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在角落的痛 昆明青少年抑郁症調查報告

2020年11月26日08:18  來源:昆明日報
 
原標題:隱秘在角落的痛

  美編李春濤/繪

  今年9月份,雲南省某醫科大學的大四學生肖婷(化名)主動來到昆明市中醫醫院心理科,做了一名志願者。每周周六早上,她會幫著叫號、陪聊、做測評。而在9月份之前,她還是一名抑郁症患者,沉浸在另外一個世界裡苦苦掙扎。

  媽媽我真的病了

  小艾(化名)在昆明一所重點中學讀高一,學校每月考試都會進行排名。最近,她從進校時的年級300名跌到了1000名,身體上也開始出現不適,早上起床后頭會痛,夜裡會發燒,有時臨上學前還會腹痛。父母很著急,帶她做了全面檢查,均查不出問題。

  兩年前,小強(化名)上六年級,有一天回家告訴媽媽:學校做了心理測試,結果顯示自己得了抑郁症。小強媽媽根本不相信,孩子整天能睡能吃沒有任何異常,怎麼可能得抑郁症呢?隨后,小強經常以身體不舒服為由不去上學,一會兒說胸悶,一會兒說頭疼。媽媽帶著他到醫院做了各項檢查,均顯示無異常。

  最終,兩位家長的疑惑和焦慮在醫院精神科找到了答案。小艾和小強單獨進行了心理量表測查,包含抑郁、焦慮、睡眠以及其他90項清單。通過自評和他評、填寫問卷、詢問家長,必要時還會打電話給老師,兩個孩子被確診為中度抑郁。“孩子交流一直很正常,以前覺得他是在裝病,為不想上學找借口。沒想到,孩子真的病了。”小強媽媽說。

  楊建中是精神醫學博士,曾任職昆明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精神科,2014年來到昆明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開設精神科門診,從事青少年抑郁症治療與研究已經10多年。他曾為一名中學生開具了重度抑郁的診斷書,父親情緒激動:“你憑什麼說我兒子得了抑郁症?”楊建中博士耐心地一條一條解釋依據后,孩子哭了,沖父親大喊:“我和你們說過我生病了,你們不信,現在醫生說了,你們還是不信。”楊建中博士認為,目前治療青少年抑郁症最大的阻力之一就來自家長的病恥感,大部分人不願意承認孩子生病了。

  “如果能重來一次……”小強媽媽好幾次這樣說,她最后悔的是之前對兒子患病的事實選擇了不理解和逃避,她不知道孩子經常頭疼、心慌,其實都是身體發出的求救信號。

  被忽視的痛苦

  抑郁症是一種情緒問題的腦疾病,會伴有身體上某一部位或多個部位的持續疼痛、不舒服,這在醫學上稱作“軀體化症狀”,此類症狀常常是青少年抑郁症的早期表現。

  今天的孩子物質世界豐富,生活環境安定,是什麼讓他們感到痛苦?是因為他們更脆弱嗎?

  在昆明市中醫醫院,心理門診已經開設了26年,每周周三和周六,該科室的創立者宋慰春都會坐診,“那些高敏感、高智商、高純度的孩子更容易得抑郁症。”宋慰春教授會為來訪者進行個人氣質方面的評估,他發現,抑郁質的人更敏感易受挫,更容易鑽牛角尖。

  昆明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精神科門診中,13-18歲的青少年和55歲以上的老人居多。其中青少年佔70%,最小的孩子隻有9歲。

  楊建中博士認為,抑郁症是綜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確切原因和個人性格、氣質相關,也和一些生物學原因有關聯,對於青少年而言,學業壓力、家庭矛盾、關系處理、抗挫能力、心理創傷等,都可能引發抑郁症。

  團中央西南區域心理學專家、雲南省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特聘專家、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王鮮在和前來做心理咨詢的孩子攀談時,常會察覺到有些孩子情緒低落、萎靡不振,再深入交流后還會發現孩子有一些自殘行為,說起這兩年自己所接待的個案,她很擔憂,“有一天總共接待了5個用刀劃手的孩子,他們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 在王鮮看來,抑郁最重要的表現是沒有活力,而不是不開心或不高興,像一台電腦卡住了、死機了。

  這也印証了抑郁症典型的三低症狀:情緒低落、思維遲緩、意志活動減退。

  “如果情緒低落等抑郁症狀持續2周以上,並伴有不明原因的身體慢性疼痛或不適,就需要到醫院看看了。”楊建中博士介紹,抑郁症的確診有一套國際化標准,輕度及以下抑郁症,可進行非藥物治療,即加大運動量、調整作息、加強社交、尋求家庭支持、心理調適,2-4周后,如果自我調整無效,再考慮用藥﹔中重度抑郁症,建議採用藥物+心理治療的方式﹔如果到了重度階段,心理治療基本無效,必須以藥物控制為主。

  抑郁症並不可怕

  14歲的阿丙(化名)休學了,沒有生病前,父母的交流方式是吵架、大吼、砸東西,甚至拳腳相向。當他被診斷出抑郁症后,父母的相處模式,以及與他的溝通方式都發生了變化。“現在爸爸媽媽之間、他們和我之間,都會好好說話,不過他們有時仍會高高在上。”目前,阿丙正在接受心理疏導,咨詢師建議他去練拳,把對手機的注意力轉移一部分到現實活動中。

  小強媽媽給兒子轉了學,她現在已經接受了孩子患病的事實,除了按時吃藥,孩子也在做心理輔導。聽從專家的建議,小強媽媽適當增加了孩子的運動量,讓他大聲唱歌、朗讀。有一天她帶孩子去坐過山車,孩子玩了一次又一次,雖然自己很害怕,但還是咬牙陪孩子一起玩。

  肖婷在市中醫醫院心理科做志願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她的初衷是自己走過這段艱難的日子后,想幫助別人,也想讓自己的內心更強大。她每個周六都會在市中醫醫院門診裡幫忙,從就診的抑郁症患者身上,肖婷常常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也更能感同身受,“我希望用自己的經歷,幫助還在抑郁症泥淖裡的孩子們,鼓勵他們早點好起來。”

  昆明市政協委員畢曉芬在2019年2月16日,遞交了《關於加強我市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建議》。“把健康的心理和健全的人格養成作為素質教育的一個重要目標,以及衡量人才的基本條件,貫穿教育的全過程。”她建議各級學校開設挫折教育課,有針對性地進行預防和干預,並組織專家編寫“挫折教育”教材,幫助學生樹立正確的生命觀。同時,畢曉芬和王鮮還組建公益宣講團,走進昆明的校園普及心理健康知識。

  今年 9月,國家衛健委辦公廳印發《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要求各高中及高等院校將抑郁症篩查納入學生健康體檢內容,對測評結果異常的學生給予重點關注。該方案明確了六項重點任務,在“加大重點人群干預力度”中,青少年排在了第一位。 (記者楊世玥 楊艷萍報道)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今年滇池外海水質兩次達Ⅲ類  記者昨日從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獲悉,10月滇池全湖整體為Ⅳ類水質,滇池外海為Ⅲ類水質。這是今年滇池外海第二次達Ⅲ類水質。 漫步滇池周邊,湖色清新、水鳥翩飛,美麗的湖濱風景正在展示出母親湖的美好。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發布的2020年10月…【詳細】

要聞

雲南3項森林指標居全國第二  森林康養產業、休閑游蓬勃發展。 近年來,雲南省在創新生態修復機制,扎實推進退耕還林還草、天然林保護、石漠化綜合治理、防護林建設等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中,取得驕人成績。目前,雲南省林地面積、森林面積、森林蓄積量均居全國第…【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