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軟件付費搶票業務,套路還是服務?

2020年01月13日09:29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第三方軟件付費搶票業務,套路還是服務?

有人認為,提供了多種選擇,迎合旅客需求﹔有人認為,誘導消費,變相“販賣”焦慮

閱讀提示

第三方軟件的付費購票方式、競價式加速包、誘導消費模式、潛在的信息泄露風險等仍舊飽受爭議。專家表示,第三方軟件存在多重風險,有待規制和治理。

又到一年春運時,“你買到票了嗎”成為自帶流量的熱門話題。不少第三方軟件瞄准商機,推出了付費搶票業務。

有觀點認為,搶票業務迎合了旅客需要,提供了更多選擇﹔有反對聲音則提出,此舉誘導消費,某種程度上是變相“販賣”焦慮。

《工人日報》記者近日採訪發現,第三方軟件的付費購票方式、競價式加速包、誘導消費模式、潛在的信息泄露風險等仍舊飽受爭議。專家表示,第三方軟件存在多重風險,有待規制和治理。

為多一種可能買單

“過年前幾天,這幾趟車票基本‘秒光’,我用了好幾個搶票軟件同時刷也沒搶到。”在北京工作的李晶說,受家中老人委托,她需要購買兩張1月20日或21日從北京開往贛州的火車票,但暫未買到。

與李晶相似,很多人還在“刷”票。盡管鐵路營業裡程在擴大、運力在增加、出行方式也日趨多元化,但每到春運,熱門線路的火車票仍然“一票難求”。在巨大需求的刺激下,不少企業推出了搶票業務。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市面上的搶票軟件有數十家,但所有軟件均稱不能100%保証購買到車票。

“搶票軟件唯快不破。”有業內人士透露,軟件用程序代替人工,一旦檢測到余票就會迅速鎖定。工信部互動媒體產業聯盟副秘書長楊崑表示,搶票軟件可以不停地刷新12306服務器,速度比用戶手動刷新更快。

在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的張鑫對記者說,由於每年春節都會回湖北老家,她使用過多款搶票軟件,“在購票高峰期,即便擁有‘頂格’加速包,也未必能買到票。”今年,買不到票的她,選擇坐飛機回家。

搶票軟件套路多

“搶票軟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使,但還是繼續忍著用用吧。”在北京工作的夏茹對記者說,2019年中秋節前,她通過某軟件搶了一張從北京到山西長治的火車票。放票后,她遲遲沒有收到預訂成功的短信,但同行朋友提醒她,12306官網還有余票。取消掉網上訂單后,她手動在12306官網買到了票。

記者調查發現,公眾對於第三方搶票軟件的質疑主要集中在是否合法合理、誘導消費的“套路”太多、存在信息泄露的可能等方面。

目前,廣受消費者詬病的“套路”是加速包。有觀點認為,加速包出現后,搶票大戰似乎正在變成“競價排名”,價高者得。

記者在多個搶票軟件上看到,根據加價的不同,搶票速度會分為低速、中速、快速、極速、VIP速度等不同等級。與此對應,預估的搶票成功率也在不斷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搶票軟件默認勾選購買加速包,這意味著,消費者很容易在不經意間就“被開銷”了一筆。由於個人原因退票,加速包費用也不會退回。

此外,很多軟件推出了“優先出票特權”“安心搶”等付費服務,並在頁面打上了“熱賣”“出票容易”“春運必選”等醒目標簽,有消費者提出,有誘導消費的嫌疑。

“如果大家都買了同級別的加速包,是不是又會回到同一起跑線?”在廣東湛江一家企業工作的秦莎提出質疑。在她看來,這種加價搶票的套路太深。此外,好友助力、拉人加速等方式,像是在給企業做免費宣傳,並幫助他們建立大數據。

搶票軟件有待規制和治理

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12306技術部主任單杏花對記者指出,搶票軟件存在消耗12306資源導致系統服務癱瘓、可能會多收退票手續費或改簽費用、存在一定安全隱患等問題。她表示,12306已經對第三方搶票軟件的相關特征進行識別並實施了流量攔截,即使用戶花錢購買了加速服務,購票的成功率也會大打折扣。

“隻要火車票依然存在某種‘供不應求’的特殊階段,爭議就會持續下去。”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

對於第三方搶票軟件是否合法,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目前法律沒有明文禁止第三方搶票軟件,但利用技術優勢搶票,仍然在客觀上造成了訂票的不公平。

“火車票不是純粹的市場資源,而是准公共資源,但搶票行為是市場行為。有償搶票妨礙了全民公開、公平使用公共資源的權利。”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研究員魏翔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強調,公共資源的配置不能完全由市場行為主導,對類似競爭性地使用公共資源的做法,應該治理和規制。(趙琛)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萬裡長江綠意濃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要擱以前,這裡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詳細】

要聞

18年前“希望工程”點亮人生 18年后愛心善舉溫暖一座城  1月2日7時30分左右,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省紅會醫院)心血管病中心外科護士楊昆娥在上班途中,看到一名男孩暈倒在昆明市人民中路附近,她立刻上前確認情況,並對男孩進行了心肺復蘇。在周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男孩隨后被送至省紅會醫院,經過治療,男孩…【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