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文山州全面推行政府法律顧問,從配起來到用起來

重大決策 顧問參與減風險(法治聚焦·關注公共法律服務)

楊文明 徐 前

2020年07月14日08: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重大決策 顧問參與減風險(法治聚焦·關注公共法律服務)

  核心閱讀

  健全政府法律顧問機制、優化法律顧問隊伍組成,才能引導支持政府法律顧問有效參與政府決策。15年前,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就開始聘用政府法律顧問,從配起來到用起來,再到全起來,文山州不斷優化選聘制度、加大投入力度,提高了政府工作法治化水平。

  “在出現突發性案件時,網約車平台公司應及時向偵查機關提供乘車人、駕駛員、車牌號、車輛定位等交易訂單明細,積極協助職權部門預防刑事案件的發生。”看到自己的建議最終出現在了政府相關文件裡,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政府法律顧問、雲南天信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孫建文十分高興。

  政府重大決策先做合法性審查,文山州嘗到了政府法律顧問制度的甜頭。

  配顧問,作用大嗎?

  選聘不同領域顧問,政府重大決策前必須咨詢法律顧問

  “簽約之初,其實對能否影響政府決策心裡並沒有底,可現在看,政府法律顧問確實幫政府減少了法律風險。”孫建文說。

  文山州自2005年起開始聘用政府法律顧問,2017年州、縣(市)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門普遍建立起法律顧問制度。十幾年來,從配起來到用起來,再到全起來,文山州政府法律顧問工作越來越實。

  目前,文山州政府聘用了兩家昆明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律師、五家文山本地律所的主任律師,以及一位雲南大學法學教授作為州政府的法律顧問。文山州司法局副局長張春林說,文山州政府法律顧問面向全省進行選聘。“既考慮理論水平,也考慮實務能力,同時盡可能選聘部分州外顧問,為的就是能減少利益掣肘,獨立提出法律意見。”

  為幫助法律顧問更好履職,文山州設立了專門的法律顧問聯絡員,建立提前函詢機制。每當涉及比較復雜的事項時,聯絡員會將法律服務函發送給法律顧問,而法律顧問回復的意見也會由法制辦專門研究再做考量。

  “不同顧問主攻的研究方向也不一樣,哪項事務請哪位法律顧問,其實也有學問。”張春林說,“從全省范圍選聘法律顧問擴大了選任范圍,水平有保障﹔一些日常法律事務咨詢,本地律師更為便利。”

  雖說是顧問,可在文山州,政府法律顧問不僅是問,更在於提前一步的智力支持。“政府重大決策在上常務會前,都會由法律顧問做合法性審查。”文山州政府辦公室辦文法規科副科長趙仁海告訴記者,咨詢法律顧問意見已經成為文山州政府重大決策的必經程序。

  “政府法律顧問更多是幫政府識別風險、管理風險,將風險控制在可預測的范圍內,因此顧問工作貫穿各個環節,有助於提高政府依法行政的能力和水平。”雲南八謙律師事務所律師連高鵬說。

  全覆蓋,經費夠嗎?

  加大政府購買服務,探索以案定補、以事定補

  嘗到了法律顧問制度的甜頭,文山州計劃在州、縣(市)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門普遍建立法律顧問制度基礎上,到2020年實現全州黨委、人大、政府、政協機關及人民團體、國有企事業單位全面建立法律顧問制度,實現法律顧問全覆蓋。

  據統計,目前僅文山州各級政府單位就聘請法律顧問296人,每年支付經費609.85萬元。要實現全州的法律顧問全覆蓋,經費夠嗎?

