中

昭通市巧家縣的新城建設正如火如荼,金沙江白鶴灘水電站的巧家搬遷移民將要在這裡開啟新的生活。即便塵土飛揚,也掩蓋不了這裡日新月異的崛起與希冀。打造四通八達的交通條件、配套功能完善的基礎設施、布局合理的產業與就業……可以期盼,有著“三季巧家(沒有冬季)”美譽的這片熱土地,將崛起一座金沙江畔因水而興的避寒康養勝地之城。

水電移民搬遷、易地扶貧搬遷和生態建設搬遷,雲南省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中,集中力量做好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提升性民生建設,不斷推動共同富裕,提升共享水平。

共享優質教育資源。昭通市永善縣知臨中學坐落於山頂上,嶄新氣派的校舍面朝金沙江。課間操的音樂響起,學生們從教室涌了出來,773人排列成對,借助體操舒展身體,為緊張的學習節奏鬆弦。校長林建華很是自豪:“學校總部在浙江,今年9月,我們正式開學,招收了初一和高一年級的學生,家長和學生的熱情讓我們對這裡的希望也越來越高。”高質量教育資源的引入,將以往選擇外出求學的家長孩子更願意留下來,縣城的未來充滿希望。

發展綠色產業增收致富。麗江市華坪縣石龍壩鎮臨江村七組的小組長冷天偉留心觀察著村裡的每一個變化——從前分布於金沙江兩岸的大片光頭山,已被連片的芒果林染綠,還實現了現代農業的遠程控制滴灌﹔家家戶戶通過芒果種植鼓起了“錢袋子”,村子裡隨處可見小汽車。“種地不再是一件苦差事。”冷天偉感受到的變化不僅是發展綠色產業增加了經濟收入,還有生存環境的改善。“這些年,金沙江光伏提灌工程的實施,使干熱河谷地區望江興嘆年年旱的情景一去不復返,家鄉氣溫比往年下降了好幾度,即便是熱季,我們也不怕去地裡干活了。”

尋求更和諧的生存方式。在麗江市玉龍縣拉市鎮打漁村,為了更好地保護緊鄰村子的拉市海湖,打漁村不再打漁,過度旅游開發也得到整治。極目眺望,這裡水位上升了,水質好轉了,水裡的魚和水面的鳥多了,生態品質逐步修復提升。當地干部群眾說,再努力干一陣子,環湖生態大道就能建成,所有建筑物都退到環湖生態路以外,且沒有一滴生活污水流進湖裡,同時,環湖大道旁建環湖濕地拱衛主湖。

“到時,生態恢復,人居優化,會有更多的外地人來這裡觀鳥親水,休閑度假,當地群眾也將從中受益,增加民宿和農家樂的收入,大家共享大自然的賜福。”鎮政府干部小郭與我們約定,兩年后再來,一定會有驚喜!

沿江探訪,見証著更多的“打漁村”開始尋求現代社會條件下人與自然和諧共融的方式,慢慢沉澱出一種良性循環的發展模式。

魂在傳承中

長江上游的雲南畫卷,初看搶眼,細品有魂。

為建設成為中國最美麗省份,雲南省持續在城市宜居和歷史文脈傳承上下功夫,改善城鎮生態,塑造城鎮形態,優化城鎮品質,創建文明城市,著力提升具有時代特征、民族特色、人文傳承的城鎮之美。

金沙江畔一座座城鎮鄉村,以人文傳承為發展根脈,令美麗家園更有溫度和魅力。

楚雄州元謀縣姜驛鄉是全建制位於金沙江對岸的雲南鄉鎮,曾經,渡口文化在這裡生根。1935年,紅軍在龍街渡口誘敵佯渡金沙江,在軍事戰爭史上譜寫了“巧渡金沙江”的著名戰例。

隨著烏東德電站興建,見証歷史的姜驛鄉進行了搬遷,紅軍長征元謀紀念館成為江心小島,一座嶄新的跨江大橋讓回家的江驛人告別了渡船。

這片波光粼粼的高峽平湖目前正在進行康養旅游目的地規劃,姜驛鄉的群眾也將紅軍長征的精神帶到了搬遷安置新區,把紅色文化的根扎進骨髓中,發展連片生態蔬菜種植,開始新的生活。

在楚雄州永仁縣,有一個遠遠望去四面皆平整方正的山頭,名為方山。這裡有古老而神秘的諸葛營遺址,傳說著諸葛亮二擒孟獲的故事。山上的諸葛營村在地震的廢墟上重建,整合歷史文化與民族文化,“中國彝族第一村”很快成為名氣不小的鄉村旅游目的地。游客為村民李宗美一家帶來一年不低於8萬元的純收入,為了提升人文內涵,讓游客更深入地了解彝族文化,李宗美每天穿上民族服飾,用普通話向人們介紹手工彝繡工藝,講述彝族史詩。民族文化通過新的發展方式實現了延續。

“巫魯肯——一個環境優美,坐落在純淨的麗江大雪山山脈山坡上的小村子,雪山主峰扇子陡,猶如保護神似地保護著它。”美籍奧地利人洛克在著述中描繪的小村,是麗江市玉龍縣白沙鎮的玉湖村。在納西族地區生活和工作了27年的洛克寫下《被遺忘的王國》一書,不斷引來探奇獵新的“背包客”。

“近年來,玉湖村努力保護古村落民居和納西文化IP,接下來,玉湖村將開辟出十個非遺院落,將納西族的風俗文化、歷史文化、東巴文化融入到古村落中。”玉湖村村務監督委員會負責人對未來充滿期待。如今,修舊如舊的洛克故居被重新植入新元素,搭載著納西文化,玉湖村的旅游充滿了魅力與厚度。

人與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大美雲南,金沙江畔的百姓在生態文明建設實踐中擁有了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一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畫卷正徐徐展開。(朱毅 段毅)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觀雲海賞櫻花 登高望遠迎新年  人民網寧洱1月2日電 新年第一天,在雲南省寧洱縣的普洱山上,漫山遍野的冬櫻花競相綻放,眾多市民、游客紛紛登高望遠,觀雲海賞櫻花,喜迎新年的到來。(虎遵會、李一銳)…【詳細】

要聞

雲南新增1例境外陸路輸入無症狀感染者  人民網昆明1月2日電(朱紅霞)據雲南省衛生健康委消息,1月1日0時至24時,雲南省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1例境外陸路輸入無症狀感染者,為中國籍、自緬甸輸入。 截至2021年1月1日24時,雲南省現有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3例…【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