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中考改革方案聽証:提高體育美育分回應試老路?

2020年11月02日08:38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雲南中考改革方案聽証:提高體育美育分回應試老路?

雲南的中考改革再次成為家長關注的熱點。

10月28日,雲南省教育廳舉行雲南省初中學生體育音樂美術考試方案聽証會。聽証的征求意見稿顯示,2020年秋季入學的學生中考分值將發生改變,體育、音樂、美術的分值將大幅提高:體育從50分提升到100分,音樂、美術分數從各5分提高到各20分。

讓學生自己和自己比

針對今年這一新的方案,雲南省教育廳先后到昆明、普洱、大理、怒江、迪慶等地調研和進行技能專項測試,並向16個州市教育體育局、部分初中和高校征求意見,召開研討會和論証會30余次,對考試形式、分值分布、考試頻次、考試內容、特殊考生的處理辦法、競賽成績折算分等進行論証。

根據征求意見稿,體育考試由原來單一考查學生體能,變為考查學生基礎體能測試、專項技能測試、體質健康監測和競賽加分4項內容。為減少個體先天因素的影響,考試由原來3年一考改為一年二考,採用“隨時考”“定時考”兩種方式。學生可根據身體狀態隨時與老師預約考試,也可參加學校定時開展的考試﹔學校每學年對學生的身高體重指數、肺活量體重指數、視力監測一次,根據初中3年的測試成績縱向對比進行賦分。“讓學生自己和自己比,通過努力鍛煉,相關指標變好就能得到相應分值”。

音樂、美術考試包括素質測評、統考和實踐活動3項,測評時間在七年級至九年級上學期,由學校安排﹔教育部門的統考時間為9年級下學期。

“新方案注重考試的過程性,避免一考定成績。”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張春驊說,將學生參加體育競賽成績和藝術實踐活動納入考試范圍,目的是鼓勵學生積極參加各種項目的體育比賽和美育展演,以此引導學生學會一至兩項終身受益的運動技能和美育技能。為此,競賽加分部分設置了若干個大項,讓高矮、胖瘦的學生都有機會參加比賽﹔教育部門每年定期公布第二年度藝術展演計劃,由各校組織學生參加,面向人人、人人參與。

此外,征求意見稿還特別關照到了身體殘疾和患病的學生,這些學生可以申請3年免考,他們當年的體育成績按考生所在年級平均成績的60%計算。

“這次改革,是在以往考試制度基礎上的優化和完善,而不是推倒重來。”張春驊說。

學校裡應該有三種聲音

在全國中小學體育指導委員會委員、雲南楚雄第一中學體育教師楊成東看來,競賽加分是此次改革的一大亮點。30年的教學生涯,他曾經帶領學校足球隊的學生參加雲南和全國的各種比賽,戰果累累。

“球隊培養了學生團結協作的能力。”他說,比賽有成功也有失敗,同伴一起拼、一起哭、一起難過、一起興奮,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悅,一起承受失敗的痛苦。他們擅長競爭、喜歡競爭,同時又能在競爭中與人合作﹔在挫折中找到差距與不足,並繼續努力刻苦訓練。

多年來,楊成東在自己的學生中發現,有體育特長的孩子,都會走得更遠,他們把拼搏的精神用在學習上,都取得了優異的學習成績。“這幾年,我有多個隊員以600分以上的高考成績,分別考進北京師范大學、河海大學、北京體育大學等學校。”他說。

聽証會代表、中國殘疾人游泳隊教練熊小銘,曾奪下3枚奧運會金牌。他關注到征求意見稿中,基礎體能測試的選測項目裡,有200米游泳。“200米是一個很有必要、從實際出發、科學的距離。”他說,許多游泳培訓班把25米作為一個掌握游泳技能的標志,12節課至16節課就結束了。但從專業的角度看,200米才能掌握和提高游泳技能。

由於每年寒暑假都有學生意外溺亡,學校會在放假前讓家長簽署一份承諾書,讓家長承擔監護孩子安全的責任。在熊小銘看來,一方面,家長要承擔監護責任,另一方面,學校也應該教會孩子游泳技能,雖然大部分學校沒有游泳池,但可以和外單位合作,在公共或大學游泳館開設游泳課,“讓孩子學會200米游泳,是對學生生命負責,對社會負責”。

從事音樂教育25年的雲南大學附屬中學教研組長王玲認為,對學生的“過程性評價”也是此次征求意見稿中的一大亮點。在她看來,過程性評價不僅讓老師發現了學生身上的閃光點,更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感受到藝術的美好,藝術是一種群體性活動,能體現出互助功能,產生正向的相互感染、相互陪伴、相互支持的作用,使青少年情緒得到宣泄,自我得到鼓勵。

對此,蒙自市第三中學體育教師鄧國輝也深有同感。他說:“學校裡應該有三種聲音:校園裡有歌聲,運動場上有尖叫聲,教室裡有讀書聲,這才是中考改革應該看到的校園情景。”

體育美育會成為應試的背誦課嗎

昆明市五華區廠口中學的音樂老師朱艷芳來參加聽証會前,專門在課堂上做了一個小調研,學生們的回答出乎她的意外。“之前音樂美術各5分不難,可以拿到。增加到20分以后,會不會要背很多東西?”

