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億人的中國有何影響?專家:可以成為“世界的榜樣”

2020年01月20日09:11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原標題:14億人的中國有何影響?專家:可以成為“世界的榜樣”

“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足夠多的人口來創造和利用國家力量的物質基礎,就不可能躋身世界一流國家行列。”被稱為“國際政治學之父”的美國學者漢斯·摩根索曾這樣論述人口與國力的關系。

國家統計局17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突破14億,與此同時,中國人均GDP首次站上1萬美元台階。對於中國人來說,人口達到14億並不令人吃驚,畢竟中國一直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而人口處於13億的階段也有些年頭了。但如果進一步思考14億人口的規模到底有多龐大,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一個人口超14億的現代化大國會帶來什麼,卻不太容易回答。人口與國家強大有著密切關聯,但龐大的人口基數也是把雙刃劍。新中國成立時,中國有5億多人口,改革開放之初增至10億,現在為14億。人民從溫飽到小康,國家從積弱到富強,在人口問題上,無論是發揮優勢還是應對挑戰,中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在世界歷史上,人口達“10億量級”的強國,中國還是第一個,這注定中國難有現成經驗可循,隻能靠自己蹚出一條路。

40年前的“10億”與現在的“14億”

“14億人口,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潛力所在。”德國人口及發展專家克林霍爾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今年是21世紀第三個十年的元年,隨著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以及一連串樂觀的數字,比如中國GDP達990865億元,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增速6.1%在1萬美元以上的經濟體中列第一等……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勢頭。”

有外媒注意到,中國(大陸)總人口突破14億大關,並沒有在海外造成轟動效果,原因之一是中國多年來一直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國。根據官方統計數據,中國大陸人口在1949年時約為5.4億,1980年時接近10億,此后用了約7年時間達到11億,1995年達到12億,從12億到13億用了9年,從13億到14億用了15年。

盡管外界對中國人口的生育率問題給予頗多關注,也有不少唱衰聲音,但如此龐大、前所未有的人口基數意味著中國仍在一定程度上擁有“人口紅利”,可以繼續保持經濟結構和形式的多樣化。克林霍爾茨也認為,中國經濟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用創新驅動高質量發展,而人口規模仍是中國發展的優勢。

去年底,麥肯錫全球研究院院長華強森曾表示,到2035年,中國消費市場的總量將超過歐美總量之和,中國“90后”“00后”的消費量已超過“70后”“80后”,“而且這只是剛剛開始”。他說,從全球來看,生產消費品的企業有兩個最重要的客戶群,一個是美國老年人,另一個是中國年輕人。

根據麥肯錫的最新報告,2010年至2017年,全球家庭消費增長的31%來自中國。但中國農村人口的消費貢獻仍然較低,這也說明中小城市和農村市場大有潛力可挖。此前,麥肯錫的報告稱,中國中產階層的快速崛起正在重塑著中國,他們的購買力以及接受國內外新品牌的態度和敢於嘗鮮的性格,對於全球企業意味著無窮的新商機。

這並非虛言。過去幾年,從普通的出國到大批游客走出去,從日常消費品到奢侈品,中國人的消費需求成為海外市場的一大亮點。媒體上有過“中國人一年吃出一個瑞典GDP”的說法,有不少國家和地區為迎合中國消費市場而對本國的農業生產進行調整,以至於美國彭博社稱“14億人的胃口正在改變世界種植和銷售糧食的方式”。

但中國走到這一步並不容易。剛實行改革開放打開國門時,中國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按照世界銀行的統計指標,中國人均GDP隻有156美元,不到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國家的1/3。中國當時將近10億人口中,80%在農村。但接下來的幾十年,中國打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奇跡,讓8億多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佔同期全球減貧人口總數的70%以上。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人口增加了約4億。

“從上世紀80年代初的10億增長到2019年的14億,不僅是人口絕對數量上的增長,在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下,其包含的意義也不同。”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凌雲對《環球時報》記者說,40年前,中國10億人口中8億是農民,解決溫飽成為社會發展的重大課題,而現在的14億是有支付能力的人口,是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的人口。其中最突出的是中國已經擁有超過4億的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這比整個美國的人口規模還要大。

中國可以成為“世界的榜樣”

