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歸來鑽研土著魚養殖,姜雨杰帶動大理山村脫貧

海歸小伙 山裡馴魚(小康路上·綠色力量·生態扶貧故事③)

記者楊文明

2020年01月08日08: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海歸小伙 山裡馴魚(小康路上·綠色力量·生態扶貧故事③)

姜雨杰(左)正在篩選成熟的種魚。郤 曦攝

核心閱讀

學經濟管理,卻瞄准了土著魚養殖﹔留學歸來,卻到村裡創業——姜雨杰的選擇,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經過鑽研,攻克了土著魚繁殖技術﹔反復培訓,讓村民致富有了指望——姜雨杰的堅持,又是令人欽佩的。

找到了生態產業和脫貧增收的結合點,姜雨杰既成就了自己,也帶動了平坡村的脫貧。

雲南大理,蒼山西坡腳下,汩汩山泉從石縫涌出,順山勢而下,在平坡村匯入漾濞江。

雖叫平坡,村裡最多的卻是陡坡。陡坡之上,村民們以核桃、玉米等傳統種植業為生,直到2014年,全村仍有7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

不過,這兩年,村民們的注意力轉向了村裡的魚塘。變化,源自“海歸”小伙姜雨杰。

科學養魚,反復鑽研技術

平坡村的魚與別處不太一樣。別處的魚越養越重,這裡的青草鯉鯽等魚卻是越養越輕。但是,別處的魚一斤賣10元,這種“瘦身魚”一斤要賣30元。

“別嫌貴,還有一種土著裂腹魚(大理本地人稱為弓魚),一斤能賣到120元。”在平坡村的弓魚養殖合作社,姜雨杰一邊給魚投食,一邊跟記者聊起了裂腹魚。別看隻有32歲,這位村民眼中的“洋學生”,現在已經成了裂腹魚養殖專家。

姜雨杰是本地人,從小就跟著外公去河邊釣魚。在他兒時的記憶中,洱海和周邊溪流裡常有跳躍的裂腹魚,個頭不大、肉質鮮美。不過,由於過度捕撈等原因,裂腹魚后來越來越少、個頭也越來越小。

2011年,姜雨杰從美國學習經濟管理畢業后回國,開始創業。他將目光瞄准了大理土著魚養殖,並把養殖基地建在了從小和外公一起釣魚的雪山河畔。他不顧父母反對,一頭扎進了裂腹魚人工繁殖技術研究。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早在美國留學期間,姜雨杰就跟隨學校魚類專家開展野外調研和試驗,回國后更是遍訪雲南魚類繁育專家。擔任大理大學藥研所所長的父親,盡管一開始不支持姜雨杰養魚創業,卻也時不時在魚病防控方面為他指點迷津。

回憶第一次成功繁殖裂腹魚的情景,姜雨杰至今難掩興奮。

2012年開春,姜雨杰查資料、問專家、買設備,自籌30萬元在家裡做起了裂腹魚人工繁殖試驗。人工繁殖要催產,姜雨杰按照傳統方法在魚背上注射催產針,可因為親魚掙扎傷及內臟、導致死亡。經過不斷試錯,終於找到了正確的催產方式:改變注射位置、控制針頭長度,催產技術慢慢成熟。

一周后,看著受精卵孵化成幼魚的興奮勁還沒過,姜雨杰就發現幼魚又一批批死去。他懷疑是水質出了問題,遂重新監測水質、消毒。過程一絲不苟,卻還是重蹈覆轍。

失望的姜雨杰把自己關在屋裡苦思冥想,依然一籌莫展。有一天,他來到裂腹魚天然繁殖的河口散心,偶然發現:兩厘米以內的小魚苗,都沉在湖底蠕動,但是兩厘米以上的魚苗卻不見了。姜雨杰心想:“會不會是裂腹魚幼魚靠流水將食物沖入口中,等到兩厘米以上才能實現自主覓食?”

“之前是在靜水中喂食,可能是喂食方法有問題!”他興奮地跑回家去嘗試,終於解決了問題。

為魚找水,教會村民養魚

眼見著人工馴養技術成熟,姜雨杰開始琢磨魚養在哪兒。

“要養魚,就要有好水。”姜雨杰說,養殖裂腹魚對水質要求極高,“蒼山西坡腳下的平坡村,森林覆蓋率接近80%,別說污染,連人類活動范圍都比較有限”,山上有樹、泉裡就不會缺水,對於需要天然流水的裂腹魚來說,條件得天獨厚﹔加上天然有坡,梯級魚池建設成本反而能降低。

2014年,漾濞縣平坡村勸橋河弓魚水產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成立,姜雨杰負責技術和育苗,平坡村負責提供場地、資金、水源和人力等基礎條件。

畢竟村裡要投錢、7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入股,平坡村黨總支副書記楊選一不敢有絲毫大意。雙方最終約定,養殖基地建成后,將平坡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扶貧產業幫扶資金全部入股合作社,每年年底按不低於投入資金的10%參與收益分紅,確保建檔立卡貧困戶能有相對長遠穩定的收入。

