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西州集中養育農村貧困家庭孤兒 給孩子們一個家

楊  彥

2020年01月10日09: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湖南湘西州集中養育農村貧困家庭孤兒 給孩子們一個家

  核心閱讀

  在湖南湘西州,有這樣一群來自農村貧困家庭的孤兒。他們失去了父母,但還有其他親屬。有限的家庭條件無法提供更好的生活、學習環境。對此,當地建成8家慈愛園,對725名孤兒集中養育,給了孩子們另外一個家。

  自2015年以來,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先后建成8家慈愛園,集中養育725名農村貧困家庭孤兒。這些孤兒與福利院裡的兒童不同,並非遭到遺棄,身體也無殘疾,原本跟著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或其他親屬生活,每月享有基本生活保障費950元。為什麼要對他們集中養育?集中養育的效果如何?記者走進其中一家慈愛園進行探訪。

  為何集中養育

  提供更好照顧和教育

  小芳,父親去世時她隻有2歲,弟弟不到1歲,母親失蹤了,姐弟倆和年邁的爺爺奶奶全部靠30多歲的堂哥打工撫養。

  小芬,失去父母時7歲,妹妹2歲,爺爺奶奶種田,她就在家帶妹妹、做家務,高一時輟學。

  小友,3歲時成為孤兒,一直是伯伯撫養他,因為性格頑劣,時常受到打罵。

  位於吉首市的湘西州慈愛園建成於2015年8月,是湘西州民政局所屬事業單位,現有員工27人。這裡至今養育了145名來自湘西偏遠山寨的孤兒。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孤兒保障工作的意見,孤兒是指失去父母、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慈愛園裡的所有孩子都經過地方民政部門認定,並發放過兒童福利証。

  “這些孤兒大多存在情感缺失、照料缺位、教育乏力的現實困境,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普遍較差。”湘西州人大常委會主任、州慈善總會會長彭武長介紹。據民政部門統計,湘西州目前有法定孤兒1387人、事實無人撫養兒童1108人,孤兒發生率高於全國、全省平均水平。“調研發現,這些孩子學習興趣普遍不高,學習成績普遍不好。很多孩子讀完初中、高中后就外出打工或流浪。”彭武長說。

  “相比於散居孤兒,集中養育孤兒,政府將承擔更大的責任與壓力。而且有人認為,既然他們還有親人,就不應該集中收養。”湘西州慈愛園園長張薇說,“這種心願是好的,但在我們這樣的貧困山區,客觀條件決定了農村貧困家庭很難給孤兒足夠支持,特別是教育方面。”

  張薇說,園裡每個孩子的監護人家裡,她都去過,有的還不止一兩次。“有的舍不得,有的是對我們不放心。我就反復給他們做工作,在征得孩子和監護人同意后,慈愛園會與孩子的監護人,還有縣市民政部門簽訂三方協議。這之后,孩子才入園。”

  眼前的小珊,說話斯斯文文。4年前她剛入園時,卻不是這樣。“慈愛園是非常有家教的大家庭。在這裡,我們學會了文明、禮貌。”在一篇作文裡,小珊真實記錄了自己的變化。

  湘西州慈愛園集中養育的孤兒中,目前有87人在吉首市城區的中小學讀書,57人在大學或高(中)職讀書,還有1人參軍入伍。小芳和小芬現在都是湘西民族職業技術學院學生,小芳考上了定向“農技特崗生”,畢業后去鄉鎮工作﹔小芬在學習美術工藝設計,不僅當上了班長,還成了入黨積極分子。

  去年年底,張薇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一張照片,照片上小伙子站著軍姿,配了文字:我園當兵的孩子,因為表現突出已經轉為士官。這個小伙兒,就是小友。

  集體生活咋樣

  培養好習慣,學習有人管

  走進湘西州慈愛園,樓外有草坪、涼亭、籃球場,樓內有寢室、餐廳、圖書室、自習室、電腦室、樂器室、舞蹈室等。樓道和寢室內的牆上,貼著卡通圖案,寢室裡挂著淡藍色窗帘,每張床上都放有毛絨玩具,陽光從窗口洒落,寧靜溫馨。

