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部分高校首次啟動線上答辯:雲端舌戰不延期 論文質量不掉線

2020年04月10日11:07  來源:昆明日報
 
原標題:雲端舌戰不延期 論文質量不掉線

  美編李春濤/制圖

  疫情期間,如何完成論文答辯?這是很多高校畢業生關心的問題。近日,昆明理工大學、雲南財經大學制定了研究生畢業、學位授予等工作預案,首次開啟畢業論文線上答辯模式。與答辯專家如期相約雲端,以視頻會議的形式順利展開學術“交鋒”,也讓高校畢業生吃下了“定心丸”。

  空間轉換,心態不同

  接到進行線上答辯通知的時候,國土資源工程學院礦業工程專業博士生申培倫並不意外。“線上答辯,技術准備不可或缺。”在預答辯開始前,申培倫對電腦設備進行了檢測,提前熟悉操作流程,還提前兩天開通一個視頻會議室,邀請身在不同省份的導師和朋友,一起進行網絡流暢度的測試。“我參加過很多次答辯,線上答辯還是第一次。於我而言,線上答辯的緊張程度勝於線下,因為在一個半小時的答辯時間裡,我不僅要思考如何回答專家提問,還需要時刻關注網絡狀態。”不過,申培倫認為,在特殊時期,線上形式消除了空間的隔閡,節省了時間成本,確實是保証畢業論文答辯工作能夠如期開展的最佳途徑。

  經過近一個月的時間,昆明理工大學博士研究生網上預答辯啟動以來,目前多個學院的博士研究生相繼通過視頻,完成學位論文預答辯。根據學校的統計,今年春季將有近百名博士研究生,在線完成學位論文預答辯。

  3月初,雲南財經大學商學院MBA教育中心也通過遠程視頻完成了預答辯工作,130名MBA學生和35名老師成為學校線上答辯的首批體驗者。參與學生均表示,流程和線下答辯基本一致,不同的是空間的轉換,也讓參與者的心態有所變化。

  “一開始會緊張,但適應以后,就比線下答辯更放得開。”雲南財經大學MBA學生謝雲嘉當天第一個參與答辯,進入視頻會議室,就看到專家們已經出現在各自的小屏幕中。預答辯開始后,謝雲嘉進行論文匯報,通過共享屏幕功能,輕鬆地向身處各自家中或辦公室裡的5位答辯專家,遠程展示PPT。提問環節,其他專家關閉了視頻和音頻功能,視頻會議室裡隻有答辯雙方的聲音和圖像,保証了網絡流暢,也減少了干擾因素。“線下答辯時,我會不自覺地去留意專家的一舉一動。但線上答辯和專家隔著屏幕,就不那麼緊張了。”最終,謝雲嘉順利通過預答辯。

  “線上答辯過程中還可以錄屏錄音,把專家的建議錄下來,反復回放,有助於我們更好地修改論文。”雲南財經大學MBA學生杜娜說,線上答辯是一種全新的體驗,讓她在特殊的情況下也能順利進入畢業流程。

  形式有異,標准不變

  “雖然形式改變了,但對論文質量的標准依然嚴格,沒有下降。”雲南財經大學商學院黨委書記朱立教授,是參與學校MBA學生線上預答辯會的專家之一。

  雲南財經大學制定了關於線上視頻答辯的文件,對線上論文答辯具體實施細則、相應程序流程規范,以及支撐線上答辯的技術要求,都做出了詳細說明。“從組織答辯、在線匯報、專家提問,到無記名投票表決、宣布結果,所有環節和紀律要求都和線下答辯一致,沒有因為答辯方式變了,標准就放鬆了。”朱立教授表示,嚴明答辯紀律,嚴格答辯環節,既是對答辯考生負責,更是對良好學術風氣的維護。

  “這是學校第一次使用線上答辯的形式,從體驗的結果來看,線上答辯能夠從多個方面幫助提高論文質量和水平。”昆明理工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劉殿文教授認為,線上答辯打破了空間的限制,拓寬了專家選擇的范圍,可以邀請更多省外甚至國外高端專家參與,有助於提高學生論文的水平。另外,線上答辯也有利於督導專家發揮更全面的作用,“以往督導專家們需要在相距40公裡的新老校區之間來回奔波,一天督導兩場答辯。利用線上答辯,督導專家在家裡就可以進入各個視頻會議室,督導覆蓋率達到100%,保障了答辯過程的組織管理及論文的評審質量。”劉殿文教授說。

  另一方面,視頻會議室可以同時容納300人在線,方便學校管理層巡查,也讓更多專家、學生可以“圍觀”線上答辯。而且,答辯過程全程錄屏,輔以截屏,確保可回溯、可復查,保障了答辯過程的公平、透明,也有利於觀摩學習和學術交流。

  技術更新,未來可期

  線上答辯是否會成為將來答辯的主要模式呢?參與者們有不同的見解。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進步,遠程視頻會議功能日益完善,使得線上答辯流程更加順暢,同時也解決了時間和空間受限的問題,節約了成本,未來有可能成為答辯的主流形式。”不過,劉殿文教授也指出,線下答辯時的面對面交流不是技術手段能完全解決的,比如數學等需要進行現場演算的學科方面,線上答辯還存在一定局限性,“不是每個學生都具備條件”。

  雲南財經大學商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強教授也認為,線上答辯的形式在未來很有可能取代線下形式。“可以方便更多專家參與,提升論文質量,同時也能提高學生完成論文的效率,尤其對於在職研究生來說,線上模式減少了與工作時間的沖突。”

  也有專家認為,線上答辯形式隻能是特殊情況下的補充和備選方案。因為交流和表達的方式不僅是口頭語言,也需要借助肢體等非語言方式,線上交流做不到面對面的溝通。

  “線上答辯開了一個特殊的先例,也給我們帶來了思考,是一種有價值的探索。”朱立教授坦言,“隨著互聯網信息技術的不斷成熟,相信今后在教育領域的運用也會越來越廣泛,我們教育工作者也會積極探索和創新,在確保教育教學標准不掉線的前提下,尋求更多提高效率和質量水平的有效途徑。”(余蘇晏)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應急管理部談近期四川、雲南山火:救援面臨多重困難  國家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應急管理部火災防治管理司司長彭小國今日表示,森林火災發生蔓延主要受可燃物、氣象條件和地形地貌等主要因素影響。從近期扑救四川、雲南森林火災的情況看,主要面臨氣象復雜、地形險峻、難以立體作業、易復燃等困…【詳細】

要聞

未實現整族脫貧的兩個“直過民族”咋脫貧?雲南這樣干  雲南省人民政府扶貧開發辦公室黨組成員、副主任施榆兵說,雲南將通過“輸入式”和“開發式”相結合的扶貧模式,確保怒族和傈僳族如期實現整族脫貧,並鞏固拓展好脫貧成果和質量,確保脫貧成效得到人民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