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昊然:我的“小目標”從來都沒變

2020年01月07日09:29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劉昊然:我的“小目標”從來都沒變

影片的陣容豪華得“嚇人”

《唐人街探案3》在日本取景

劉昊然送上新年祝福 攝影/梁喻

劉昊然飾演秦風

2015年,18歲的劉昊然出演了他的第二部電影《唐人街探案》。當時沒太多人知道他的名字,更沒人想到這部影片會在5年后逐漸衍生為大IP。

從18歲到23歲,劉昊然跟著《唐人街探案》(以下簡稱“唐探”)系列走過了青春歲月裡最重要的5年。其間,他以文化和專業“雙料第一”的成績考上中戲並順利畢業﹔擔綱主演了偵探喜劇“唐探”系列,《唐探2》更拿下了2018年年度票房亞軍。

2020年1月25日,《唐探3》即將公映。近日,劉昊然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專訪。回首過去,他作為青年演員的謙遜態度沒變,但又多了幾分身為今日之中國電影人的自信與自豪。

有過忐忑,但我相信導演的眼光

“唐探”系列的編劇兼導演陳思誠曾回憶說,最初起用劉昊然這個高中還沒畢業的大男孩當男主角,很多人都曾表示反對。當時的劉昊然隻演過一部電影——陳思誠的《北京愛情故事》,而且戲份並不多。

羊城晚報:陳思誠曾經說過,他最初找王寶強拍“唐探”,對方是拒絕的,但后來王寶強看完劇本就舍不得放手了,因為那個角色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陳思誠最初找你的時候是類似的情形嗎?

劉昊然:並沒有(笑)。導演大概是在敲定寶強哥之后才來找我的。這事我印象還蠻深,因為那天導演突然說一起出來吃個飯,當時寶強哥就已經在了。大家就一起聊了聊整體的故事,那時候還沒有完整的劇本,但聽到導演最初的想法,我們所有人就已經很激動,覺得這應該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戲。

羊城晚報:秦風這個角色是在“唐探”系列裡貫穿始終的重要人物,剛接演的時候心裡有過忐忑嗎?

劉昊然:剛開始我很緊張。那是我第二次跟思誠導演合作,也算是我人生中第二部電影。第一部電影是《北京愛情故事》,只是在裡面演一個單元,角色也沒有那麼重。但這次突然說,要演一個貫穿整部電影的角色,而且對手演員是寶強哥,我當時就覺得壓力很大。

羊城晚報:后來的信心從哪兒來?

劉昊然:導演給的(笑)。因為我相信導演的眼光和判斷。當時導演說:昊然你放心,你會演好這個角色的,因為這個角色真的非常適合你。當初他也說我適合《北京愛情故事》那個角色,事實証明,第一次他是對的,那我覺得第二次他應該也會判斷正確。

為了“唐探”,迷上狼人殺和密室逃脫

天才少年秦風,表面有點呆萌,但心裡“門兒清”,最重要的是,他內心很柔軟……陳思誠堅持認為,這個角色隻有劉昊然最適合。此外,劉昊然自己也盡力從生活方式上向這位“天才少年偵探”逐步靠近。

羊城晚報:你覺得秦風跟你本人最像的地方在哪裡?

劉昊然:我跟秦風可能都屬於那種心裡會想很多事情、但不太善於表達的人。他是一個天才少年,腦袋裡有很多很多想法,但他其實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摸爬滾打,所以不太擅長跟人交流。

羊城晚報:那你覺得自己跟他最不同的地方在哪裡?

劉昊然:生活經歷吧。相較於秦風,我應該算是一個幸福的孩子。從家庭和經歷來說,秦風不是一個很幸福的人。

羊城晚報:據說,你塑造人物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拍《九州縹緲錄》的時候看《獅子王》,拍《琅琊榜之風起長林》的時候抄《心經》……那演“唐探”系列的時候,你做的特定“功課”又是什麼?

劉昊然:剛開始演秦風的時候,我就迷上了各種各樣的益智類游戲。剛開始是玩數獨,后來玩拼圖、樂高,再往后突然流行起狼人殺,后來又是劇本殺,再后來玩密室逃脫……我還總上《明星大偵探》。我覺得這些東西能鍛煉一個人的思維邏輯和思考模式,當然不一定能在表演中用得上,但日積月累之后還是會帶給你一種屬於這個角色的光芒。

羊城晚報:你玩狼人殺是高手嗎?