  孩子們的床鋪、書桌、衣櫃和鞋架都整理得干干淨淨,有的寢室門楣上挂著“流動紅旗”﹔每一層的樓道口都有“明星榜”,貼著學習之星、文明之星的照片﹔自習室的牆上,布置了“光榮榜”,孩子們獲得的各種獎狀,一張挨著一張,貼在那裡。

  “從3樓到5樓,分別安排了中學男生、小學生、中學女生居住。制定了樓層‘優秀行為規范’,每月一評比。”張薇介紹,慈愛園注重孩子們自理能力的培養,“我們每一樓層有2名輔導員,24小時值守,但寢室的衛生都是孩子們自己做。園裡還成立了學生會,協助樓層輔導員工作。”

  除了生活,提高孩子們的學習成績,是慈愛園關注的又一件大事。

  “一方面,我們安排專人負責與各個學校對接,請學校關愛孩子們。”張薇說,“另一方面,我們聯系了大學生志願者,周一到周五給孩子們統一輔導家庭作業。周末根據需要,一對一訓練提高﹔寒暑假再進行系統輔導。小學部的孩子,每天做完的作業,都要交給樓層輔導員檢查。”

  小淞剛入園,期中考試考了70多分,爺爺很高興,因為之前他隻能考二三十分。園裡每個孩子的一點點進步,張薇都記在心裡。去年,州慈愛園有13名孩子參加高考,園裡花了一周時間,幫孩子們認真選報志願。最后,2個孩子考上本科,11個孩子上了高職。

  慈愛園還會關注孩子們的興趣拓展。每到周末,小芬會跟著志願者在園裡練習瑜伽﹔小珊則會去園外學習繪畫。“豐富多彩的活動既充實了孩子們的生活,也提高了他們的素質。”張薇說,慈愛園已有多名孩子在市中小學生“獨唱、獨奏、獨舞”比賽中獲獎。

  在湘西州慈愛園,每個孩子都有一個檔案袋,裡面裝著他們的各種証明証書,還有獎狀、作文、試卷……“盡可能多地為他們保留一些東西,將來也好有個回憶。”張薇說,園裡還在二樓留了房間,給那些已經在外地上學的孩子,“節假日回來,這裡還是他們的家。”

  “我在這裡感到很幸福,就像以前爸爸和爺爺還在時那樣幸福。”現在長沙上高職的小斌說。

  如何更好幫扶

  推進專業化規范化建設

  作為8家慈愛園中的示范園,湘西州慈愛園不管是在員工隊伍還是資金保障、社會資源上,都有一些優勢。但張薇坦言,仍然存在一定的壓力。

  在孩子養育上,因為年齡分布不均、性格存在差異,如何保証每個人都不掉隊,張薇和同事們還在努力。

  對此,彭武長建議,政府要加強慈愛園機構和隊伍建設,選配好園長,聘請好專業輔導員,強化員工學習培訓﹔健全各項管理制度,推進慈愛園專業化、規范化、正規化建設,給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學習環境。

  慈愛園未來的發展,也需要更好保障。

  湘西州民政局副局長羅賢兵介紹,按現行標准,當地散居孤兒每人每月基本生活費為950元,集中養育孤兒每人每月1350元。不管散居或集中,上級按每人每月撥付880元。這樣,慈愛園每養育一個孩子,僅基本生活費一項,地方財政每月要開支470元。另外,慈愛園的建設費、運行費等,也都需要地方政府負責。湘西州是深度貧困地區,財政壓力較大。

  對此,彭武長認為,慈善事業並非政府一家的事業,需要更多社會資源的投入。今后當地要做好政策引導和慈善文化宣傳,鼓勵更多資源投入到助孤行動中來。“比如說,現在我們8家慈愛園的硬件已基本過關,但是醫療、康復、心理疏導、上學、校外輔導、就業等,還需要更多社會愛心機構和愛心人士的支持。”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0日 14 版)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萬裡長江綠意濃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要擱以前,這裡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詳細】

要聞

18年前“希望工程”點亮人生 18年后愛心善舉溫暖一座城  1月2日7時30分左右,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省紅會醫院)心血管病中心外科護士楊昆娥在上班途中,看到一名男孩暈倒在昆明市人民中路附近,她立刻上前確認情況,並對男孩進行了心肺復蘇。在周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男孩隨后被送至省紅會醫院,經過治療,男孩…【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