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普洱市勐卡邊境派出所有位60歲的護邊員——

“隻要能爬得動山,就要巡邊”(新時代·面孔)

記者楊文明

2020年06月29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隻要能爬得動山,就要巡邊”(新時代·面孔)

  巡邊人員在界樁旁休息,岩聰吹奏起佤族傳統樂器。趙旭東攝

  穿上迷彩服,挂上開山刀,斜跨“佤族包”,岩聰又踏上了巡邊路。

  岩聰是雲南省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勐卡邊境派出所的護邊員,守護著界樁和7.9公裡邊境線。他的父親也是護邊員,岩聰5歲的時候就喜歡跟在巡邊的父親身后,這段路他再熟悉不過。如今60歲的岩聰說:“不怕年紀大,隻盼身體好。隻要能爬得動山,就要巡邊。”

  開 路

  山路不常走,就無路可走。佤刀辟出一條巡邊路

  6月的西盟,無雨不成天。說話間,天空的雲就沉到了半山。岩聰套上雨衣,又換好雨鞋。

  山陡,走了四五百米,記者就已氣喘吁吁。鑽進樹林,能看到的路隻有眼前的十來米。記者忍不住問界樁還有多遠,岩聰說:“不到一公裡。”大約走了一公裡,仍絲毫不見界樁的影子,“咋還沒到呢?”記者小聲嘀咕,他露出狡黠的笑,“一公裡,我說的是地圖距離!”

  越往山裡走,路越陡。為了掩蓋體力不支的窘態,記者索性喊住岩聰,掏出採訪本問了起來。

  “穿雨鞋,不打滑?”

  “習慣了,不光雨鞋不會打滑,打赤腳都不磨腳。”

  看到他身上帶著刀,記者有些不解。“這巡山的路啊,要靠腳,也要靠我手裡的這把佤刀。”說罷,岩聰開始在前面開路,隨著開山刀的“唰唰聲”,伸展到巡護道路上的枝條紛紛飄落。看記者體力不支,岩聰給記者砍了一根樹枝當拐杖。

  “我種的兩萬多棵樹,就長在國境線附近的80多畝荒山上。”說這話時,岩聰用手比劃了一個大圓,“你看到的這些樹,都是當年我們種的。”

  山路不常走,就無路可走。岩聰介紹,巡邊路上,平常隻能看見護邊員和勐卡邊境派出所民警。西盟植被長得快,兩周不走就要重新開路。“其實山上本沒路,走得次數多了,才有了這巡邊路。”岩聰說,他打小就喜歡跟著父親巡邊,1983年父親因病無法上山,他就開始沿著父親用佤刀辟出的山路,查看並維護大黑山山腳到山頂的3根界樁。“我跟這裡最早的界樁同齡。”他頗為自得地說。

  引 路

  “扛著國旗,在邊境線上比啥裝備都管用”

  終於到了180附1號界樁。穿著雨衣的岩聰找棵木樁坐了下來,一道巡邊的勐卡邊境派出所民警也圍了一圈,稍作休息。

  “聰哥,你巡山這麼多年,有戰果沒?”

  “除了‘唰’山,我這刀就用過一次。”岩聰說,上世紀80年代,自己跟另一位護邊員巡界時,遇到有人攜刀強行穿越國界線。岩聰一邊用報話機向附近的執勤人員報告,一邊阻攔。“咱的開山刀比他們的大,一下就把人唬住了。”后來搜查發現,那兩人身上攜帶了300克毒品。

  二對二,對方又有刀,記者問他怕不怕,他說,“邪不壓正,護邊員不能怕。”除了突發狀況,巡邊路本身也險象環生。雨季草木濕滑,開山刀用不好,容易砍偏了劃傷腿。岩聰挽起褲腿,十幾處刀傷異常刺眼,這是數十年巡邊經歷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

  巡邊路上,岩聰並不孤單。不少警察比岩聰走得更勤,他也漸漸從開路人變成了引路人。“要說體力,咱們所裡的小伙子不比‘聰哥’差。可有一點咱們比不上他:他是本地人,不僅熟悉山上的一草一木,還會說佤語。”勐卡邊境派出所所長劉海濤說,改革前,邊防人員流動性強,幾乎兩三年就會換一批戰士。哪條河是界河,界樁在哪,岩聰是新入伍戰士最好的老師。

  有了拐杖,下山快了很多。20分鐘左右,便回到了岩聰家。到家后,岩聰卸下各種裝備,“其實,扛著國旗,在邊境線上比啥裝備都管用。”岩聰說,扛國旗巡邊的時候他最有安全感。

  心 路

  願后繼有人,守護國界就像保護自己的身體

  岩聰家裡,幾十種樂器挂滿了廳堂。“每種我都會,當年阿爸帶我巡邊,路上就教我學這些樂器。”如今巡邊路上,岩聰也時不時帶樣輕便樂器,吹給一同上山的民警聽。

  每逢兒女回家,岩聰也會帶他們上山。他希望兒子以后考進邊境派出所,繼續守好邊巡好邊。

  不過,岩聰還遠沒有准備“退休”。他早就問過,護邊員沒年齡限制。有人問岩聰為啥現在依然堅持巡邊,他總會用阿爸的話來回答:“守護國界,就是守護我們的土地,就像保護我們自己的身體。沒了土地,我們咋會有好日子?”

  護邊員,一年隻有6000元補助,務農為生的岩聰手頭並不寬裕。記者問他是否想過出去打工賺錢,他說:“我還是想做我的護邊員。護邊員雖是兼職,可態度不能‘兼職’。以前沒補助,我阿爸不照樣帶我巡邊嗎?”

  當了護邊員,岩聰有時候顧不上侍弄庄稼。“除了糧食蔬菜,剩下的我都種了木瓜、杉樹,夠吃就行,不窮不富,現在很幸福。”岩聰說。

  在他放証書的櫃子裡,記者見到了一部30多年前的步話機。這個早已被時代淘汰的老物件,岩聰卻像寶貝似地珍藏著,“這是傳家寶啊,都扔了,我以后怎麼講給后人聽!”

  作為佤族樂器省級非遺傳承人,喜交流、愛音樂的岩聰,從來不缺觀眾。夜幕降臨,岩聰家又開始熱鬧起來。在三五樣樂器的伴奏下,他用佤語和漢語交換彈唱《阿佤人民唱新歌》:“各族人民哎團結緊向前進,壯志震山河……”歌聲高亢嘹亮,在邊境線上回響。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周邊游站“C位” 端午假期雲南旅游市場持續回暖  逛大理古城、賞玉龍雪山、到普者黑打水仗、去西雙版納逛夜市……在剛剛結束的端午小長假,周邊游、民俗游、鄉村游等站“C位”,成了備受雲南人青睞的出游方式,不少游客選擇“打卡”家門口的美景,體驗正宗“雲南味兒”的端午,雲南旅游市場持續回暖。 …【詳細】

要聞

考點尚未公布 昆明“高考房”已漲價1倍  日前,記者走訪雲大附中、昆一中等學校附近的酒店發現,昆明高考考點尚未公布,酒店“高考房”價格已比平時上調了1倍。 “7月7日至8日,我們的標准間已預訂完了,現在隻有大床房。”6月24日上午,市民梁先生到位於一二一大街的如家酒店預…【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