  以文山州廣南縣為例,該縣已實現縣鄉黨委、政府機關、事業單位法律顧問全覆蓋。廣南縣司法局局長矣炎陽說,目前,廣南縣法律顧問採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正式聘請了5個律師事務所的26名律師,分別擔任全縣黨政機關、事業單位、人民團體、鄉(鎮)黨委政府共77個單位的法律顧問。

  為了保障法律顧問工作的順利開展,廣南將法律顧問經費納入財政預算,每年安排142.5萬元經費。

  然而,將法律顧問經費納入財政專項預算的地方並不多,經費投入不足,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法律顧問工作的開展。“目前絕大多數法律顧問費還沒有專項經費保障,很多單位是在辦公經費中列支。”張春林介紹。

  另一方面,以案定補、以事定補的經費保障機制也在探索中。文山州規定,法律顧問在處理政府范圍內重大涉法、涉訴、社會矛盾糾紛及群體性事件或案件時,參與調查、調解,提供法律咨詢的,應該給予相應補貼。這有助於提高法律顧問參與的積極性。

  “其實,相對於耗費的時間精力,政府法律顧問報酬不高,但一方面有助於熟悉政府相關規定,擴大知識廣度和深度﹔另一方面也能對城市建設和發展提出法律上的專業建議,成就感很高。”雲南建廣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張慧說。

  對此,趙仁海認為,今后將加大政府購買法律服務力度,建議把購買法律服務費用納入年度同級財政專項預算,“特別是要加強對律師參與涉法涉訴信訪的經費保障。”

  提質量,考核嚴嗎?

  完善履職評價體系,干多干少不一樣

  “各部門政府法律顧問發揮作用情況並不完全一致。”矣炎陽坦言,“部分部門、鄉鎮法治觀念不夠強,咨詢法律顧問的意識不足﹔部分律師‘機械’履職,隻說‘不’,很少具體指出怎麼‘辦’。”

  “有時我們隻能就服務單位提供的資料給出咨詢意見,影響了法律建議的可操作性。”張慧建議,強化政府法律顧問對重大決策的全程參與,能夠提高法律顧問履職水平。

  實際上,除了不會用,部分單位濫用的情況同樣存在,有的甚至把自身職責范圍內的事項也要求法律顧問來承擔。“政府法律顧問既要與服務單位事前做好約定,明確哪些屬於法律顧問的業務范疇,也要加強事中溝通,不斷提升法律服務質量。”連高鵬說。

  提升法律顧問服務質量,干多干少不該一個樣。目前文山州政府法律顧問採取的是聘任制,每位法律顧問每年3萬元報酬,其中2萬元作為基礎服務費,1萬元作為績效。按照考核辦法,法律顧問工作考核基礎分為80分,年度考核總分為100分,按照扣分和加分項目評定工作成績。法律顧問年度考核為不稱職的,不予支付基本工作報酬﹔年度考核為稱職和優秀的,支付基本工作報酬。

  “每年12月底確定法律顧問的年度考核結果,考核結果作為法律顧問續聘、解聘和支付報酬的重要依據。”張春林介紹,根據考核辦法,法律顧問出具的書面法律意見違法或者明顯不當的一次扣2分﹔與此同時,接受州人民政府交辦的重大、疑難法律事務,處理效果好、形成良好社會影響的,一次加4分……這些明確的標准將促進法律顧問更好履職。

  “除了年度考核,未來還應加強政府法律顧問的日常考評和績效評價,探索建立法律顧問檔案制度,實行全過程績效評價。”張春林說。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凝心聚力 決戰決勝目標可期  會澤縣待補鎮野馬村壩子,曾經的沼澤地被改造成為適合種植的良田。資料圖片 頭回主動找政府,返鄉創業的呂國偉很忐忑﹔頭回種荔枝,帶頭發展產業的黃朝光留了個心眼﹔頭回到亞窪瑪,本地干部楊海春也被偏遠村組的貧困震驚……這些干部群眾的…【詳細】

要聞

雲錫集團黨委常委、紀委書記武長青被查  人民網昆明7月13日電 (木勝玉)據雲南省紀委監委網站消息,雲南錫業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常委、紀委書記,雲南省監委駐雲南錫業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監察專員武長青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武長青簡歷 …【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