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扶贫工作日志:精神不倒 希望不灭

代晶

2020年09月18日10:31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供图

射落,好听且引人遐想的名字,它是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乐业镇一个村委会。压根都没想到,我人生的轨迹竟和这个小村庄的发展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的叠合。2017年底,我转到曲靖市残联工作。不久,单位要调整驻村扶贫人员,至此开启了我和射落的不解之缘。

打心底里说,我是不愿意去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到不熟悉的农村去受罪?在部队时夫妻聚少离多,还没来得及补偿下对妻子的亏欠,加之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卵圆孔未闭合症,父母又皆多病缠身,如果真的不去,理由是很充足的。可面对组织的挑选,我怎么能理所当然地当“逃兵”呢?

初到射落,我心里立马凉了半截。只有一条通往村委会的硬化路,村组间是清一色的泥土路,晴时尘土飞扬,雨天泥点乱溅。土地也是病恹恹的,乡亲们能种下的,多数只是玉米和辣椒,抠出的庄稼连糊口都不够。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去了,村中能显示一点生气的,可能只剩下远近交错的鸡鸣狗叫了。我最深切的感受,就是看不到村里人的精气神,大家习惯了过着平铺直叙的简单日子,离希望很远,近乎于麻木,就如一杯温吞吞的水,让人很难感受一丝沸腾时的活力。

供图

这怎么能行呢?!我在部队时,深谙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的道理,穷人若看不到希望,缺了精神气,少了内生奋进的动力,躺在日头下睡懒觉,就等着政府和社会的救助,任何的帮扶都是无济于事。各级在扶贫帮困上都有这方面的要求,扶贫不如扶志气,给物不如给动力,不如就从这里打开缺口,尽可能带着大家在贫穷的困扰中去追寻远方的依稀曙光。

想法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和村“两委”干部接触一圈下来,感觉认识上和他们基本不在一个“频道”上,他们多是想着工作队要干的事情,只要多争取点资金,多协调些项目,把基础设施搞上去,让村里气派些,让出行方便些就行了,其它的那都是没事找事瞎折腾。思想上没统一,下一步扶贫工作还不是各怀心思、各行其是?区区四五个人,我硬是和他们挨个沟通了近半个月,和他们判形势、讲政策、话责任、谈细节,让他们越谈心里越敞亮。村委会委员毕明彦职业院校毕业后,东奔西走在昆明打拼,屡次碰壁后回村里与人合伙养蚂蚱,终因管理不善惨淡收场,每天长吁短叹,进了村委会班子后还是打不起精神,做事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硬。为提振他的精气神,我晚饭后反复往他家跑,有时一聊就是深夜,慢慢焐热了他已是冰凉的心。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我和队员们不怕山高坡陡,不惧月黑风急,进家入户坐一坐、聊一聊,在听牢骚抱怨中了解实情,在家长里短中盘清底数。全村9个小组536户,我几乎家家都去过。有的家是整户外出,门上了锁,我们也要找左右邻居问个清楚。离村委会最远的小竹箐和马路两个村组,零星的几户散落在半坡上,我们是执意踏破铁鞋去,何妨披星戴月归。刚开始,村里的狗见了生人难免一顿狠吠,后来遇到我们也不咬不叫了,摇头摆尾的样子仿佛是接纳了我们。

往下的事就好弄多了,集中学习、三讲三评、三会一课、文化活动等都渐入正轨。晚饭后我们也不用进村入户了,有些群众习惯天一黑就挤到村委会,这样我们了解情况就更加便捷真实了,哪家发生点什么大事,出现哪些困难,想从哪些方面寻求帮助等等,都能够做到心中有数。久而久之,大家的劲头也上来了,脱贫攻坚工作中有需要集体参与的,召集起来也越来越容易。人心齐,泰山移。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其实都是蕴藏在人民群众之中的,能够“头羊”带“群羊”,大家就会发自内心地支持你,再坚硬的骨头也能啃得下来。

供图

村委会旁边的射落小学我经常去,经常和校长杨正学和老师们交流些想法,尽力帮助他们解决些困难和问题。哪家条件差不想让孩子上学了,哪些娃娃学习成绩好能够挖掘潜力的,我都能够说得上个大概。入户时只要家里有孩子上学的,动员父母重视对孩子的培养就成了我的必选内容。每个月我都要抽一点时间为孩子讲传统文化,激励他们登高望远,在努力学习中奔向想要的远方,播下成为有用之材的种子。两年多下来,全村一百多名孩子没有一个辍学。

我在残联工作,对全村的残疾人群体是格外的关注。射落只有1700多人,持证残疾人却有近百人。他们不脱贫,全村脱贫出列就是一句空话。我每去一个村组,有残疾人的家庭是必去的,和他们唠唠家常,听他们诉诉心声,鼓励他们战胜困苦,在荆棘中开辟新路。在做好他们思想工作的同时,我及时协调必要的残疾人辅助器材送上门,为80户进行家庭无障碍改造,对部分入户道路进行硬化,拓宽了他们的行动空间,他们对致富的念头也更加的迫切。上梨坪的残疾人何付金家是贫困户,平时他对我说的话半信半疑,老认为我净拣好听的说。去年三月份,他家遭受火灾,看着烧黑的断壁残垣,全家是欲哭无泪。我请单位协调近3万元将他家房子修缮一新。后面我再说什么,他都深信不疑了,全家脱贫的欲望也强烈了许多。

两年的时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射落也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着它的蜕变。如今的射落,已经脱去贫穷落后的帽子,提前走上了全面小康的道路。你再走进射落,硬化路两旁的花椒随风摇曳,经过“五净一规范”后的人居环境更显恬静清秀,各种基础设施一应俱全,错落有致的小楼让你慨叹农村的快速变迁。夜晚降临,华灯初上,这里再也不是漆黑之中的死一般寂静。乡亲们汇聚到村文化活动广场上,谈天说地、笑逐颜开,音乐声是一浪高过一浪,孩子们的嬉笑打闹让小村的晚上格外地写意。

这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脱贫攻坚的恢宏巨著,正是在党的领导下,由无数个凡人来书写。我庆幸,在这滚滚人流之中,有一个不起眼的我;在祖国的壮美蓝图里,我也曾添过微不足道的一笔。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们唯有高擎为人民服务的旗帜,为党分忧,为国绘色,不以事艰而躲避,不以任重而退缩,与民凝心聚力,与党同行同向,气壮山河的民族复兴盛景就一定会到来。(作者系射落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云南瑞丽如何加强边境管控 记者实地探访  畹町一公里界碑处的防护长廊。(人民网 符皓 摄) 与缅甸山水相连、田畴交错、村寨相依,使云南省瑞丽市长达169.8公里的边境线上,出现了独特的“一院两国、一井两国、一街两国、一桥两国”景观,也从另一个侧面揭示出瑞丽面临的边境疫情管控压力…【详细】

要闻

云南新增1例确诊病例 印度尼西亚输入  人民网昆明9月17日电(朱红霞) 据云南卫健委网站消息,9月16日0时至24时,云南省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新增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1例(中国籍、印度尼西亚输入)。 截至9月16日24时,云南省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9例、无症…【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