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基層鬆綁減負 讓干部輕裝上陣(深度關注·為基層干部減負系列報道①)

2020年06月30日08: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今年4月中辦印發《關於持續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堅強作風保証的通知》以來,各地落實的情況如何?基層干部對深化減負工作有什麼樣的感受和建議?我們推出“為基層干部減負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編 者

雲南昆明市五華區護國街道紀工委書記陳艷坤——

“有責任心沒責任書也會干好”

本報記者 徐元鋒

“今年過去一半時間了,我隻到區裡開過兩次會,會少了,去社區的時間自然多了。”談起減輕基層負擔的獲得感,陳艷坤第一反應是“會少了”。陳艷坤在雲南昆明市五華區護國街道任紀工委書記7年了,長期在基層工作,她對減負深有感觸:“以前會多的時候,一天上午有3個會,常常為會議請假傷腦筋。”

不僅文山會海少了,今年,昆明市區級以下不再層層簽訂“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責任書”,而是採取其他方式抓落實。“街道和社區不用對照責任書一條條准備工作台賬,年底肯定能省出不少精力來。”陳艷坤說。

以前,一提到壓實責任、傳導壓力,不少單位部門往往要求簽訂責任書。“簽責任書,也意味著要形成相應的台賬以備檢查。之前,街道一年下來簽的責任書不下十幾個。責任書過多,要求有時大而化之,往往會出現年終為應對責任書考核突擊補台賬的情況,這與重落實的初衷背道而馳。”陳艷坤說。

陳艷坤結合自身崗位舉例,比如街道紀工委的工作,需要多走出辦公室,到干部群眾中發現解決問題。“我們辦的案子多是‘咬耳扯袖、紅臉出汗’的日常工作,這需要談話的藝術,有時候未必是兩個人坐下來形成談話記錄,類似的工作,留痕也難。”

“簽責任書有利有弊,好處是白紙黑字的儀式感體現領導重視、嚴肅認真,基層逐條對照去做,指導性也強。” 陳艷坤分析,弊端在於責任書容易滋生以台賬論英雄的問題,“有責任心沒責任書也會干好,沒責任心簽了責任書也會走形式,走形式反而影響其他人的責任心。”她說。

不簽責任書,如何抓落實?據了解,昆明市紀檢監察系統依托“互聯網+兩個責任”監督管理系統,定期上傳每季度重點工作任務清單,各責任單位照單履職,把工作做在平時。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減負不減責,通過‘線上審核+線下復核’,線上審核資料,對存疑事項及工作完成不好、推進不力的實地檢查督促,從嚴從實抓好抓細‘兩個責任’,把功夫下在平時。”

此外,五華區紀委監委探索建立了“4321”責任制考核評價體系,考核比例中,日常工作佔40%、年度考核佔30%、民主測評佔20%、區委常委綜合評價佔10%,把以往考核以台賬為主轉為以日常監督和任務量化為主,給各部門落實責任情況“精准畫像”。

“如今責任書不簽了,也不用留台賬,年底考核會不會擔心有麻煩?”記者問。陳艷坤表示沒有這方面擔心。市紀委監委印發了《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檢查考核中為基層減負的通知》,精簡考核內容,要求基層不得擅自增加事項﹔改進了考核方式,實地檢查不得要求被考核單位對照准備紙質台賬﹔並要求考核不得設置“一票否決”事項,防止向基層“甩鍋”。“考核組和被考核單位都‘減負’了,務實高效!”她說。

甘肅民勤縣工作實績考核評價中心主任邱旭美——

“實地了解情況,一線查找問題”

本報記者 付 文

“2019年,各類督查檢查考核項目有41項,今年隻保留了30項。”甘肅民勤縣工作實績考核評價中心主任邱旭美告訴記者,“以前,我的工作比較繁雜,現在更細化、更精准了,工作壓力大大減輕。”

針對頻繁、多頭、重復督查等問題,今年起,民勤縣將縣級督查檢查考核工作“合並同類項”,統籌壓減督查檢查考核項目。邱旭美舉例,比如在考核內容上,對各類督查檢查考核內容整合打包、綜合考核、一體督查,鄉鎮突出特色產業培育、脫貧攻堅、平安建設等內容,部門重點考核項目資金爭取、招商引資等內容,規范清理“一票否決”和各類責任書事項。

不僅調整了“考什麼”,還優化“如何考”。“以前,我們對縣直部門和鄉鎮的督查檢查考核,一般是由相應部門牽頭,臨時抽調、組織人員,而且時間也不固定。”邱旭美說,從今年開始,縣裡抽調曾經擔任過縣直部門、鄉鎮一把手,且目前不擔任實職但工作經驗豐富的干部27人,組成9個重點工作督查組,“督查考核人員相對固定,對象也相對固定,熟悉各項目的來龍去脈,對相關問題一追到底,基層單位不再疲於應付,有更多精力抓落實。”

記者在《民勤縣2020年督查檢查考核工作計劃》上看到,裡面對督查檢查考核開展時間、參加單位、組織實施單位、開展方式及對象范圍都做了明確規定。

“督查組嚴格依據事先公布的工作計劃進行督查檢查考核,不能隨意增減。”邱旭美說,在過去,各類督查檢查時間隨意性較大,考核以年終考核為主,導致部分工作流於形式。“一個組去一個鄉鎮督查檢查也就一天時間,不僅干部壓力大,而且很多問題難以發現。”他說。

