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系列精准舉措促進新業態成長和產業升級

為鄉村旅游增添新動力

本報記者 楊文明

2020年09月18日08: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為鄉村旅游增添新動力

  核心閱讀

  鄉村旅游快速發展,其旅游人次佔到全國旅游人次的一半以上。從農家樂到特色民宿、文化體驗,新業態不斷成長,為一個個山村注入活力,讓越來越多的農民鼓起腰包。可以說,鄉村旅游成為助力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重要產業。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影響,鄉村旅游如何恢復元氣,如何擴大優質產品供給、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的新需求?就這些問題記者在雲南進行了調研。

  打出政策組合拳,鄉村游恢復情況普遍好於預期

  背靠蒼山,面朝洱海,雲南省大理市銀橋鎮新邑村的“花伴一生”玫瑰庄園內,幾對新人正拍攝婚紗照,不少游人在採摘玫瑰、體驗鮮花餅加工。

  “一批批游客回來,總算慢慢恢復了!”庄園負責人陳黎長舒了口氣。

  受疫情影響,鄉村旅游一度按下了“暫停鍵”。回憶起前段日子,陳黎說:“當時真的發愁,好不容易干起來的產業,會不會扛不過去?接下來的日子怎麼辦?”

  “政策好比及時雨,幫扶我扛過了難關。”陳黎說,關鍵時刻,一項項政策干貨滿滿:減免稅收,水電費優惠,給自駕游游客發油票補貼……4月初庄園重新開業,他逐漸找回了信心:“現在客房天天都是滿的,每天的營業額都過萬元。”

  “越是困難時候,越要千方百計保市場主體。”大理市文旅局副局長林世杰說,市裡打出政策組合拳,金融支持,稅收減免,針對性加強旅游推介,推動鄉村游穩步復蘇,“目前全市旅游市場恢復情況好於預期,鄉村旅游復工復產率超過95%。”

  在雲南麗江,鄉村旅游也在快速復蘇。玉龍縣拉市鎮黨委副書記和兆元說,拉市海景區每日游客量已基本恢復到正常水平,周邊農家樂也在逐步恢復。三川鎮翠湖農家樂經營者蘇加忠邊忙活邊說,“天天客滿,不提前幾天都訂不到位,3個月賺了20多萬元。”

  鄉村游人氣旺了,農民腰包鼓了。安寧市溫泉街道歐羅巴庄園負責人李麗平說,20位在庄園務工的村民已全部返崗,暑假期間,還招了7名大學生來勤工儉學。“有了活干,心裡才踏實。”在庄園當領班的農民楊海燕說,庄園停業期間,每個月發600元生活費,大家心裡發慌,都盼著早點開工,“現在忙是忙點,可一個月能拿到4000元,手頭一下子寬鬆了。”

  鄉村游助力特色農業。“游客越來越多,山裡的特色蔬菜、洋芋、中藥材等也打開了銷路,賣上了好價錢。”溫泉街道木羊緣農家樂負責人李衛紅說,高山蔬菜、野菜等都成了城裡人的搶手貨,山裡人種地更有賺頭了。

  全國來看,鄉村旅游基本恢復元氣。據統計,今年1到8月,全國鄉村旅游總人數達12.07億人次,總收入5925億元,開工率達94.5%,鄉村旅游從業人數達1061萬人。特別是7、8月份,鄉村旅游總人次、總收入恢復明顯,從業人員數量基本達到去年同期水平。

  產業提質升級,從“美麗風景”向“美好生活”轉變

  今年7月,大理市雙廊古鎮景區被評為4A級景區。說起變化,景區管委會副主任施國東底氣十足:“我們對標識牌、公廁等基礎設施短板進行了提升改造,發展了婚紗照拍攝、民族文化體驗等旅游新業態。”

  “鄉村旅游應該干什麼、怎麼干?”不少經營者都在思考。

  林世杰說,當前,鄉村旅游已超越傳統農家樂形式,向觀光、休閑、度假復合型轉變,並呈現出從鄉村觀光轉向鄉村生活、從簡單化轉向特色化、精品化,從單一鏈條轉向全產業鏈等新趨勢。

  鄉村旅游不僅要攏人氣,更要練內力。“以前客人吃飽就行,現在更加追求特色、追求品質。”李衛紅的農家樂不斷推出特色招牌菜, “為改進一道菜,我們曾連著試驗了兩個星期。現在不少客人就奔著我們的招牌菜,從昆明開車一個多小時趕過來。”

  在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塔城鎮啟別村,許多人家把農家樂升級成特色民宿,干裝修活的陳五生感受到了熱潮,“找我干活的都排上隊了,每天的工價也從110元漲到了150元!”

