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变“花都” 昆明呈贡走上康庄大道

2020年08月21日10:08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花田”变“花都” 呈贡走上康庄大道

斗南花花世界鲜切花夜市。 记者赵伟摄

19日,中宣部第三批“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主题集中采访报道采访团走进昆明市呈贡区,先后到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斗南社区、斗南花花世界,听呈贡区花卉产业破茧成蝶、走向世界的故事,看呈贡区如何把“一枝花”打造成中国花卉市场的“风向标”、亚洲花卉价格的“晴雨表”。

从最初“以路为市”的小市场起步,到现在斗南花卉市场占据全国大中城市70%的市场份额,出口5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说春城无处不飞花,而今春城的花已飞出春城、飞向世界。呈贡区也积极抢抓绿色发展、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等机遇,聚焦花卉产业优化提升,打造呈贡经济发展新的“发动机”。

完善体系 建一流花卉交易服务平台

在亚洲最大的花卉拍卖市场——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16万平方米的交易场馆里有两个拍卖大厅、9口交易大钟、900个交易席位,每天2.5万个花卉生产者或供货商和3100多个批发商、购买商在这里完成交易。

17时,大厅里仍座无虚席,几百个人紧盯着前方的交易大钟,边打电话边记录价格,随着数字的闪动和购买商按下抢拍键,一笔笔交易在短短4秒之内完成。每天10时至17时左右,这里都会进行紧张激烈的鲜切花拍卖。

“成交率在96%左右,交易的鲜花不仅辐射到全国各大、中城市,还出口到泰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现在每天交易规模保持350万枝左右,最高峰800万枝。”昆明花拍中心总经理高荣梅说。

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2014年发布全国首个鲜切花交易价格指数——昆明花拍中心鲜切花交易指数,成为全国各地鲜花交易市场价格走势的风向标。先后制定并推行《鲜切花拍卖产品质量等级通用要求》《单头月季鲜切花拍卖产品质量等级要求》等一系列花卉标准,为分级包装、质量判定、采后处理、冷链运输等提供了科学依据。2014年上述标准正式被商务部列入部颁标准。

昆明花卉拍卖中心建有全国首个鲜切花交易数据库,可为政府产业政策制定、市场开拓提供科学依据,也为广大花农了解市场、指导生产提供有力帮助。花卉拍卖中心利用拍卖市场强大的辐射能力,引导和帮助供货商、购买商打造品牌。截至目前,已塑造“锦苑花卉”“姚联满天星”“翱翔花卉”等100多个全国知名花卉品牌和60多个金牌批发商,2018年成功推广花卉新品种356个。

随着昆明花卉拍卖中心电商服务体系、远程交易服务体系、现代仓储、包装服务体系、冷链物流服务体系、产品标准化服务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拍卖中心将成为全球一流的花卉交易服务平台、购买商服务平台、种植者服务平台、物流服务平台、金融服务平台和信息服务平台。

转型赋能 斗南花卉小镇添活力

临近七夕,斗南花市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几个节日之一。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鲜花的市场需求、物流体系遭受冲击,但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斗南花市正在迅速恢复往日的活力。

呈贡区作为昆明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重要一核,正在全力打造世界春城花都、现代科创新城、健康颐养新区和国际门户枢纽。近年来,斗南花卉产业已实现由“种植生产型”向“市场服务型”转型,斗南花卉交易流通功能进一步增强,省内60%的花卉和周边省份、周边国家的部分花卉均进入斗南交易,日上市鲜切花100个大类1600多个品种,平均每天有近1200吨鲜花销往全国各地,并远销5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形成以斗南为核心,辐射晋宁、石林、宜良、嵩明、富民等周边县区以及玉溪、楚雄、红河等州市的花卉产业集群。

为提高花卉新品种研发成果转化率,带动三产联动发展,呈贡区正打造斗南花市的“升级版”——斗南花卉小镇。据了解,在斗南花卉小镇约1.43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域,居民超过3万人。其中80%以上的人都在做鲜花生意,形成了完整的鲜花产业链。有近百家大型包装物流企业、2000多家花卉经营户、上万名花卉经纪人。