雲南省人大代表李琪在聽証會上提出了同樣的疑問。體育音樂美術分值提高,會不會催生出以應試為目的的體育美育教育?

曲靖市富源勝境中學校長李紅彥也表示出擔憂。他發現,許多學生在中考體育時,排球墊球得滿分,但卻不會發球。“這正是考試的功利性造成的”。他說,“應試化現象,可能會抹殺孩子對體育藝術的興趣。”

更忐忑不安的是廣大家長。

“孩子全身上下都成為考點”“要不要再報個補習班”“籃球足球排球武術不會,准備請個私教”“改革會不會增加家長和孩子的負擔”……在被“娃的知識改變了命運,娃的學費降低了生活水平”的家長看來,體育、音樂、美術需要天分。“相比之下,還是語數英好,可以快速高效提分”。

張春驊表示,這正是全國和雲南開展體育美育考試改革的痛點和難點,改革不是讓學生增加負擔,去校外參加培訓,而是“依托考試指揮棒效應,出台硬辦法,制定硬措施,採用硬手段,讓學校更加重視體育美育工作,通過提高分值來提升體育美育地位。”

中考改革要考慮農村學校的現狀

記者注意到,此次聽証會和社會關注的另一個焦點是,“中考改革要考慮農村學校的現狀,不要造成新的教育不公平”。

“‘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體育是數學老師教的’,這些好笑的‘梗’在農村真是現實。”雲南省青基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說。目前,雲南不少鄉村學校缺乏體育教師,2012年以來,雲南青基會依托“姚基金希望小學籃球季公益項目”,與雲南師范大學體育學院合作,每年派出大學生志願者到全省15個縣23所希望小學支教,教孩子們打籃球,並組隊參賽,對貧困地區進行體育教育扶貧。今年,針對一些鄉村學校運動操場易積水、不平整的水泥硬化地面,雲南青基會又發起了援建“希望操場”的項目,將籌集到的資金用於改善鄉村學校運動條件,給鄉村青少年提供安全的運動環境。

聽証會上,昆明第一中學西山學校校長高富英指出,方案在具體的實施過程中,應該照顧到不同地區農村學校體育場地缺乏、師資配備不足、教師素質差異的實際,加強對體音美教師的培養力度,加大改擴建場地,增添體育美育器材設施設備。

朱艷芳也提出,目前的新方案還需要細化,實施才更具操作性。“農村的孩子無法和城市裡的孩子相比,沒有條件去學鋼琴、小提琴等樂器。”她說,但許多少數民族地區的孩子“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他們雖然沒有受過專業的聲樂訓練和音樂指導,但朴實渾厚毫不做作的歌聲舞蹈,“真是一種享受”。她認為,新方案裡應該關照到本土教育,開發本土美育教材,既激發學生學習的積極性,又傳承了民族文化,探索出一條符合農村學生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成長道路。

值得關注的是,本次征求意見稿中,體育考試的一些項目可以選測﹔社會藝術水平考試和社會機構組織各類藝術學活動,一律不作為學生的音樂美術考試內容﹔學生參加非計劃展演所取得的獲獎成績不列入音樂實踐活動得分,都是針對農村學校現狀制定的。

“我們將認真梳理聽証意見,對征求意見稿進行修改完善,讓最終發布的方案盡可能多地關照到社會各方面的意願。”張春驊說。(張文凌)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1例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  人民網昆明10月31日電 (李發興)10月30日0時至24時,雲南省無新增本地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1例,為緬甸籍,緬甸輸入﹔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治愈出院1例。 截至10月30日24時,雲南省現有境外輸入確診病…【詳細】

要聞

雲南省楚雄州農業科學院院長張永華主動投案  人民網昆明10月31日電 (虎遵會)據雲南省紀委省監委網站消息,楚雄州農業科學院黨總支書記、院長張永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張永華簡歷 張永華,男,彝族,1968年10月出生,雲南武定人,省…【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