之前,有位鄉鎮黨委書記向邱旭美吐槽,光各類檢查,一年就要迎接二三十次,每一次都要准備專門的匯報材料,還要專人陪同。“有時候,上午來一撥,下午又來一撥,看的是同樣的點、說的是同樣的話。”

對此,民勤縣明確要求,督查檢查考核,一律不得要求職能部門、鄉鎮報送材料,一律不得要求單位負責人陪同、接待,一律不得提前打招呼。“縣裡規定了,督查檢查考核是27人的本職工作,不能今天要這個材料、明天要那個材料,應當實地了解情況,一線查找問題。”邱旭美說。

如今,在民勤,督查檢查工作已經常態化。“對各部門來說,隻要按照制定的工作計劃或任務清單扎實推進。督查檢查組不聽匯報、不看材料,自行調研了解工作進度、問題,既確保督查檢查情況真實,又不給被考核部門增加負擔。”邱旭美說。

“上個月,第二督查組在督查中發現薛百鎮雙樓村農戶屋前垃圾亂堆亂放、大壩鎮田斌村溝渠路旁地膜清理不徹底等問題,我們正根據督查反饋對鄉鎮進行量化評分。”邱旭美指著一份反饋報告說,縣裡注重督查檢查考核結果運用,將考核結果與干部選拔任用、懲庸治懶、問責追責挂起鉤來,讓有為的干部有位,考核評價從“軟指標”變成“硬杠杠”。

黑龍江寧安市渤海鎮黨委書記楊成林——

“接待任務少了,下村屯時間多了”

本報記者 方 圓

早上7點剛過,黑龍江寧安市渤海鎮黨委書記楊成林來到鎮裡二道街,時間還早,街上人影稀疏,隻有環衛工人呂大娘正在忙碌。“大娘,這幾天衛生咋樣?”楊成林上前搭話。“最近真是好多了,以前垃圾桶的口太小,垃圾塞不進去就有人往地上丟,現在都換上新箱子了。”呂大娘笑著回答。

看著整潔明亮的街道,楊成林深感欣慰。之前,他在街上“巡邏”時,發現了垃圾箱利用率低的問題,立刻制定出新的垃圾處理機制,更換設備,這條臟亂了幾十年的街道,如今煥然一新。

“現在基本能天天下村屯,到下邊更能發現問題,更快解決問題。”楊成林很享受現在的工作狀態。

渤海鎮是唐代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所在地,且距離知名景區鏡泊湖不遠。楊成林告訴記者:“過去,我們經常接待調研考察組,有時一天要陪好幾撥人,真是耽誤時間和精力。”

這幾年,楊成林明顯感到接待任務少了,干部作風實了。“過去接待上級領導,需要提前很多天准備路線方案。上次,省裡來了一位領導,隻有一輛大巴車,直奔調研點談問題,現場辦公拿方案。到了午飯時間,大家一同到食堂吃工作餐。”

調研過程簡單,結果卻不簡單。“那次調研之后,上級很快幫忙協調相關部門解決了難題。這樣的調研,我們真心歡迎。”楊成林說。

為基層鬆綁減負,黑龍江出台25條具體舉措,其中提出要提高調研檢查實效,解決走過場、虛而不實問題,防止蜻蜓點水、走馬觀花,堅決反對“盆景式”調查,杜絕“走秀”“作秀”現象,要輕車簡從,不搞層層陪同。

今年4月以來,黑龍江落實中辦《通知》要求,多次強調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提高決策和執行能力,把各項措施真正落到實處﹔要求各部門不得擅自組織督查活動,在組織督查、調研等活動時要防止重復扎堆、層層加碼,不能興師動眾,不能影響、干擾地方和基層的正常工作。

“接待任務少了,下村屯時間多了。”楊成林說,對於我們這些基層干部來說,就是要把應付接待的時間精力,轉換成為民服務的行動。這幾天,楊成林正為玄武湖農業公園開園的事忙個不停。“依托玄武湖自然風光和唐代渤海國歷史文化,我們在鎮裡的上官地村打造了這個現代觀光旅游項目,前景很好,能帶動當地就業。”楊成林說,“現在我幾乎每天都來一趟村裡,擺脫了文山會海和繁重的接待任務,我有更多時間和群眾在一起,幫助解決他們遇到的問題。”

(責編:朱紅霞、徐前)

推薦閱讀

“隻要能爬得動山,就要巡邊”  巡邊人員在界樁旁休息,岩聰吹奏起佤族傳統樂器。趙旭東攝 穿上迷彩服,挂上開山刀,斜跨“佤族包”,岩聰又踏上了巡邊路。 岩聰是雲南省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勐卡邊境派出所的護邊員,守護著界樁和7.9公裡邊境線。他的父親也是護邊…【詳細】

要聞

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  在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20周年之際,《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日前印發。新時代繼續做好西部大開發工作,對於增強防范化解各類風險能力,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過去的20年來,西部12省(區、市)生…【詳細】

梅裡時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