斗南花卉小镇规划面积3.62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建设区为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目前,小镇正积极构建纵向花卉交易、物流、研发全产业链和横向融合旅游、文化、健康的立体大花卉全产业链。

随着斗南花卉小镇创建工作的深入推进,花卉产业综合配套服务区、国际花卉技术创新中心等项目启动建设,抖音直播带货按下花卉产业复苏“快进键”。今年上半年,斗南花市鲜切花交易量达36.22亿枝、交易额达27.84亿元,实现旅游收入5.17亿元。

“交易—研发—服务”三轮并驱,这是未来呈贡区花卉产业的主题词,正朝着千亿产业目标迈进,建成亚洲第一、世界一流的花卉交易中心,成为亚洲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花卉地标产业,构建起数字化大“云花”全产业生态链。

声音

《光明日报》经济部记者訾谦:

降低物流成本提高花农利润

“空气好、气候好,这是我对昆明的第一印象。我之前因为工作的关系来过几次昆明,每次来都能发现昆明有新变化。”訾谦说。作为一名鲜花爱好者,疫情期间为了帮助花农,他通过网络购买了一段时间的鲜花,而订购的鲜花就发自斗南。“第一次来斗南花花世界,感触最深的就是花真的很便宜,终于明白花‘称斤卖’是个什么概念。在北京买一束花40元左右,在这里买一束只需要6元,邮寄的运费比花价还高。如果冷链运输物流的成本能够降低一些,将更有利于开拓云南的花卉市场,花农的利润也会更高。”在斗南花花世界夜市,他和同事一起买了很多鲜花,通过物流寄回北京。

中国新闻社经济部记者阮煜琳:

昆明重视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

“十几年前我来过昆明,当时滇池水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绿藻,感觉比较遗憾。这次来感受最大的变化是滇池水质变好了,尤其是滇池边的湿地公园风景优美,令人赏心悦目。”阮煜琳说,无论是玉溪的抚仙湖、杞麓湖,还是昆明的滇池,从当地管理部门到周边居民,都非常重视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昆明水好、空气好、蔬菜新鲜、花香袭人,百姓生活质量很高。“云南花卉产业久闻其名,这次实地走访斗南,才真正体会到‘花花世界’的含义。此前我也去过其他地区的股票交易所和拍卖行,这次到昆明花卉国际拍卖中心,仍然为花拍中心的壮观拍卖场面所震撼。‘出价逐降式拍卖’这种由高到低出价的拍卖模式,拍卖速度快,充分保护了花农的利益。”

记者陈思伊报道

特写

第一代花农的“致富经”

斗南花卉从萌芽到成长,只用了短短30余载,“云花”成为继“云烟”之后云南的第二大名牌。而第一代花农王秀华,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新职业农民”代表。

自古就是“鱼米之乡”的斗南,以前一直以种粮、种菜为主。1983年,斗南人化忠义从广东佛山引进剑兰试种,取得不错收益。这带动村里少数菜农开始种植花卉,王秀华就是其中一员。

1986年,王秀华种了一批剑兰。没想到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就卖了3800元。“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第二年,王秀华加大投入,把自家的1.5亩菜地都用来种花,引进了康乃馨、勿忘我、满天星等品种。1989年,王秀华家的土坯房变成了两层楼房。

作为第一批种花的人,王秀华的“花花事业”也与昆明花卉产业的发展脉络一致。1990年前后,昆明的尚义街、国防路是鲜花售卖相对集中的地方,王秀华就用自行车驮着鲜花骑三四十公里到城区零售。

随着种花的人越来越多,1990年,斗南村95%的农户都把自家的菜地改成了花田,初步形成规模化种植。1995年,村委会把斗南村原有的农贸市场改造成花市,这是当时中国第一个村级花卉市场。王秀华的丈夫也从花农转变为买手、卖手,和同村年轻人到上海、广州等沿海城市卖花。其中,20多个斗南花农在广州摆摊卖花,在广州芳村卖出了一条“斗南花街”。

2003年,斗南花卉种植面积突破3万亩,产量达14.51亿枝,自此斗南成了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王秀华开始做鲜花批发,每年收入可达60多万元。2005年,王秀华家把两层楼房拆除,重新自建了六层洋房。

正是在许许多多花农的艰苦奋斗下,斗南从小渔村发展为闻名于世的鲜花村。

记者陈思伊报道

当“卖花”插上直播的“翅膀”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斗南花市休市,毕茜茜和大多数人一样宅家。2月的一天,毕茜茜随手将自家的花田拍成视频上传网络,没想到引来无数网友点赞、评论。这让她灵机一动:“要不我也试试直播卖花吧!”

