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龙陵:无论厂坪街睡着还是醒来

2020年03月01日12:00  来源:保山日报
 
原标题:无论厂坪街睡着还是醒来

碧寨,原为壁寨,意为“山陡如壁”,后演化为碧寨,意为碧绿的村寨。碧寨不仅名字形象,民间还流传着一个古怪的民谣:

今传古来古传今,今古流传到如今;

归顺山中杨梅田,厂坪街内藏黄金;

天塌地陷大劫难,前来搭救是观音;

三千草鞋留洞外,只因财欲太熏心。

民谣中除了杨梅田为村名、厂坪街为地名(已无街迹象)外,讲述何事让人费解,很多人欲探究竟,都因山陡如壁,始终未能实地细研,大寒节前,风和日丽,我得以前往。

沿龙陵县龙新乡绕廊村上金心山,达山脊梁,与北来之路交丁字型,车向南行驶。不远,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车窗外树枝摇晃,下车,忽觉一股强风袭来,从裤脚直逼大腿根部,脸额似乎飞沙走石,让人不寒而栗。据说,这风,无论春夏秋冬、白天黑夜或晴天霹雳,终年往上爬,天天狂风烈焰从未改变,有毛泽东写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的气度。曾有穿裙子的女孩不知风儿厉害,一下车,裙子被毫不留情地吹成了“翻帽鸡枞”,一时羞愧难当。这便是龙陵最高峰——3001米海拔的大雪山。大脉从北而来,与北端直距不足五公里又有一峰,西坡光秃牛马可辨,东坡浓郁巉岩可隐,这是龙陵第二高峰——中寨雪山。今年气候偏暖,双峰均无积雪,中峡深渊目不击底,虽没有五岳的巍峨雄峻霸气,却也黑头绿身峰峦叠嶂,有着南国独特的灵秀与恬静。

风吹坡周围,漫山遍野长满大树杜鹃,呼呼咆哮的北风像一把剪刀,把生于迎风面的树枝修剪的规规矩矩,成一把把巨大的杈杈扫帚,枝条细瘦,绿叶柳长,萎靡的躯体,勉强地直立着团结在树干周围,紧紧粘结枝头的几朵花蕾,如刚睡醒的孩子,睡眼惺忪地斜眯着眼。可是,或因石挡或因树隔或因地洼的背风处,与先前之树相距不过丈余,情形且然相悖,“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两般。”满树灿烂绚丽的杜鹃花早已绽放,如焰似火,一片丹霞,藏着掖着地在绿叶中优雅地探出头来,就像挤在人群中看耍猴的小孩,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盛开的花瓣,层层叠叠旋转成波浪形同心圆,花蕊在风中调皮悠闲的舞动着、观望着。恍惚间,疑是红衣飘飘的仙子,迎着阳光,带着笑脸,等候季节的轮回,期盼知音的到来,光洁,油亮,高雅,清新,不畏严寒,悠悠绽放。我到树下留影,这时,艳阳高照,寒风烈烈,土地干渴,杜鹃花似乎是曾经的伊人,将小红伞撑放在自己的头顶,撑开了一片温暖、寂静、凉爽的天空,心情也随这杜鹃花生机盎然。古人大肆赞叹腊梅的欺霜傲雪,我觉得杜鹃花的迎寒傲骨胜梅无数。记得,我有篇《二月木棉花正红》的小文,描写春后怒江边攀枝花火红的场景,一北方朋友见后赞叹——“北国银装素裹正浓,南国早已花红柳绿”,今日,大寒未过,可杜鹃花早已烂漫,若能与这位朋友再遇,他定会更加羡慕南疆的物美风润。

这个峰岭,长满箭竹,因此叫箭竹山。箭竹,古人削竹为箭而得名;竿,细若筷子,笔直,坚韧如铁,橙黄油亮,也有人叫油竹;皮厚实心,属实心竹的最小品,还叫实心竹;在钢钉稀缺时代,农村多用于木架房屋脊梁两厦椽子交接处的穿连,因此也叫鼻尖竹。久经烟熏火燎,可达“钢刀可易,熏竹难削”的硬度,为“木钉”佳品,文房四宝中常用作笔杆,是“实心实意”的宝贝。相传,明神宗皇帝命邓子龙抗击缅寇,邓将军在取得了姚关偃草坡、攀枝花、湾甸、耿马等战斗胜利后,选择此山设“兵工厂”,伐竹作箭、采挖一枝蒿制毒箭、冶炼硫磺制火药等,乘胜追击,长驱直入,攻下缅甸阿瓦,在此驻守十二年之久。

