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公益訴訟第一案帶來新啟示

2020年08月10日08:5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環境公益訴訟第一案帶來新啟示

2011年8月,雲南曲靖曾因鉻渣污染受到關注,當地土壤和水源均受到威脅。1個月后,環保組織向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訴訟,這也是中國第一起由民間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據媒體報道,近日,原被告雙方在法院組織下簽署的調解協議正式生效,終於為此案畫上了一個句號。

按照這份調解協議,被告雲南省陸良化工實業有限公司承擔環境侵權責任,承諾在已完成的場地污染治理基礎上繼續消除危險、恢復生態功能,進行補償性恢復﹔就補償性恢復項目和原告因參與各項目驗收的必要費用支付人民幣308萬元﹔並承擔原告因本案訴訟發生的合理費用及案件受理費用。

一起公益訴訟,歷經9年,該案從起訴到立案、從立案到兩次調解破裂、再到重回談判,可謂一路波折,使得原告環保組織備嘗艱辛。雖然最終的調解協議,並非環保組織最初想要的最佳結果,但在環境公益訴訟面臨多重掣肘、屢屢陷入泥淖的當下,能取得這樣的結果,已屬不易。

作為中國環境公益民事訴訟第一案,曲靖鉻渣污染案的破冰意義不言而喻。與此同時,這起案件,也堪稱當下環境公益訴訟的一個樣本,對於類似案件有著豐富的借鑒價值。比如,這起案件的原告,除了自然之友和重慶綠聯,還有原曲靖市環保局。雖然此舉意在緩解環保組織面臨的取証難、鑒定費高等問題,但客觀上,環保部門的積極參與,一定程度上成了環保組織的后盾,改變了原告和被告雙方力量不對等的局面。這也給了我們啟示,在今后的環境公益訴訟中,地方環保部門的角色應該是怎樣的,應以何種態度參與和推動環境公益訴訟。

在曲靖鉻渣污染案的調解書中,有一個明顯的細節:被告陸良化工應對“鉻渣堆存場西南側農田”承擔環境侵權責任,並進行調查與風險管控。污染企業對受害民眾承擔侵權責任,這在國內環境公益訴訟中還是第一次。此前,國內雖然有不少公益訴訟勝訴或成功調解的個案,但是賠償資金大多會用在環境治理上,作為具體受害者的當地民眾往往一無所得。毫無疑問,此次曲靖鉻渣污染案的調解結果,為環境公益訴訟打開了新思路,增進了公益訴訟的“人本”內涵。

不過,盡管這起環境公益訴訟第一案有著破冰意義和獨特的樣本價值,此案也再次充分暴露出公益訴訟的種種尷尬和困境。其中處於第一位的,就是取証難。環保組織在取証中,遭遇污染企業各種不配合。據當事人回憶,“下著小雨,滿腳泥濘,我們一行人從北京折騰到雲南,最后無功而返”,至今讀來仍讓人感到心酸。

公益訴訟的另一項共同困境,是高額的鑒定費。曲靖鉻渣污染案的整體鑒定費用,高達近300萬元。自然之友作為國內數一數二的民間環保組織,一年的總收入也不過如此。如此高昂的鑒定費用,讓環保組織如何承擔得起?如果不是因為鑒定費這個攔路虎,這起環境公益第一訴,也不會延宕9年之久。鑒定費的困境不破解,就會有更多的環境公益訴訟面臨“打不起”的難題。

環保組織參與公益訴訟,仍然缺乏有力的支持機制,訴訟雙方資源、力量嚴重不對等。而這,正是亟須改變的現實。曲靖鉻渣污染案雖然已經畫上句號,但這起案件也應成為環境公益訴訟制度的改革起點。(作者:於 平,系媒體評論員)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一例境外航空輸入無症狀感染者  據雲南省衛健委消息,8月8日0時至24時,雲南省新增境外航空輸入無症狀感染者1例,中國籍,印度尼西亞輸入。雲南省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出院1例。雲南現有境外航空輸入確診病例1例、無症狀感染者1例,均在定點醫療機構隔離治療和觀察,病情穩定。 …【詳細】

要聞

昆明一觀光小火車發生事故 致28人受傷  記者8日從昆明市晉寧區人民政府新聞辦獲悉,當日該區上蒜鎮滇池南灣未來城項目內部觀光小火車在運行過程中發生事故,該車輛核載人數40人,實載38人(含駕駛員),28人不同程度受傷,傷者被第一時間送往晉寧區人民醫院進行檢查診治。 事故發生后,…【詳細】

要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