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個性自由的年輕人 為什麼還是走上了相親這老路?

2020年12月18日08:33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追求個性自由的年輕人 為什麼還是走上了相親這老路?

沒有一個人逃脫“真香定律”,就算是“985高校”畢業生也不例外。

這不,最近“985相親局”的話題在網絡上走紅。大家沒想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解得了高等數學題、寫得了情詩小作文的名校畢業生,居然會為談戀愛發愁,並且選擇相親。

畢竟在普遍印象中,現代的年輕人普遍追求個性追求自由,為什麼最終還是走上了相親這條老路呢?

電影《愛在日落黃昏時》裡,女主角席琳說:“當你年輕的時候你會相信你將認識很多人,但后來你才會發現能交流的人其實很少,何況你又不能保証和他們好好相處,就這樣,失去聯系了。”一句話早已道明了一切。緣分很淺,有些人僅僅一次遇見,就是此生的最后一面,遑論發展出更多的故事。

青蔥歲月裡總覺得不急,一輩子那麼長,總會找到合適的那個人。但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脫單,成家立業,自己還是孑然一身,焦慮也就席卷而來。再加上父母奪命催促,很難做到鎮定如初。

因此,畢業后的單身年輕人,不是在相親,就是在奔赴相親的路上。不由得想起身邊的朋友,好像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相親的態度也在逐漸緩和。以前會覺得相親好“老土”啊,但現在如果有人幫忙介紹一個異性認識,反而會挺樂意。畢竟相親其實並不可怕,如果“注孤生”,那更可怕。

是這屆90后太著急了嗎?事實或許並非如此簡單。圈子小又不愛社交的年輕人,想要脫單真的“太太太難”了。根據民政部的統計數據:2018年中國單身成年人口高達2.4億,其中有7700萬人獨居,據估計,到2021年,第二個數字將上升到9200萬。

當單身社會的浪潮,轟轟烈烈地襲來,相親低齡化成為一大趨勢。相親、使用脫單App,成為年輕人的社交常態。珍愛網的一組調查數據顯示:38%的單身男女首次相親年齡不足23歲,24%的單身男女為23-25歲。七成單身男女均有相親經驗,其中,四成單身男女每年相親次數3次,三成單身男女每年相親次數5次。

與大眾理所當然認為的不一樣的是,現在年輕人自己也有原動力相親。當初總想著打死也不會去相親,但一工作之后,發現有相親這個途徑,真的“非常可”。相親能讓我們認識到新的人,拓展交際圈,否則憑借自己平時加班、周末宅居不出門的生活方式,這輩子都與脫單無緣了。

於是乎,一大怪現象出現,年輕人一邊對傳統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嗤之以鼻,排斥傳統的相親模式,然后轉頭就在相親App上充值了會員,精心裝點趕往相親局,果然沒有人能逃脫得掉“真香定律”。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相親就是一種妥協,但相親並不意味著將就,只是多了一個邂逅人生伴侶潛在的可能。諸如“985相親局”的出現,反而是因為不願意將就,所以年輕人選擇將主動權放置到自己手中,去把握自己的幸福。

對於相親態度的轉變,實質上也指向了年輕人對待愛情的矛盾與糾結。一方面想要尋求靈魂伴侶,甩開世俗的顧慮,隻看喜歡與否﹔但另一方面,又不可避免在愛情之外產生了許多現實的考量。這種微妙心態在年輕人的頭腦中不斷拉扯。

相親鄙視鏈由此順勢誕生,一般都是你看上她她看不上你,你看不上他他看上了你,很難做到雙向的奔赴,達到訴求的平衡。月薪兩萬元的想找個年薪百萬元的,而年薪百萬元的想找個白富美﹔沒戶口的想找個本地人,而本地人想找個門當戶對的,潛意識裡,每個人覺得自己值得更好的,然后在一次次的相親中,耗掉了時光。

問題是,愛情真的能夠這樣斤斤計較,精心計算嗎?莎士比亞在《仲夏夜之夢》中寫道:“愛情是不用眼睛而用心靈看的,因此生著翅膀的丘比特常被描成盲目﹔而且愛情的判斷全然沒有理性,隻用翅膀不用眼睛,表現出魯莽的急性,因此愛神據說是一個孩兒,因為在選擇方面他常會弄錯。”

要知道,愛情的美妙就在於它的盲目與非理性,怦然心動的那一剎那,就是毫無理由,無關乎她的胖瘦,無關乎他的高矮,無關乎她的家庭,無關乎他的收入。如果一開始就畫地為牢,那注定是緣木求魚。(王慶凱)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2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  人民網昆明12月17日電 (朱紅霞)雲南省衛健委通報,12月15日0時至24時,雲南省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2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其中1例為秘魯籍、美國輸入,1例為中國籍、緬甸輸入﹔1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治愈出院,1例境外輸入…【詳細】

要聞

出實招!雲南加快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系  人民網昆明12月17日電 (木勝玉)近日,雲南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於構建現代環境治理體系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實施意見》提出包括健全分級管理、逐級落實的環境治理領導責任體系,健全公眾監督、提升素養的環境治理全…【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