路沿山梁继续前行,进入一片茂密的华南松,在那一层神秘原始森林面纱的妆饰下,尽显山川的完美融洽,好一派江山秀丽叠彩峰岭之景,行至翻越两山坳间,几间茅屋突兀眼前,这便到了心仪已久的厂坪街。如若没有路牌,直不敢相信这里曾经“霓虹闪烁,人山人海”过。

厂坪街位于自然生态旅游景区中心,属杨梅田、碧寨、梨树坪、麦子坪四村交汇区域,距龙陵城44公里,距保龙高速镇安出口39公里,距腊碧(腊勐至碧寨)公路7公里,均为硬化道路,交通便利。

这儿曾是“丝绸古道”的重要交通要塞。向东,过著名的怒江攀枝花渡,达施甸万兴姚关,通顺宁(昌宁)湾甸,临沧镇康永德;西行,至龙陵芒市,通缅甸印度;北顺高黎贡山山梁直上西藏。也许有人质疑,崇山峻岭怎么会是“交通要道”呢?古道为何沿山脊修筑,而不像公路顺峡谷河流而设呢?试想:古道是驮运重要物资商道,只有在山脊行走,才能站得高,看得远,不会中伏击,还可减少建桥的巨额投资。距今1795年前(建兴三年三月)诸葛亮南征,其士兵就是走这条道的,在三江口江崖壁留有“孔明碑”。明万历十一年(1583)十一月,邓子龙在施甸姚关清坪洞清兵点将,大破缅军于攀枝花,收复失地,留有遗址“得胜营”。这些高山峻岭不仅是交通、战争要地,还宝丰矿富,阅民国《龙陵县志》有:“堵墩山由雪山转东,走掠簸山,下归顺乡约地,距县城一百二十里,产银、铜、铅、镍,各矿最旺。”在医药卫生不发达的社会,碧寨坝、船口坝等怒江沿线炎热,夏天瘴疟肆虐,有“谷子黄黄,摆子(疟疾)上床”之说,人们住山种坝,以温凉山区生活。

传说,厂坪街还是观音娘娘陪嫁玉皇仙地,虽山水美丽,但人们却过着清贫艰苦生活。观音念想故地,亲驾凡间指点迷津,拯救苍生。在漫山遍野映山红遍之时(杜鹃花红),她坐在一个大石墩子上(现名仙人石墩子),用玉扇轻点老鸹屯(现名老鸦藤)一棵开红白两色花的杜鹃树,独自反复唱道:“红花金,白花银,花开花落似凡尘,石猴变宝取不尽,山空腹饱别贪心。”当时人们不解其意,后来发现这些奇形怪状貌似猴子的石头都是金银矿石,于是,恍然大悟,肆虐开采。

成千上万五湖四海之人,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以采冶金银为主的矿点全面开工,最具冶炼盛有名的滇、川、黔、桂、粤五省商会均集结于此。人流攒动,物流横行,茅草窝棚到处搭建,挖掘洞口遍地开花,一片欣欣向荣景象,多处草皮集市(人称街子)应运而生,诸如新街子、老街子、银厂街、街子田等许多地名留存至今。厂坪街,就是其中开市于主矿洞旁的街子,洞内宝矿较好,冶炼规模较大,市场盛名远扬。交易鼎盛之时,洞外,人山人海,日夜笙歌燕舞,交易不断;洞内,叮当交响,日夜灯火通明,鼎沸若市。以原始的劳动工具,不加保护地深挖乱揭,不遗余力集聚金银。观音捻脂一算,照此下去,必定出事。以出事前的三月十三日幻化为一位白衣仙子前来救苦赎难,在仙人石墩子上摆出一箩筐桃子售卖,不断吆喝:卖寿桃嘞!快来看,快来买!新鲜桃子,看了免灾,吃了长寿。想借此将矿洞中人吸引出来。大家觉得:早春三月有什么鲜桃,一派胡言,没人相信,无人来买;第二天,她继续吆喝,依然如故,少有人出洞观看;第三天,她手提空箩,却自言自语地唱“金银财宝取不尽,山空腹饱别贪心”。正午,有人正猜测她的桃子卖哪了,忽然,一阵轰鸣,硝烟四起,昏天黑地,主洞轰然塌陷,洞顶小山瞬间沉落(至今明显能看出三座小山一高两矮)。在硝烟弥漫,人们哭天抹泪的惊愕之余,白衣仙子摇头叹息着拂袖飘然,去曾经的那个大石墩子上,依然用玉扇轻点老鸹屯那棵开红白两色花而花已经落谢的杜鹃树,独自号啕大哭,哭声似乎反复诉说:“金银累!今人(金银)罪!吾换铜铁来守卫。花谢花落还复开,铜树铁花依然在!”在那惊恐万状的氛围里,人们无心思揣摩哭诉深意。