劉昊然:算是!(笑)但后來就不怎麼玩了,因為總是跟一幫很熟悉的朋友在一起玩,時間長了就會“挂相”,大家一看就知道你大概是什麼角色,就沒那麼好玩了。

除了技巧,學習日方演員的“真摯”

妻夫木聰、三浦友和、長澤雅美、淺野忠信、鈴木保奈美、染谷將太……《唐探3》請來眾多日本明星,陣容豪華得不可思議。除了從前輩身上學演技,劉昊然感觸最深的是:經濟騰飛讓中國電影做到了以前做不到的事。

羊城晚報:跟這麼多資深的日本演員合作,感覺如何?

劉昊然:日本演員大部分情況下說的是日文台詞,所以實際上所有人的工作量都是加倍的,我們要背下日文台詞的中文意思,同時也要記住在哪個“口”接。我相信日方演員每天也會做同樣的工作。

羊城晚報:你覺得從日方演員身上學到了什麼?

劉昊然:我覺得除了技巧,表演最關鍵的是兩個字:真誠。很多時候,我看日本影視作品都會對這一點特別有感觸。有時候情節好像不是那麼生活化,但演員的表演非常真摯,就會讓我們相信那個故事。

羊城晚報:“唐探”系列越來越國際化,你作為一個中國演員的最大感受是什麼?

劉昊然:我們在拍“唐探”第一部的時候,導演就說,第二部要去美國,第三部要去日本。但我當時的表情是:呃……真的嗎?但是,拍《唐探2》的時候,我們真的去了紐約的時代廣場,整條街都封了讓我們跑馬車。看到美國的工作人員為我們的拍攝在做各種准備,我就想:原來真的可以這樣。這次《唐探3》到日本拍攝感受更強烈,我在當地跟一些日本朋友提到我們的演員陣容,他們都快“瘋”了,都說:昊然你知道嗎,現在在日本拍一部戲,都沒太大可能把這些演員湊在一起。我覺得,現在中國經濟發展越來越好,可以支持我們到世界各地去拍“唐探”的故事。比如這次在日本,我們的拍攝就可以說是“前無古人”。

新的一年,除了工作希望有時間休息

跟“唐探”系列的男主角“秦風”一樣,劉昊然從來都不是一個太有“野心”的人。被問到他的新年小目標,他說出來的話跟同齡的年輕人沒兩樣。

羊城晚報:《唐探2》你穿了女裝,還半裸在街上跑,偶像包袱都不要了。大家都好奇,到第三部你還能怎麼突破?

劉昊然:可惜不能劇透。我昨天跑路演的時候就有觀眾說,他們都特別喜歡《唐探2》酒吧那場戲。我隻能說,不可能完全1:1完全復刻,但是《唐探3》一定會有同樣精彩的戲!

羊城晚報:拍《唐探3》最辛苦的部分,能回憶一下嗎?

劉昊然:我們演的是偵探,不是警察,所以很多時候劇情要求我們“晝伏夜出”。“唐探”系列大部分都是夜戲,倒時差這件事就比較慘。其他倒還好,我們五年拍了三部,大家都像家人一樣。

羊城晚報:會不會有些時候覺得自己長得太帥,不利於演技發揮?

劉昊然:這部戲不太會。拍別的戲可能我會很忐忑,還要跟化妝老師聊怎麼讓造型區別於以往的形象。一到“唐探”系列,頭發留長,風衣套上,往鏡頭前一站,自然而然會覺得“我就是秦風”,這種感覺會讓自己很有信心。

羊城晚報:現在已經是新的一年了,能透露這一年你的“小目標”嗎?

劉昊然:我每年的目標其實都是一樣的:可以好好工作,可以拍我喜歡的作品,可以錄我喜歡的節目﹔還有,可以有時間,譬如一年能有兩個月左右讓我休息,到國外旅游,陪伴一下家人。(記者 李麗)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萬裡長江綠意濃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要擱以前,這裡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詳細】

要聞

18年前“希望工程”點亮人生 18年后愛心善舉溫暖一座城  1月2日7時30分左右,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省紅會醫院)心血管病中心外科護士楊昆娥在上班途中,看到一名男孩暈倒在昆明市人民中路附近,她立刻上前確認情況,並對男孩進行了心肺復蘇。在周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男孩隨后被送至省紅會醫院,經過治療,男孩…【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