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部乡村完小的音乐课传承之路

程浩

2020年11月04日08:13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兔场完小的孩子们在上音乐课。(人民网 李发兴 摄)

10月28日上午,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音乐美术考试方案听证会在昆明举行。根据该方案,云南省将把初中学生体育美育考试分值大幅提高,音乐、美术两科分数从10分提高到40分。其中音乐考试以提高学生艺术素养为目的,满分20分。

两天后的10月30日,距离会场200多公里外的云南省宣威市羊场镇兔场完小,中考音乐提分的消息还未传到尹星媛那儿。作为学校唯一的一名音乐专业老师,她更不知道听证会上有人建议:要提高初中学生的音乐素养,得从小学阶段培养。

这个建议,尹星媛是支持的,她希望通过努力,让更多人关注农村音乐教育,这也是兔场完小及其帮扶单位昆明理工大学所努力的方向。

尹星媛正给孩子们上音乐课。人民网 李发兴 摄

农村小学来了位专业音乐老师

“小熊小熊点点头呀,点点头呀……”10月30日上午,兔场完小的音乐教室里,尹星媛正教二年级学生唱儿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她先带学生朗读歌词,熟练后教唱,再钢琴伴奏,孩子们乐在其中,课堂氛围活跃。

环顾教室,除钢琴外,还有架子鼓、手风琴、电子琴等乐器。尹星媛用钢琴伴奏时,孩子们认真地敲着三角铁,响声清脆。

今年9月,从曲靖师范学院音乐专业毕业的尹星媛通过招考,进入兔场完小,成为这个山区小学唯一一名音乐专业老师。

学校共有446名学生,不少是留守儿童,尹星媛观察发现,孩子们一上音乐课就特别开心,低年级的孩子欢呼声很大,一到上课时积极性就特别高。在她看来,农村孩子身上两个特点,一是质朴,二是乖巧,而音乐教育能把孩子们的优点放大,它不但能培养孩子对音乐的感受力、鉴赏力、表现力和创造力,也能培养孩子优良的品德和情操,让他们智力得到发展。

尹星媛正在上音乐课。人民网 李发兴 摄

时隔两个月,尹星媛依然记得第一次给孩子们上音乐课时的情形,“我给孩子们弹钢琴,他们睁大眼睛看着,嘴里喊着:‘音乐课太好玩了!’”尹星媛也希望,通过自身努力,能对孩子们有一个积极正面的影响。

而在尹星媛到来之前,兔场完小的音乐课,均由其他专业老师兼任,方式多为单一教唱歌。

吴金波就是一名非专业的兼职音乐老师。多年前,她从曲靖师范学院普师专业毕业,来到兔场完小教书。除兼任音乐老师外,她还教孩子们语文、书法、美术等课程。

类似非专业老师教授孩子们音乐课的境况,不止兔场完小,在云南的农村小学很普遍。“当时学校也没什么乐器,每周两节的音乐课,就是教孩子们唱歌。”吴金波说,孩子们兴致也高,不过毕竟不是专业教育,总感觉差点意思。

这样的音乐课,吴金波说自己上了五六年。

吴金波(左)和同事去昆明理工大学附小培训。供图

兼职音乐老师的培训之旅

此后,全国各地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当地政府部门为学校配了钢琴、架子鼓、手风琴等乐器。

乐器有了,学校的音乐老师不会用,乐器成了摆设。

彼时,昆明理工大学定点帮扶羊场镇的3个行政村,兔场村是其中之一。了解到兔场完小情况后,昆明理工大学帮扶干部搭建平台,安排兔场完小老师到昆明理工大学附小进行音乐课程培训。

2019年8月20日,作为学校代表,吴金波和另一名老师前往昆明进行为期一周的音乐课程培训。即兴伴奏、节奏训练、打击乐器、乐理知识、音乐课堂教学……培训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激动之余,吴金波倍感压力。

第一节课是即兴伴奏,对于第一次接触钢琴的两人来说很难,“刚开始听不懂,慢慢能听懂一些理论,右手也勉强会弹。”吴金波回忆。

之后的音乐课堂教学,“老师一边唱歌,学生一边做动作,然后老师用钢琴弹奏向学生问好,示意学生入座……”整整一周,吴金波看到的都是新鲜的教学方式。这些教学方式,打破了传统音乐课只唱歌的单一模式。

“我们要把这些多样化的教学方法引入到我们学校,让单调的音乐课变得有情趣,让孩子们在玩中收获知识,真正做到学生幸福成长,老师幸福教学。”吴金波信誓旦旦。

兔场完小的孩子们正上音乐课。人民网 李发兴 摄

农村音乐老师的期望

甫一回到学校,吴金波便着手准备。上音乐课前,她先放一段欢快的音乐,让孩子融入课程,再进行发声练习,之后朗读歌词,再用钢琴伴奏,指导孩子们用打击乐配合。整套流程下来,吴金波忙得够呛,好在孩子们挺喜欢,她压力减轻不少。

这样的音乐课程持续了一年,受限于音乐基础差,吴金波会弹奏的歌曲有限,会用的乐器亦不多,小学音乐课下一步如何推进成了问题。

今年9月,24岁的尹星媛来到学校,熟悉教学流程后,这名会弹钢琴、吉他,会吹葫芦丝的音乐专业老师接替吴金波,成了二年级的音乐老师。

尹星媛有个期望,她也和学校领导沟通过,希望全校学生的音乐课都由她跟进。她觉得,音乐是实施美育教育的主要途径之一,学生在优美的旋律中,不仅能感受到其中的诗情画意,而且能陶冶情操、提高素养。

学校领导认真考虑过尹星媛的建议,但受限于山区学校师资力量不足及其他原因,除了带二年级音乐,尹星媛还被安排教该年级数学、科学等科目。

“如果可以,明年我们争取让你带全校孩子的音乐课,让农村孩子也能和城里孩子一样,上专业的音乐课。”看着学校“保护天性 尊重个性 发展社会性”的校训,校领导对尹星媛说。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镇雄等云南9个县(市)拟退出贫困县序列  人民网昆明11月3日电 (朱红霞)11月2日,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镇雄等9个县(市)退出贫困县序列的公示》,公示全文如下: 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国务院扶贫办《关于印发〈贫困县…【详细】

要闻

云南开展地震救援演练 1200余人参与创纪录  人民网通海11月3日电 (符皓)11月2日,云南省消防救援总队“担当——2020”地震救援跨区域实战演练在玉溪市通海县拉开帷幕。此次演练首次实现了全省消防救援力量全程参与,并联动了相关抗震救灾成员单位共同参演,参演人员达1200余人。这也是…【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