事后,人们发现遗留洞外的草鞋就有几百双,遇难人数无法统计,遗物无法按人分清,人们将草鞋分双埋葬,形成了如今山冈上的乱坟堆,这些冤魂再也无法回到家乡,只有凭借小山坡向家乡瞭望,因此,有人也把这儿叫望乡坡。后来,人们觉得,矿难是天地神灵对私挖乱采、私利淫欲的惩罚。善意地按遇难人员省籍数在山冈修建了五省大庙,自发地于遇难之日祭拜天地神灵,超度遇难冤魂(每年三月十五日统一祭拜流传至今)。再后来,人们渐渐发现矿石金银含量越来越低,而铜铁铅含量越来越高,人们忆起观音哭词,意识到是观音为保护凡俗施了法术——便于运输的金银少了,笨重低价的铜铁多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疯狂开采”的乱象。

据民国《龙陵县志》载,杨梅田分属归顺乡约的德寨甲,麦子坪分属平嘎伙头的毕寨甲。为加强矿业管理,龙新蚌渺赖金培赖土舍亲自移居归顺乡约,驻杨梅田一甲的浪坝寨(现上回龙寨)坐镇指挥,死后葬于如今杨梅田村完小旁,有咸丰六年所建墓碑为证。新中国成立后,到厂坪街炼铜人数达9000余人,还发现了大量以前的炉槽、金银器物、食堂丢弃的骨头垃圾等物。

随着道路顺水而建,平缓而行,交通以车为主,这条靠人挑马驮行走了千年的古道,慢慢沉寂;随着医疗条件改善,人们大多搬迁到怒江沿线的坝区生活,空山无人;随着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矿物开采逐渐受限,秃山变“绿帽”。

有关厂坪街扑朔迷离的传说,决不仅止于此,您可以一边观景一边考古,伴随着一个个传奇故事,一处处遗址遗迹带您找寻那段飞逝的往事,不断解开那些历史之谜!

厂平街东二里崖壁是猴城景点。猴城是森林与耕地分界线,因山体怪石林立,远看怪石似群猴玩耍,一个个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这儿不仅石猴繁多,真猴也频频出没,让人真假难辨,石上之“猴”些许真是一只正准备偷袭您手中水果的猴子呢?幸运遇上,就把所带零食全给这些山中精灵吧。

近年,碧寨乡按照“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目标,不断改善山区交通条件,在高海拔区域,利用历史文化资源开发旅游业,在厂坪街投资建设旅游度假村;利用高山草甸发展畜牧业,黄山羊养殖成为全县重点区域;依托林间空地在林下种植药材,重楼、白薇、当归、续断、三七种植面积超千亩,旅游、畜牧、药材“三驾马车”拉动着山区农民又走上了“靠山吃山”的致富路。无论厂坪街这座大山睡着和醒来,都是雄踞龙陵东部的一头猛狮。(特约撰稿人 李安成)

(责编:薛丹、徐前)

推荐阅读

云南:全省连续8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云南省卫健委通报,2月28日0时至24时,全省无新增确诊病例。 截至2月28日24时,全省连续8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全省累计确诊病例174例,治愈出院156例,死亡2例,现有确诊病例16例,无重症、危重症病例。现有疑似病例11例。密切接触…【详细】

要闻

高质量打赢打好滇西脱贫攻坚收官战  2月28日,2020年滇西脱贫攻坚部际联系会暨教育部直属系统扶贫工作推进会以视频会议形式召开。会议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凝心聚力、一鼓作气、顽强作战,做到…【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