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打游戲、唱歌、看網劇 這些行為背后可能暗藏侵權風險

2020年01月17日10:33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直播打游戲、唱歌、看網劇 這些行為背后可能暗藏侵權風險

網游直播如火如荼、“買它”帶貨方興未艾、電影解說屢見不鮮……在這個“萬物皆可播”的時代,直播已經融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視頻用戶達7.59億,網絡直播用戶達4.33億。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市場火爆的背后,涉直播的侵權糾紛也日益增多,涵蓋網游、網劇、音樂、電影等多個內容領域。直播創作,如何避免“觸雷”侵權?這既關系著作權保護,也關系直播行業健康長遠發展。

網游直播侵權糾紛增多 網劇、電商也“觸雷”

近日,歷時五年、備受行業關注的“夢幻西游”網絡游戲直播侵權案終審宣判。此前,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起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稱華多公司擅自在YY、虎牙平台上組織人員直播“夢幻西游2”游戲內容。

廣東高院審理認為,“夢幻西游”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整體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應受到著作權法保護。華多公司未經許可組織主播人員直播涉案游戲,並從中抽成獲利,直接侵害了網易公司的著作權。法院判決其停止侵權,並賠償網易公司2000萬元。

事實上,不僅直播網絡游戲可能侵權,未經許可在直播中播放音樂、影視劇等,也具有侵權風險。

2019年3月,網劇《秘果》直播侵權案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終審宣判。在《秘果》熱播期,花椒平台上有主播直播看劇,被該劇著作權人愛奇藝公司告上法庭。法院經審理認為,提供內容的網絡用戶未經愛奇藝公司許可,提供涉案視頻,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涉案視頻,侵害了愛奇藝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直播平台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採取下線等必要措施,其行為構成幫助侵權,承擔連帶責任。法院判決直播平台所屬公司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2萬元。

“當前,網游直播行業正駛入快車道,隨著游戲廠商與直播平台的版權糾紛問題越來越突出,版權會成為行業發展不可忽視的門檻。”新經濟產業研究機構艾媒咨詢CEO張毅說,此外,主播在直播中播放音樂的版權問題、直播“帶貨”中的創新型商品如漢服的版權問題等,引發的爭端也越來越多。

侵權認定存爭議 直播平台“喊冤”更要“作為”

直播打游戲、直播放音樂、直播解說電影……到底哪些行為構成侵權?平台應該承擔怎樣的監管義務?這些都存在爭議。

“判定使用原作品是否構成侵權,需要綜合考慮是否經過著作權人同意、是否具有營利目的等多重因素。”北京煒衡(廣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法學博士張澤吾說,網絡主播接受打賞、與平台分紅等均屬營利行為,這類直播應經過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

針對一些解說電影類視頻對原作品的大篇幅使用,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引用他人作品必須要有必要性和合理性,原作品不能構成直播視頻的實質性內容。

對用戶自行上傳、可能涉侵權的視頻內容,平台承擔怎樣的監管責任?某視頻直播平台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業內主要遵循侵權責任法中的“避風港”原則。“對於非平台官方生產的內容,一般是著作權人提出主張,我們核實后再對相關涉侵權視頻進行刪除,避免責任糾紛。”該負責人說,由於行業缺乏規范,面對海量的自上傳視頻,從版權角度來對視頻進行事先審核,確實存在一定難度。

但記者了解到,侵權責任法同時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秘果”案判決書也明確指出,針對此類視頻,平台應承擔更高的注意義務,以避免侵權行為發生。

張澤吾說,平台若對內容進行了介入,如鼓勵、推薦、分類編輯等,需與主播承擔同等的侵權注意義務,應當主動審查相關內容的合法合規性。

記者在多個直播和視頻平台上看到,有大量類似“幾分鐘帶你看完整部電影”解說影視作品的內容。在這類視頻中,部分原影視作品畫面構成了視頻實質主體,且解說內容基本包括全部劇情。多名業內人士表示,此類視頻也存在較高侵權風險。

視頻直播與原著作權作品保護如何相得益彰?

業內人士及受訪專家認為,原著作權作品為直播和短視頻提供了豐富的內容支撐,直播也能為原著作權作品帶來一定傳播效果,它們應是互相促進的關系。營造良好的共生環境需要用戶、平台和著作權人共同努力。

事實上,業內已有一些探索。記者採訪了解到,目前,已有游戲直播平台與游戲開發公司合作,取得游戲直播許可﹔也有不少視頻平台與影視公司達成版權合作,推動短視頻版權正規化。張毅介紹,針對數量龐大、監管難度高的用戶自制內容,有平台通過購買曲庫等方式,引導用戶保護版權。

“作為僅提供技術服務的平台,也應當遵守注意義務,平台明顯發現侵權行為后,不能簡單以‘不知者無罪’或僅憑盡到‘通知—刪除’義務而主張免責。”張澤吾建議,對知名度高的作品,平台要主動設置屏蔽詞﹔對於明顯涉嫌侵權的直播行為,應主動審查和處理。

劉俊海等專家認為,用戶和著作權人都應該增強法律意識。網絡主播和視頻作者要明確把握合法與侵權的界限﹔著作權人可通過著作權登記、在作品發行前向相關平台發送侵權預警函等方式,明確宣示從而保護自己的權益。另外,在網絡直播許可方面,著作權人的許可定價應當與著作權的市場價值匹配、公平合理。作品的創作者、傳播者、使用者應在法律范圍內,合力促進知識文化傳播和網絡直播行業健康、共贏發展。(記者黃垚 周穎)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普洱再推四個普洱茶品牌 從茶園到茶杯全程可追溯  人民網昆明1月13日電 (虎遵會)1月12日,人民網從雲南省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普洱市普洱茶十項標准暨品牌建設新聞發布會上獲悉,普洱市在繼2017年、2018年連續推出“景邁山、普洱山、鳳凰山”三個普洱茶品牌后,今年又新推出了“無量山、景谷…【詳細】

要聞

收紅包從未停止、別墅上千平米 秦光榮案件細節曝光  收紅包從未停止!住別墅上千平米!秦光榮落馬后 案件細節首次曝光 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中央電視台聯合攝制的五集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12日晚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一集《擘畫藍圖》中,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現身說法,反省自己違紀違…【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