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園無門?義務教育這味“藥”能不能治“入園難”

2020年11月25日08:2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入園無門?義務教育這味“藥”能不能治“入園難”

近日,教育部在對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4574號(教育類433號)提案的答復中表示,關於將幼兒園納入義務教育體系,教育部組織專家做過研究論証。

專家們認為,義務教育具有普及、免費和強制等特點,目前公眾對學前教育的主要訴求是希望政府承擔更多責任,盡快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對學前教育是否應具強制性,或多長年限的學前教育應具強制性,各界還有不同看法,需進一步研究論証。

說到“入園難”,不免想起孩子3年前“入園無門”的經歷。相信不少人都看過類似“幼兒園招生,家長雨夜通宵排隊報名,擺躺椅裹棉被”之類的標題,盡管沒有新聞報道所描述的那麼夸張,但入園問題著實讓不少家長傷透腦筋。

小區媽媽們一起遛娃時,都會交流“擇園”經驗。這才發現,原來幼兒園也有鄙視鏈,站在最頂層的是國際幼兒園,號稱雙語教學,每年交費15萬元-20萬元,其次是每月5000-8000元的“私立園”,末端則是每月兩三千元的民辦園,大多藏身小區居民樓,缺乏獨立的活動空間,衛生狀況也馬馬虎虎。

說到幼兒園鄙視鏈,還有個特殊存在,那就是公立幼兒園。北京的公立園物美價廉,每月收費不過千元,餐飲質量、活動空間都沒得說,唯一的缺點恐怕就是“進不去”。幼兒園附近的居民和直屬機關單位,早已鎖定入園名額。對於附近沒有公立園的家庭來說,入園難、入園貴,讓人異常心累。

結合個人經歷來看,相當一部分民眾主要是看中義務教育的普及和免費,這才把學前教育義務教育化,視為解決入園難和入園貴問題的良方。

首先,必須承認,現階段學前教育成本高漲,確實讓相當一部分家庭不堪重負,甚至有人將入園難看作是二孩政策落地的攔路虎。其次,學前教育階段幼兒園水平參差不齊,類似黑心園、無良幼師虐待幼兒的新聞屢見不鮮,也是家長呼吁學前教育規范化的重要原因。

但是,義務教育不僅有免費和普及的特性,更具備統一性和強制性。對尚處於學前教育年齡段的孩子來說,幼兒發育水平差距不小,男童和女童的差別也很大,強制“入園”未必適應其生理發育規律。對那些心理承受能力不強、適應性差,自理能力差的孩子來說,過早強制入園,未必是好事。

學前教育是否應納入義務教育,這場大討論的焦點並不在於“義務”。而且,人們期待的“義務”,也區別於學齡階段的義務教育。找到“入園難”“入園貴”的破解之道,才是問題的關鍵錨點。

事實上,國家層面已看准了社會對普惠性幼兒園和公辦園的巨大需求,近幾年動作很大。從數據來看,截至2019年,全國共有幼兒園28.1萬所,比2011年增加11.4萬所,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76.01%,全國學前教育財政投入從2010年的244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009億元,增長了8.2倍。

以筆者所在的北京為例,3年前,我家孩子就讀的民辦園,現在已改為普惠園,收費也從4000多元降至千元以內。回應社會“幼有所育”的期盼,盡可能提升普惠園的比例,加快推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逐步縮小城鄉學前教育差距,想方設法讓公眾不再為“入園難”“入園貴”煩心……破解這些難題,不僅為小家,更是為“大家”。(白晶晶)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今年以來雲南省共有393名黨員干部主動投案  “雲南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郭志宏主動投案,楚雄彝族自治州農業科學院黨總支書記、院長張永華主動投案,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陳昌主動投案……”近日,雲南省紀委監委通報多起黨員干部主動投案的消息。據悉,該省今年以來共有393名黨員干部主動投案,其中廳級8名。…【詳細】

要聞

雲南耿馬先前居家隔離地區解除居家隔離  人民網臨滄11月23日電 (程浩)據雲南省臨滄市耿馬縣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通報,自2020年11月23日0時起,解除孟定鎮壩區和清水河、班幸片區居家隔離措施。 通報中提到,繼續暫停孟定鎮轄區街天趕集、KTV、慢搖吧、網吧、景區、圖…【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