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金錢腐蝕的雲南“名醫”:酒缸裡大捆現金發霉!兩百萬差點扔河中!

2020年06月24日08:22  來源:雲南網
 
原標題:被金錢腐蝕的雲南“名醫”:酒缸裡大捆現金發霉!兩百萬差點扔河中!

  在雲南省楚雄市

  一個城郊偏僻的院子

  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

  藏匿著一筆已經發霉發臭的巨款

  發出了難聞的氣味

  ……

  誰是這筆巨款的主人?

  為何要費盡心機藏匿在這裡?

  背后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交易?

  以上這些視頻截圖內容

  是楚雄州紀委審查的一起

  醫療領域發生的嚴重違紀違法案件

  經查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

  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利用職務便利

  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

  涉嫌受賄犯罪

  這筆巨款

  就是楊本雷藏匿在此的贓款

  黨的十九大以來,楚雄州紀檢監察機關嚴肅查處了一系列醫療領域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他們當中有醫院領導,有醫療領域的專家和一線醫務人員,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一步步墮落?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劉曉明,嚴重侵害了患者切身利益,擾亂了正常的醫療秩序,敗壞了醫護人員形象,污染了純潔的醫療行業。”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

  收受藥品和醫療器械供應商賄賂

  在雲南省楚雄市城郊的彝族醫藥研究所內,一個人跡罕至的角落,放置著幾個比成年人還高的大酒罐,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就是在這裡藏匿了大量的現金。由於時間久遠,他藏匿的錢有的已經發霉發臭了。

  在調查中,辦案人員也發現,除了楊本雷自己,沒有第二個人知道酒罐藏錢這件事,包括常駐研究所,時時四處巡查的保安和楊本雷的家人。

  很難想象,楊本雷這樣一個年過花甲,還患有高血壓、冠心病的老年人,是如何瞞著所有人,像個小孩子藏自己的零食玩具一樣,去大酒罐裡藏自己那些來路不正的錢。

  辦案人員詢問他,怎麼收了那麼多錢,也不用?甚至有的都發霉了?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 院長楊本雷:喜歡錢,收了,但是總想著這個錢不是自己的,不能用。萬一有一天,別人讓賠這個錢,你用了你能賠出來嗎?不敢用,害怕。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出去吃飯,過去我們抽的煙金沙江、春城算是不錯的了,早期人家掏出來的都是紅塔山以上,名牌煙。看看,你一個當院長的,還不如這些老板或者是其他行業的領導,我心裡就有一些不平衡,就產生了這些想法。

  自認為付出太多,國家和醫院又給得太少,在權衡計算個人得失時,心有不甘,認為一心工作卻得不償失,此時,瞌睡遇到枕頭,有人馬上就把錢和東西送了上來。

  楚雄州中醫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楊本雷:第一次收別人錢是在2000年左右,那一次也就是收了別人的2000塊錢。這2000塊錢是當場就拒絕了,不要的。人家一個信封硬塞過來,當天晚上連覺都睡不著,幾天心裡都不踏實不安寧。

  辦案人員介紹,無論是在藥品採購,還是器械採購上,都是楊本雷說了算,他可以決定給誰份額多一點,決定設備交給哪家來做,這都是他最終的決定權。

  收錢時,楊本雷除了自己收,偶爾還讓他的女兒及其男友出面,他則躲在幕后遙控指揮。

  經查,2004年至2018年間,楊本雷利用擔任楚雄州中醫醫院黨委書記、院長的職務便利,收受藥品和醫療器械供應商賄送的現金,並為他人謀取利益。

  楚雄州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院長劉曉明

  夫妻共同收受賄賂 為他人謀利

  劉曉明在擔任楚雄州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院長期間,單獨或與其妻共同收受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

  劉曉明為不法商人辦事以后,交代他的妻子出面去收老板送來的錢物。老公辦事,老婆收錢,是典型的夫妻合伙謀利。

  看完楚雄市的這兩名醫院領導

  收受賄賂、藏匿贓款的

  各種花樣和手段

  我們再來看看昆明這家醫院的兩位領導

  是如何利用職務之便

  收巨額禮金、拿回扣的

  ……

  昆醫附二院藥學部原主任鄒順

  收受代理商禮金回扣及大量名貴煙酒

  作為醫院的中層管理人員,鄒順把自己手中的權力當成了“生財之道”。在醫院藥事委員會開會決定採購某種藥物時,鄒順打著小算盤,故意提出某種品牌藥物的優點和其他品牌的缺點,從而直接影響藥事委員會投票結果。

