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跨年”與春節是節日的兩面

2020年01月08日09:1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年輕人的“跨年”與春節是節日的兩面

  2020年的春節,來得比大多數年份都要早一些。因此,才到元旦前后,過年的氣氛便早早彌漫在空氣當中,提醒在城市裡奔忙的年輕人:是時候買好車票,整理心情,採辦年貨,准備回家過年了。

  對此,年輕人的心情常常是喜悅中帶著幾分擔憂——一方面,回家過年意味著和自己的日常生活短暫作別,回到故鄉感受家的溫暖﹔另一方面,不難想見,家裡的餐桌上少不了父母的嘮叨、親戚的關切,走家串戶的拜年過程裡,更免不了要與或熟或不熟的七大姑八大姨“周旋”。這些與“過年”二字緊密相連的人情世故,讓許多年輕人感受到了一種負擔,也因此讓春節,這個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不可避免地添上了幾分復雜的色彩。

  與此相對的是:在另一個公歷新年元旦,年輕人往往玩得很high。元旦前后,每一座大城市似乎都變成了年輕人的“游樂場”,餐廳、酒吧、電影院裡,幾乎處處都有在新年相聚的年輕好友,而各種各樣的“跨年”活動,也讓年輕人樂此不疲。盡管今年的元旦趕上了周三,隻有一天假期,但年輕人對這個節日的熱情,還是在寒冬裡給城市添上了一份火熱。

  其實,“元旦”這個名字,在古代指的就是春節。20世紀初,中國採用公歷之后,才變成了公歷新年的“專名”。盡管元旦和春節一樣,都是辭舊迎新,慶祝新年的節日,但兩個節日在公眾心中的分量卻大不相同。在大多數傳統的中國人看來,春節才是真正的中國年,而且元旦假期短暫,不容易“闔家團圓”。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與春節相隔不久的元旦,都顯得缺乏存在感,並不會受到太多重視。

  然而,也正是因為元旦相對於春節,具有某種“邊緣”特質,年輕人才得到了一個可以暫時忘記生活煩惱,甩下一切工作與家庭的負擔,盡情狂歡的機會。這樣的機會,對於每天都在為生活奔波奮斗的年輕人而言,可以說是一種奢侈的享受。並且,元旦這個沒有被附加太多社會意義的節日,也為他們提供了輕鬆的理由,而這,也是年輕人相對於傳統節日,更喜歡過各種稀奇古怪的“新節”的原因。

  這並不意味著年輕人不重視傳統節日,不喜愛傳統節日。其實,在那些離家的游子心中,有什麼節日比得過春節更重要呢?除此之外,他們也需要一些輕鬆的節日來體驗純粹的放鬆與歡愉,而這也是“節日”最原始的意義之一。隻有看到了年輕人的這種需求,社會才能更深刻地理解節慶活動和“節日經濟”的真實意義。(楊鑫宇)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萬裡長江綠意濃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要擱以前,這裡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詳細】

要聞

18年前“希望工程”點亮人生 18年后愛心善舉溫暖一座城  1月2日7時30分左右,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省紅會醫院)心血管病中心外科護士楊昆娥在上班途中,看到一名男孩暈倒在昆明市人民中路附近,她立刻上前確認情況,並對男孩進行了心肺復蘇。在周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男孩隨后被送至省紅會醫院,經過治療,男孩…【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