“那可能是前往悉尼塔隆加動物園旅游,看一部新韓劇,前往倫敦高端商店購物,斥巨資引進一名足球運動員,使用一款在線支付App,購買一台機器人或一輛電動汽車。共同點在於,所有道路,無論位於世界何處,都通過某種方式通往中國。”這是匯豐銀行曾發布的一份報告,描述中國消費者以各種形式在世界各地展現出來的“實力”。

據一些國際權威機構統計,中國的中產人口在2015年時已突破1億人,超過美國的9200萬。到2020年,中國的中產階層幾乎達到4億,其中超過一半年收入將在10.6萬到22.9萬元人民幣之間,消費力強勁。

天津財經大學教授叢屹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中國人均收入達到1萬美元,處於中等偏上的收入水平,表明我國消費者需求的層次和結構正處於升級階段,中國正成為全球最大消費品市場,也是跨國公司、廠商最看重的市場。“盡管我國人口增速放緩,但教育培訓的人力資本投入會增加,這是高質量發展的源泉。”

但人口眾多也意味著挑戰很大。高凌雲坦承,與過去相比,現在的中國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較高。正是在這些人力資源的支撐下,中國不斷地在各個領域實現突破,比如電子支付、量子計算、特高壓技術等。但14億人口的龐大規模,對社會發展還是存在一定的考驗。老齡化問題、勞動人口收入分配問題以及資源承載力問題,都是中國面臨的挑戰。

在克林霍爾茨看來,14億的確龐大。“人口增長到這個量級,比歐盟28國(總人口為5.12億)、美國(3.27億)、日本(1.27億)、加拿大(3759萬)、澳大利亞(2460萬)等所有發達國家人口之和還多。管理這麼多人無疑是艱巨的挑戰。”

克林霍爾茨說,去年中國65周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的11.9%,而德國為21.4%,中國需要對這一問題未雨綢繆。越大的人口規模,意味著社會秩序維護和團結越不容易,中國有14億人口,讓更多人中產階層化是重要目標。“中國解決好人口的正面和負面因素,可以給世界起到榜樣作用。”他說。

其實,中國在幾十年間讓8億人脫貧已經是國際社會的榜樣。在全球經濟學家看來,在40年內讓如此多人口這麼快速地擺脫貧困是不可想象的。有專家稱,這個過程中,中國成功地使總人口保持了穩定。而中國的經濟總量早在10年前就成為世界第二,中國崛起之路上對人口的管理、人口資源的使用,也有太多可資借鑒的經驗。

客觀來看,全球人口增長率和社會發達程度一直成反比。除去個別情況特殊的國家(如阿聯酋、卡塔爾、以色列),絕大多數人口自然增長率較高的國家(如利比裡亞、尼日爾、阿富汗、布隆迪)都是不發達國家,而工業化國家的人口自然增長率大多很低,芬蘭、荷蘭、意大利等低於0.5%,還有國家是負值,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則是靠移民社區拉高了自然增長率。

德國《焦點》周刊近日評論稱,中國在解決人口問題上有豐富的經驗,之前幾十年主要聚焦脫貧,並取得巨大的成功。未來,中國人口問題的重點逐漸向西方靠攏,即減緩老齡化,提高出生率。叢屹認為,中國正從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轉變,伴隨著工業化的基本完成,過去農村大量剩余勞動力向東南沿海轉移,經濟增長很長一段時間依賴人口和勞動力數量增長,現在經濟進入高水平發展,雖然存在老齡化問題,但隨著人力資本投入增加,未來已不再是依靠簡單擴大勞動力的就業數量,而是靠創新和勞動力質量的提高。

嫌少?怕多?人口數量讓它們很頭痛

人口是一個世界性話題。“俄羅斯的命運和歷史前途取決於我們有多少人。”1月15日俄總統普京發表國情咨文時開篇就談人口。他說,俄羅斯有將近1.47億人口,去年每名育齡婦女生育率僅為1.5,“雖然和許多歐洲國家公布的數字基本持平,但對俄羅斯來說是不夠的”。

俄羅斯人口問題由來已久。一方面,蘇聯解體初期經濟凋敝導致的低出生率與高死亡率使得當前育齡人口基數小﹔另一方面,醫療和生活水平進步導致老齡化負擔加重,俄羅斯政府不得不考慮養老金制度改革並延長退休年齡。