短短几天,原本受疫情影响快要烂在地里的鲜花在线上打开了销售新途径。整个2月,毕茜茜连续22天每天花三四个小时直播卖花。“一个月卖出了20万枝鲜花。不只是我家的,周围农户的鲜花我也帮着卖。”毕茜茜说。

从小就在斗南长大的毕茜茜,在亲戚的帮助下,2019年3月在安宁租下20亩地开始种花。“我的第一批花种得不错,但销路要靠自己找。”毕茜茜介绍,“为了打开销路,我每天都到斗南花市摆摊,以又卖又送的方式拓展客户。每天6点开着小货车去商铺送货,四五十公斤的花都是自己扛。”

打农药、施肥、除草、打枝、收割、捆绑包装……短短一年多时间,毕茜茜熟练掌握了花卉种植、销售的各个环节,走过了从创业到收入翻番的历程。

“大家好,欢迎新进直播间的朋友们,你们现在看到我身后的这些小苗是生长期的澳洲蜡梅……”打开淘宝App,点击直播链接,毕茜茜在镜头前热情洋溢地介绍着自家基地种植的花。

除了直播、和粉丝互动,毕茜茜也在抓紧时间学习充电。“最近我参加了相关部门组织的直播、网络销售培训,还自己报名了花艺培训,希望通过学习,把我的直播做得更好、把花卖得更好。”记者陈思伊报道

熙熙攘攘的鲜花夜市

临近七夕,斗南花市里已经满是七夕的“味道”——“今年备货都比较早,现在玫瑰都卖到45元一把了。”赵月芬和丈夫正在斗南花市门口等着夜市开市,受疫情、季节影响的花市恢复起来,赵月芬和丈夫虽然忙碌但更欢喜。

20时30分,夜市开市,赵月芬和其他供货商一道载着打包好的鲜花涌入花市,经纪人、采购商拿着纸笔,询问价格后打开电筒仔细查看花的品质。不一会儿,赵月芬家的鲜花被采购一空,“还剩两把,如果有游客想要就零卖。”赵月芬说。

花市除了忙碌的花农、采购商,还有不少游客。作为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斗南花市的鲜花种类齐全不说,关键是便宜,花个几元钱,就可以买一束康乃馨、洋桔梗、非洲菊。来自青岛的游客小张把斗南花市作为云南旅游的最后一站:“干花和肉肉带着方便。下次还想带着父母来,身处其中真是不一样,太震撼了。”22时左右,不少花农准备收摊回家,商家开始细心收拾剩下的花卉,市民、游客也抓紧最后时刻和花农讨价还价。

据了解,斗南花花世界于2月24日起恢复鲜切花对手交易,先行开放主场馆外对手交易区、康乃馨交易区、百合交易区、杂花交易区和1号馆花卉关联产品交易。4月,市场交易额恢复到往年同期的90%,5月交易额超往年同期水平。(记者杨阳报道)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云南临沧木场乡山体滑坡已致3人遇难  人民网临沧8月19日电 (徐前)8月19日凌晨,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木场乡明孟公路K47+100米处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致使2幢民房损毁,8幢民房不同程度受损。据镇康县政府新闻办公室消息,经连夜搜救,截至19日下午18时,已发现3人,均无生命…【详细】

要闻

跨省游重启满月 赴昆游客增八倍  刚刚过去的周末,昆明滇池大坝前的停车位一位难求,找车位的不仅有昆明本地车,还有不少来自四川、贵州、重庆、北京、江西等地的车辆。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石林风景名胜区停车场。随着跨省游恢复、暑期出游季以及到昆避暑游,昆明各大景区又恢复了以往的…【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