姜雨杰給平坡村干部們算了筆賬:一斤魚120元,一茬魚少說也能賺個兩三百萬元。楊選一想得也挺長遠:裂腹魚得養一年半,技術要求高、回本慢。他知道魚苗金貴,額外提出一條:育苗基地也要建在合作社。

2015年7月,合作社的梯級圓形養殖池裡,正式養起了裂腹魚。

水溫多少適合、啥時候喂食、從上到下的池子分別養多大的魚合適……合作社成立之初,教村民養魚是姜雨杰最重要的事。

“剛開始,村民不知道喂魚也要講究技術,也要定時、定量、定點喂食。”姜雨杰說,不按照要求操作,會造成魚吃食不正常、飼料浪費多,最終會導致魚的整體發育出問題。

養殖戶羅躍洪起初就是隻管到點投食,姜雨杰勸他也起不到效果。說了幾次,姜雨杰不再言語。兩三個月后,羅躍洪發現自己喂的魚比姜雨杰的魚個頭小了不少,這才服氣,開始虛心向姜雨杰請教。

2018年夏天,羅躍洪一起床就發現不對勁:上千尾裂腹魚全都張嘴堆在了池面,他趕緊給姜雨杰打電話。姜雨杰電話指導羅躍洪進行了應急處理。

挂了電話,姜雨杰趕到合作社,判斷是夏天氣壓變化導致水裡缺氧。他當機立斷,和羅躍洪分頭打撈死魚,然后分池、加大進水量、增氧,及時挽回損失。后來,羅躍洪又遇到同樣情況,便不再慌張了。

“守著這麼好的水,以前算是白白浪費了。”羅躍洪說,“要不是姜雨杰,我們村的脫貧不會這麼快。”弓魚養殖給村裡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帶來了一份穩定收入,大伙兒也順利摘掉了“貧困帽”。

聽見羅躍洪如此夸他,姜雨杰倒害羞起來。“多虧了平坡村的水,要不然即使有魚,也沒地兒養。”姜雨杰說,現在育苗基地還有50萬尾魚苗,今年養殖規模爭取再翻一番。

游動的魚,帶火村庄人氣

每天早晚,平坡村村民李育鮮都會往弓魚養殖場跑,惦記著去“喂魚”。

李育鮮原本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他一隻眼睛有殘疾,雖然干活兒很賣力,但僅靠種核桃很難維持全家生計。弓魚養殖合作社成立后,李育鮮被村裡安排到合作社上班,不僅能就近務工,年底還參與分紅。現在,李育鮮按照姜雨杰的指導,每天早晚在合作社喂魚,一個月能拿到1700多元工資。打工加分紅,他一年從裂腹魚養殖合作社能拿到兩萬多元,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實際上,這兩年,平坡村70多戶貧困戶,每年每戶都能拿到合作社兩三千元的養魚分紅。

現在,平坡村的裂腹魚漸漸有了名氣。“一尾魚一年半時間要游50萬公裡,隻能長到三兩左右,加上又是亞冷水性魚,你說肉質怎麼可能不好吃?”姜雨杰說。

魚好吃,有外地客商一來就想一個月訂購一噸,可由於產能不夠,羅躍洪隻能回絕。“目前最大的制約其實是產量。”姜雨杰說,雖然魚苗成活率目前已經高達60%,但由於親本數量有限,每年能夠生產的魚苗有限。

楊選一表示,村裡之所以最終決定上馬裂腹魚養殖項目,考慮最多的恰恰是市場供需:本地需求量巨大,未來不愁銷路﹔商業化養殖技術、水質要求高,別處不好模仿,“姜雨杰給平坡送來的技術,管用的不只是一陣子,土著魚養殖將成為村裡未來的支柱產業”。

“現在,村裡再搞別的產業,都得評估下是否會有污染、會不會影響裂腹魚養殖。”村民在養殖場有了股份,護水也成為村民的共識,哪個娃娃再亂丟垃圾,少不了被家長教育一頓﹔哪家要是偷偷盜伐林木,更是成了村民公敵。

現在,除了面向市場銷售,姜雨杰的魚苗還會提供給水產站增殖放流。“眼下我們還是按照市場價賣給政府部門,未來企業走上正軌,我們會無償或者低價提供魚苗。”姜雨杰說。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08日 14 版)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萬裡長江綠意濃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要擱以前,這裡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詳細】

要聞

18年前“希望工程”點亮人生 18年后愛心善舉溫暖一座城  1月2日7時30分左右,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省紅會醫院)心血管病中心外科護士楊昆娥在上班途中,看到一名男孩暈倒在昆明市人民中路附近,她立刻上前確認情況,並對男孩進行了心肺復蘇。在周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男孩隨后被送至省紅會醫院,經過治療,男孩…【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