在這一背景下,俄羅斯對於人口問題非常重視。而影響俄羅斯生育率的最主要問題還是居民的收入水平不足以提供信心。為提高生育率,俄羅斯從2007年起為生育或收養第二個及以上孩子的家庭設立了“母親基金”。雖然存在使用效率不高、資金來源緊張等問題,但還是有明顯收效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俄主管農業的副總理阿列克謝·戈爾德耶夫曾表示,俄羅斯人口少,“資源太多”,由於到處是玩忽職守,這些資源變成了俄羅斯的“資源詛咒”。該言論引發爭議。有人稱,問題不在於資源,在於國家精英的低效率。還有人說,如果按人均算,加拿大、挪威的資源比俄羅斯多,此外美國也是依靠自然資源崛起的。還有學者提到中國,說中國擁有大量的人口,人口也是一種資源,而中國並沒有衰落。

其實,多少人口適合國家發展並無定論,最終由經濟、社會、資源等條件決定。以印度為例,目前其人口為13.7億,根據預測,印度將在2027年前后超過中國。印度經濟的發展被很多人看好,中國人口學者黃文政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就說,這幾年印度每年出生的人口大約是中國的兩倍,雖然有不合理的勞工制度以及其他一些問題,印度的人口優勢依然會給印度經濟發展帶來利好。印度自己也認可其人口優勢,但不少精英人士坦承,假如印度在教育、醫療、就業等方面不能及時應對人口形勢的變化,就會坐失利用人口紅利的良機。

2019年末,印度學者錢德蘭·沙克巴在耶魯大學刊物《耶魯環境360》上撰文稱,一方面,人口的持續增長將給印度帶來嚴重的發展負擔,而且受扶貧、教育水平提高、城市化發展等因素影響,印度的人口增長率一直在呈下滑態勢。另一方面,生育率往往與社會經濟發展指數成反比。比哈爾邦、北方邦、賈坎德邦、拉賈斯坦邦以及中央邦等地區有著全印度最高的生育率,但同時面臨著全國最低的社會經濟發展指數,特別是與女性相關聯的指數。在生育率最高的比哈爾邦,女性文盲率達26.8%,全印最高。反之,在全國生育率最低的克拉拉邦,識字率達到99.3%。

沙克巴提到,印度總理莫迪對印度人口相關的數據有過考慮,他曾明確呼吁民眾組建“小家庭”(去年8月,莫迪在演講中警告印度有無限制的人口爆炸的風險,呼吁進行計劃生育,組建小家庭——編者注),然而這些數字背后卻隱藏著復雜的現實。

目前世界上人口上億的國家有13個,而埃及被認為是第14個,估計2020年會突破1億大關。人口在增多的同時,2017至2018財年約有32.5%的埃及人仍生活在貧困線(月收入約50美元)以下。近年來,除有“穆兄會”背景的總統穆爾西外,穆巴拉克、塞西等最高領導人均認為過度膨脹的人口將導致貧困。

“埃及執政者主張人口適度增長。”開羅大學經濟學與政治科學系教授夏文·沙瓦比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除尼羅河三角洲及沿岸地區外,埃及國土近95%為荒漠,水資源稀缺,控制人口過快增長有現實必要性。但埃及仍處在加速工業化的階段,產業發展需要多層次的訓練有素的勞動力,亟須保持人口紅利。據沙瓦比介紹,從上世紀90年代起,埃及大力推廣避孕產品的使用及節育理念,但隨著外部援助中斷、穆爾西上台,2014年生育率又回升至3.5。為此,2017年塞西總統發出“隻生兩個就夠了”的倡議。(青木 陶短房 曲翔宇 文朱 倪浩 馬晶晶 張卉 曲頌 丁雨晴 柳直)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普洱再推四個普洱茶品牌 從茶園到茶杯全程可追溯  人民網昆明1月13日電 (虎遵會)1月12日,人民網從雲南省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普洱市普洱茶十項標准暨品牌建設新聞發布會上獲悉,普洱市在繼2017年、2018年連續推出“景邁山、普洱山、鳳凰山”三個普洱茶品牌后,今年又新推出了“無量山、景谷…【詳細】

要聞

收紅包從未停止、別墅上千平米 秦光榮案件細節曝光  收紅包從未停止!住別墅上千平米!秦光榮落馬后 案件細節首次曝光 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中央電視台聯合攝制的五集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12日晚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一集《擘畫藍圖》中,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現身說法,反省自己違紀違…【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