  記者調查發現,順應需求升級,提升游客的體驗感,鄉村旅游還有一些短板需要補上。基礎設施改善需加力。不少鄉村旅游熱點區域,到了節假日容易出現擁堵、停車難等現象。以往村民出行夠用的鄉村道路,發展鄉村旅游后成了瓶頸,需要盡快緩解。

  同質化傾向要進一步克服。林世杰說,由於田園花海項目門檻低,環洱海周邊最多時一度有近20家,現在還有11家,其中,隻有一半經營還過得去。

  “除了田園風光,民俗文化、鄉村生活等打造好了同樣能夠吸引游客。”大理木田時間野奢酒店負責人白海峰說,下一步還要開發更多高品質產品,優化服務,更好滿足人們需求從“美麗風景”向“美好生活”的轉變。

  “一盤棋”統籌規劃,緊密利益聯結,促進農民增收是落腳點

  翻過雙廊古鎮后的山脊線,梨花潭村的鄉村游現狀發人深思。盡管沿路可以俯瞰蒼山洱海,到雙廊古鎮開車不過20分鐘,梨花潭卻游客不多。

  “推介力度不夠,外地游客不知道。”梨花潭綠雅生態農庄經營戶趙軍說,村裡一共有3家農家樂,但因為客源少,有一家已經關門了,“現在一個月毛收入萬把元,跟山下雙廊古鎮的客棧沒法比。”

  施國東說,如今的雙廊古鎮核心區內別說建房,就是插根針都難,新的旅游業態勢必要往周邊擴散,而梨花潭村目前還沒有承接住這一需求。

  “隻有合理布局,才能將游客從景點向周邊疏散,既擴大鄉村旅游的帶動面,也提升游客的體驗感。”安寧市溫泉街道黨工委書記王洪良認為,鄉村旅游是個系統性工程,不僅要打造一個個旅游景點,從基礎設施建設到旅游項目規劃,都需要“一盤棋”統籌規劃好。

  “道路、停車場甚至公共廁所,都需要根據游客量來配套。”王洪良認為,鄉村旅游要高質量發展,有關部門要及時發現問題、不斷解決發展中難題。

  鄉村旅游升級對資金投入、經營戶素質要求越來越高,吸引社會資本參與不可或缺。“山下可看,山上可閑,雙廊只是小天窗,山上才是大庄園。”施國東說,未來旅游轉型升級,必須要進一步豐富旅游業態,“但這不可能靠一個個農戶單打獨斗,需要引入有實力的社會資本,與農民一起打造。”

  鄉村旅游升級發展,促進農民增收是落腳點。梨花潭村趙軍的農家樂對村裡的貧困戶帶動不小,“打一天零工100元,賣一隻土雞120元,土雞蛋一個一塊五,一年下來也能掙個萬八千。”村民王輝說。

  “鄉村旅游實現可持續發展,經營主體和農民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至關重要,通過土地流轉、務工收入、農產品銷售收入,讓農民從鄉村旅游中獲得實在收益,產業才能做長久。”新邑村村委會主任楊宏說。

  對此,陳黎也很期待:“庄園周邊群眾開辦民宿、餐飲,發展特色種植、採摘,也能提升旅游體驗。”

  林世杰認為,要創新機制,在尊重農民意願的前提下,村集體引導農民入股、合作,共同參與鄉村產業,建立完善穩定增收的長效機制,讓鄉村旅游美了鄉村、富裕農民。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18日 第 18 版)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瑞麗如何加強邊境管控 記者實地探訪  畹町一公裡界碑處的防護長廊。(人民網 符皓 攝) 與緬甸山水相連、田疇交錯、村寨相依,使雲南省瑞麗市長達169.8公裡的邊境線上,出現了獨特的“一院兩國、一井兩國、一街兩國、一橋兩國”景觀,也從另一個側面揭示出瑞麗面臨的邊境疫情管控壓力…【詳細】

要聞

雲南新增1例確診病例 印度尼西亞輸入  人民網昆明9月17日電(朱紅霞) 據雲南衛健委網站消息,9月16日0時至24時,雲南省無新增本地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1例(中國籍、印度尼西亞輸入)。 截至9月16日24時,雲南省現有境外輸入確診病例9例、無症…【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