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家会议

2021年02月18日14:11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加盖房屋马虎不得,杨贵昌带着妻子普令惠严格检查每一个细节。邓楚瑜摄

普祥生家很民主,遇事时喜欢开会表决。这一传统,普家延续了20多年。

普祥生今年55岁,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保和乡莫贾村委会莫贾村的一名烟农。

莫贾村以前十分缺水,乡亲们每天要走一公里多的路到邻村的一口公用水井挑水,一天只能挑两担。遇旱季井水水位低时,取水队伍排得老长。生活用水难以保障,生产用水更加艰难。

虽然人均耕地面积不少,但由于没有适宜的产业,此前种植玉米是乡亲们的首选,一家人辛苦一年种下三四十亩玉米,收入不过千把块。为了补贴家用,农闲时村里的青壮年就到村附近的矿山上打零工,但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当时家里也商量过扩大养鸡、猪的规模,但一直没有实现。”普祥生说,没有资金垫本,再好的主意也是空想。

1996年底开的那次家庭会议,改变了普家的命运。

那一年,当地烟草部门的技术员到村里宣传烤烟种植政策,“听着很振奋,但还是有些担心。”普祥生坦言,莫贾村世代贫困,乡亲们穷怕了,虽然烤烟种植政策听着不错,但绝大多数人担心万一试种烤烟失败了,日子岂不是更艰难。

纠结许久后,普祥生决定放手一搏。在饭桌上,普祥生向家里人征求意见,大伙一致同意了他的想法,老父亲更是鼓励儿子大着胆子去尝试。1997年,普祥生和另外3户人家成了村里种烤烟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当年,普家种烟收入超过3000元,是种玉米收入的几倍。

种植烤烟以后,普祥生再没到矿山上打过工,全家人也再没吃过杂粮饭。此后的时间里,依靠种植烤烟,普祥生让一家人从土坯墙草顶房搬进了砖瓦房。

人教人,教不会;事教人,一教就会。看到普祥生几户种植烤烟尝到了甜头,村里的乡亲们纷纷向当地烟草部门提出种烟申请,加入了烟农队伍。幸福的阳光,照进了这个世代贫困的彝家小山村。

日子一天天过去,普祥生的两个女儿渐长渐大。2007年,大女儿普令惠的婚嫁事宜被普祥生和妻子提上了家里的议事日程。

其实,普令惠已有了中意的人——邻村小伙杨贵昌。

结婚前,杨贵昌的人生很坎坷,8岁时父母因病去世,爷爷奶奶含辛茹苦把他和两个弟弟抚养成人,家庭条件比普家差距甚远。普令惠看重的是杨贵昌的人品:勤快老实,和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满眼都是自己。

当着父母的面,普令惠对自己的婚姻大事不置可否,普祥生和妻子有些急眼,开始托人打听谁家的小伙儿还未娶亲。眼看瞒不住了,在一次家庭聚会上,普令惠向父母交了底。

普祥生和妻子犹豫了许久后答应了,但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杨贵昌做上门女婿。普令惠把父母的想法告诉了杨贵昌,小伙儿爽快地答应了。2008年年初,杨贵昌“嫁”到了普家。

杨贵昌虽从未种过烤烟,但干农活是一把好手。这一年,普家将烤烟种植面积扩大至12亩,收入8000多元,家里的生活条件在村里排在中上。

虽为上门女婿,但普祥生和妻子像自己儿子一样对待杨贵昌,家里遇事时开会时,从没把杨贵昌当外人。

2010年,普家打算拆了砖瓦房,新建砖混房。在商量建盖层数的时候,杨贵昌建议先盖一层,预留出以后加盖层数的柱、梁接头,等再攒一些钱后再作考虑。这一建议得到了全家人的赞同,普祥生更是表扬了女婿会过日子。

普家开的会,多数时候都能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但也有例外。

2015年,当地烟草部门到村里推广膜下小苗移栽技术。膜下小苗移栽技术是红河州烟草专卖局(公司)几代烟草人通过不懈努力探索出来的一项烤烟节水移栽实用技术,在莫贾村这样缺水的烟区推广这一技术,具有深远的意义。

杨贵昌文化程度虽不高,但对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从技术员口中得知膜下小苗移栽技术的好处后,杨贵昌感到很振奋,决心试一试。

“不行!万一搞不成,一家人的日子怎么过?”饭桌上,喝了几杯酒的普祥生红着脖子表示反对。“这个技术如果不成熟,他们怎么敢拿来推广?”借着酒劲,杨贵昌第一次“怼”了岳父。好在普令惠站在丈夫这边,“先试种一部分,万一失败了,对家里的影响也不大。”

这一年,普家和村里的乡亲们采用膜下小苗移栽技术种植的烤烟取得了成功,在移栽环节不仅省工节水,而且烟叶品质也不错。

“你们年轻人脑筋活,以后家里的事情,你们拿主意。”膜下小苗移栽技术一事让普祥生看到了自己的“短板”。一次饭后,当着全家人的面,他将“当家大权”交给了女儿女婿。

2020年,普家的烤烟种植面积达到了30亩,种烟收入超过了18万。

这一年,普家分别开了3次会,商量了3件家庭大事:其一,花5万元,再次新购一辆面包车给普令惠;其二,采纳杨贵昌的建议,除购买建筑材料以外,一家人自己动手在老屋基础上加盖第二三层,这样一来,能省下6万多元工钱;其三,将明年家里的烤烟种植面积提升至70亩。

杨贵昌好学上进,“嫁”到普家后,他利用农活之余的时间跟着村里的人学建筑,几年下来,掌握了一些技术,这次家里加盖房屋的图纸,就出自他手。

“一下子翻一倍,能吃得下来吗?”虽交出了“当家大权”,但听到女儿女婿打算种70亩烤烟的时候,普祥生的心里还是打了咯噔。

得知岳父的顾虑后,早有准备的杨贵昌告诉岳父:用工从哪儿请、怎么用工,成本多少、预计收入多少,这些他都考虑好了,“有烟站的大力支持,不会有什么闪失。”(邓楚瑜、王婷)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草帽作坊废水直排污染环境?环保部门回复  人民网昆明2月18日电 (程浩)日前,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向云南省大理州委书记留言,反映祥云县云南驿镇多个私人草帽作坊将高锰酸钾溶液等废水直接排放,废水流进村庄和农田,造成严重的污染。 大理州生态环境局祥云分局日前作出回应。回…【详细】

要闻

张桂梅:把山区孩子培养成合格的接班人  大年初五晚七点半,“时代楷模”张桂梅老师才从云南丽江永胜县六德、仁里、高寨几个乡镇近10户学生家,回到了华坪县儿童福利院,这里是她的家。她是丽江华坪女子中学(以下简称女高)党支部书记、校长,也是儿童之家——县儿童福利院院长。女高放假期间,只…【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