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康庄——人民網全媒體調研行”走進雲南

這三位雲南“直過民族”青年,樣樣好!

孫陽 趙晶 高亞永

2020年09月04日09:33  來源:人民網
 

  去年7月,22歲的拉祜族青年扎培成為一名正式黨員。“將來我想做一個致富帶頭人,帶大家學會新的養殖技術”,在雲南勐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扎培會定期用漢語和拉祜語給村民上課。

  今年1月,34歲的布朗族青年倪羅迎來了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子。“這些年,路通了,電來了,游客也多了。兒子出生后,我想把民宿生意再做大些。”在雲南瀾滄縣翁基古村落,倪羅坐在自己的茶室裡,滿臉笑容。

  明年7月,32歲的景頗族青年勒干打算帶妻子去大城市過個生日。“結婚時她跟著我很辛苦嘛,現在生活好了,我想帶著老婆去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看看。”在雲南瑞麗勐秀鄉戶瓦村,勒干對記者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大山深處,從過去、現在到將來,一條簡單的時間線串起三個“直過民族”青年的不同願望。而在他們身后,一場“直過民族”從“千年直過”邁向“百年跨越”的歷史征程也已悄然起步。

  “要多學習知識和技能,多去外面看看”

  雲南勐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22歲的拉祜族青年扎培在自家門前。(賈翔 攝)

  作為新中國成立后,才由原始社會跨越幾種社會形態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民族,“直過民族”受歷史原因、自然地理、文化習俗等因素的影響,仍然相對落后閉塞。

  長期以來,生活在“直過區”的人們,以刀耕火種、採集漁獵為生,缺乏對現代種養殖技術的熟練掌握,教育意識和學習能力也存在欠缺。

  因此,扎培的出現,對他所在的整個拉祜族村寨而言,仿佛一道希望之光。

  在駐村扶貧工作組組長羅志華的帶領下,上過小學、有漢語基礎的扎培開始學習組織召開群眾大會,通過廣播把黨和國家的好政策傳達給村裡的老百姓。在掃盲教學中,扎培還可以用漢語和拉祜語給村民上課。

  “大家也希望學東西,學會了,豬、雞都長得一年比一年肥壯。”扎培說,有了榜樣的示范作用,曼班三隊村民已經能很好地運用新技術種養殖。

  去年農閑時,工作隊帶著扎培外出打工,年收入增加了七八千,扎培也在逐步融入村外世界的過程中,收獲了更多感悟。“要多學習知識和技能,多去外面看看,把自己的文化水平再提升起來。”扎培的願望是成為一個像羅志華組長那樣的致富帶頭人,帶著鄉親們蓋房子、買汽車,把日子過得更好。

  “路通了,電來了,生意就火起來了”

  雲南瀾滄縣翁基古村落,34歲的布朗族青年倪羅的民宿生意越來越紅火。(賈翔 攝)

  雲南普洱景邁山古茶林中,深藏著一個典型的布朗族山寨——芒景村翁基古村落。這裡氣候溫和,雨量充沛,林木茂盛,林下古茶和天然林錯落相伴相生,滿目郁蔥。

  布朗族青年倪羅,就生活在這裡。今年1月,他迎來了雙胞胎兒子的出生。伴隨著這件喜事,他的民宿生意也越來越紅火。

  “10多年前,我們這兒路不通、電不通,這麼好的茶葉賣不出去,大家靠種甘蔗和玉米生活。日子挺難的!”2011年,倪羅做起了自己的民宿生意,在他看來,修路通電這樣的基礎設施建設,是他生意火起來的主要原因。

  “這些年,隨著進村的公路修通,來的游客越來越多,我們這裡風景好茶葉好,能留住不少游客呢。”2018年,倪羅重新翻修了自己的民宿客棧,現在靠民宿和茶葉生意,年收入超過了20萬。

  “生活富起來以后,越來越多的人把孩子送到縣城上學。跟以前相比,不僅要接受教育,更要接受好的教育。”倪羅說,自己的願望是讓孩子們走出大山,去城裡闖闖。

  “村裡有了產業,我們就更有奔頭了”

  雲南瑞麗勐秀鄉戶瓦村,32歲的景頗族青年勒干搭上了“產業扶貧”快車。(賈翔 攝)

  雲南瑞麗勐秀鄉戶瓦村,是個以景頗族為主的邊境少數民族行政村。2019年,這裡達到脫貧退出標准,成功脫帽退出貧困。

  小伙子勒干,則是村裡最早脫貧致富的那一批。

  勒干有個好朋友,也是雲南有名的致富帶頭人叫段必清。2009年大學畢業后,“村官”段必清分配到戶瓦村。他用籌集到的資金向村民租賃了15畝荒山,建起了養雞場。2014年初,他成立了“瑞麗市戶瓦山土雞養殖專業合作社”,探索“合作社+公司+科技+農戶”的養雞生產模式。

  勒干,就加入了這個合作社。如今,合作社已擁有50畝育雛基地、70畝林下養殖示范基地、5畝標准化屠宰冷庫基地,年生產雞蛋超過70萬枚,戶均增收9000余元。

  “從以前種甘蔗收入不高,現在我養殖了200多隻雞,家裡收入也翻了十幾倍。”不太會表達的勒干始終帶著憨厚的微笑,在他看來,正是加入了朋友的扶貧產業,讓他的生活有了質的提升。

  “現在我們更有奔頭了,我老婆跟我結婚后吃了不少苦,現在就想買輛好車帶她出去逛逛。”勒干說,他也想像段必清那樣當個老板,但還要再學習,尤其要學會使用電腦辦公。

  今天,隨著“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方略在雲南“直過區”的落實深入,越來越多的扎培、倪羅和勒干正在出現,而他們正彰顯著“直過民族”新青年的氣象與希望。

  “第雅勒勒打比”,這句扎培常挂在嘴邊的話,在拉祜語中是“樣樣好”的意思,代表歡樂,更代表祝福。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我們相信,未來的“直過民族”,一定會樣樣好!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國畫長卷《血肉滇緬路》在雲南展出  這是國畫長卷《血肉滇緬路》局部(8月21日攝)。 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之際,抗戰題材國畫長卷《血肉滇緬路》,3日起在雲南保山市龍陵縣展出。 龍陵縣位於滇西邊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滇西抗戰主戰場之一…【詳細】

要聞

雲南省陸良縣為先進典型評級授信:文明信貸,引領道德新風  “沒這30萬元,合作社的冷庫建不起來!”一筆貸款,讓周文牽頭的合作社緩了過來。 去年以來,雲南省曲靖市陸良縣推出“道德信貸”“文明信貸”,縣級及以上黨委政府表彰的道德模范、勞動模范、巾幗英雄、優秀團員等五大類26種先進榮譽獲得者…【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