  藥品代理商許治兵說:“因為他(鄒順)手中有很多權力,院長可能都沒有這個權力,比如說醫院在制定輔助藥物目錄,藥劑科主任有很大的權力,來左右這個事情。第二個如果某種藥用量多了,超量了,他認為你有不正之風,他可以減量,或者暫停,或者永遠停止採購你這個產品,所以我們必須逢年過節都去找他。”

  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

  收受代理商禮金回扣

  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科裡)醫生確實很累,付出和收入不對等,我思想墮落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當時打算拿到錢補償一下(科裡的醫生),這是最早的想法,但后來就不局限是補償了,麻木了。拿來就接著,拿來就接著,就是思想已經有問題了,不是單純地隻講奉獻了。

  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就是難以回頭的深淵。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給他們送錢的,主要是一些不法醫藥銷售代表和代理商。而這些代理商送錢,也是有目的的。在大型醫療設備的採購方面,院領導能起到很大作用。

  代理某高質醫用耗材的商人李力說,從2007年左右認識李迎春以后,就將每件耗材進院價格的百分之十左右作為回扣標准送給李迎春,李迎春使用多少件就送多少,前后共計上百萬元。

  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我沒有學習過法律,基本是個法盲。我不知道相關法律是怎麼說的,當時我第一個考慮就是,我幾百萬交過去,那還不被判個死刑。

  我當時是這樣想的,所以我非常害怕。我就一直在糾結這個錢交還是不交,那段時間可以說,本來我睡眠是很好的,那段時間我晚上都睡不著,就在想這個事情怎麼辦,交還是不交?一直在糾結,一直到最后那天,還是不敢交。現在真的是悔得腸子都悔青了。如果我懂得一點法律,知道我這個罪不至於死刑,可能我都不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在李迎春被採取留置措施以后,根據他的供述,辦案人員從他家櫥櫃的夾層裡,搜出了兩百多萬元現金,而他的家人對此並不知情。

  昆醫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轉移(錢)的路上,還有一個荒唐的想法。

  我把車開到大觀河邊,我真的想找個地方把錢扔掉。但后來想想幸虧我沒有這樣辦,要不然我就錯上加錯了。剛好我們家那個櫃子壞了,我修櫃子的時候發現,櫃子下面有個夾層。我想先藏起來再說。我就在藏錢的時候,紀委就打電話給我,可能就是藏進去三、四個小時,我就被留置了。

  辦案人員介紹,醫護人員作為專業技術人員,可能他們本身在專業,醫療這方面是權威。但是很多人在這個過程當中,在工作當中不注重學習。對政策理論,對黨的理想信念、宗旨、法紀意識,在這一方面是欠缺的。楊本雷直到2018年12月18號(我們)留置他之前,仍然在收受賄賂,屬於典型的不收斂不收手。

  當我們翻開楊本雷等人的人生履歷,看到他們的過去,寫的都是理想和奮斗,都懷揣著一顆救死扶傷的赤子之心。

  有感於過去患者貧困和農村缺醫少藥的現實,劉曉明作為上世紀80年代初的大學生,放棄了留校的城市生活,堅決回到家鄉楚雄,為彝州群眾服務。楊本雷工作幾十年,休過的公休假屈指可數,一心扑在接診患者和整理民間醫藥上。李迎春主動選擇加入隨時暴露在輻射之下的放射科。

  最初的勤奮和努力使他們在工作領域裡獲得了成績和榮譽:

  楊本雷,35歲就擔任楚雄州中醫醫院黨總支書記、院長,是我國/彝族醫藥/的發掘人和整理者之一,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醫療專家﹔

  李迎春,是雲南省介入治療領域的“第一人”﹔

  劉曉明也是省內知名的心內科專家之一。

  然而,在書寫人生后半篇文章裡,他們卻留下了恥辱的一頁,徹底站到違紀違法分子的隊伍裡。

  內心失衡,貪欲作祟,名醫倒在不法商人“花式圍獵”之下。(綜合春城晚報-開屏新聞、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雲南省紀委省監委網站、雲視網)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46人涉黑被宣判 7人獲死刑或死緩  人民網德宏6月22日電 (程浩)據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消息,21日9時,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在瑞麗市勐卯會堂和中院大法庭分別對臧鵬鵬、張文博等46名被告人涉黑案件依法公開宣判。 臧鵬鵬等31名被告人分別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參…【詳細】

要聞

絕無僅有!雲南拍到3隻雲豹野外同框畫面  近日,雲南銅壁關省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在梳理紅外相機資料時,從數台紅外相機裡發現了雲豹的身影。這是繼2017年雲豹在德宏被拍攝到后又一次被紅外相機記錄到。在梳理出來的雲豹影像中,甚至有3隻雲豹同框的畫面。目前,我國雲豹野外影像非常稀少,3隻雲…【詳細】

人民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