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以貸養貸的日子 困在網貸裡的年輕人該怎麼上岸

2020年12月16日08:44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過以貸養貸的日子 困在網貸裡的年輕人該怎麼上岸

  困在網貸裡的年輕人該怎麼“上岸”

  最近,在某知名互聯網平台,一個名為“負債者聯盟”小組聚集了很多年輕人。他們大多背負著與收入相比不低的債務,過著以貸養貸的日子。

  有一位梁先生在分享他的欠債經歷時稱,他最多時大概使用過七八家網貸平台,差不多半年時間就欠下13萬元。越來越多的債務就像一塊大石頭壓著梁先生,最終逼迫他離開打拼多年的城市、放棄原來的生活,直到用近兩年的時間還清了債務。這段經歷讓他產生痛的領悟,終於明白不要輕易貸款,不要超前消費。

  像梁先生這樣的人在現實中為數不少。根據2019年《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在中國年輕人中,總體信貸產品的滲透率已經達到86.6%,實質負債人群約佔整體年輕人的44.5%。也就是說,近一半的年輕人或多或少都在花著“明天的錢”,正在或已經成為“負翁”。

  今年7月,一個20多歲的女生因殺害了自己的母親,一審被判無期徒刑。而弒母背后就有著網貸的影子。據其供述,她這麼做的原因,是無力償還十幾萬元網貸,想自殺,又擔心自己死了母親無法承受,於是將母親殺害了。

  雖不能認定上述荒唐、殘忍的舉動都是因為網貸,但網貸確實是這個案件非常重要的誘因。或許你可以把問題歸咎於女生自制力差、承受力差等,但這掩蓋不了一些網貸平台利用了人性弱點的真實面目。

  門檻低、下款快、額度大,很多人難以抵御網貸的誘惑。假如你“種草”了一個東西很久,這時候有“好心人”告訴你隻要憑身份証、手機號,分分鐘就能獲得少則幾千元多則幾萬元的額度,甚至還有分期免息權益,相信很多人都會立馬陷入“原來我與夢想可以這麼近”的“幸福”中。

  殊不知這種“幸福”也是有代價的。奧地利作家茨威格說過:“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網貸不是命運的贈送,也在背后標好了價格,突然有一天你會發現貸款已超出償還能力,於是“拆東牆補西牆”,最終“窟窿”沒補上,借貸也終於露出了猙獰的一面,讓人終日恐慌。曾經夢想過上“不將就的生活”,到最后發現,不但沒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反而落得一地雞毛。

  不過,要說網貸平台一無是處並不公平。對很多自我管控能力強的人來說,如果沒有網貸平台,危急時刻他們可能真的就借不到錢渡過難關。因此,網貸是解燃眉之急的臨時工具,還是埋葬自己的深淵,關鍵還在於自己怎麼節制使用。此外,對“套路深”的網貸平台,相關部門也不能視而不見,比如限制推廣,要求其標明風險與危險,而不能任由平台呈現或放大它有用、美好的一面。

  我沒有開通那些流行的網貸平台,與周遭的人比起來貌似有些“老土”,可每當聽到他們喊著“又到還款的日子”時,反而有些慶幸自己不用經常忙著計算。雖然面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有時也會心痒難耐,但最終還是告訴自己再等一等。我相信“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先消費后還款”的日子能換來一時爽,但“借來的終究是要還回去的”,而且還不是原原本本地還。

  如今,“負債者聯盟”小組裡越來越多人經歷了一番折磨、痛苦之后,學會了克制,也明白了要理性消費、培養正確的消費觀。他們努力從資不抵債的泥潭中“上岸”,那你呢?面對這麼多的“前車之鑒”,或許也該從瘋狂“買買買”的路上,停下來,想一想是否還要繼續。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煥發精氣神 奔向好光景  村民在路邊建設村裡的小花園。李建生攝 老鴉樹的露天蔬菜基地。和 芸攝 村民在村口賣早點。李建生攝 核心閱讀 雲南維西傈僳族自治縣拉河柱村老鴉樹村民小組,幾年前還是一個貧困村落。近年來,當地聚焦…【詳細】

要聞

雲南省基礎教育學校校長實行職級制  校長職級從高到低依次為一級、二級、三級、四級、五級。日前,《雲南省教育廳等四部門關於基礎教育學校校長職級制改革工作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發布,全省將全面推行基礎教育學校校長職級制改革工作。 為推進教育家辦學,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