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金钱腐蚀的云南“名医”:酒缸里大捆现金发霉!两百万差点扔河中!

2020年06月24日08:22  来源:云南网
 
原标题:被金钱腐蚀的云南“名医”:酒缸里大捆现金发霉!两百万差点扔河中!

  在云南省楚雄市

  一个城郊偏僻的院子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藏匿着一笔已经发霉发臭的巨款

  发出了难闻的气味

  ……

  谁是这笔巨款的主人?

  为何要费尽心机藏匿在这里?

  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以上这些视频截图内容

  是楚雄州纪委审查的一起

  医疗领域发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

  经查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便利

  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涉嫌受贿犯罪

  这笔巨款

  就是杨本雷藏匿在此的赃款

  党的十九大以来,楚雄州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了一系列医疗领域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他们当中有医院领导,有医疗领域的专家和一线医务人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步步堕落?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楚雄州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刘晓明,严重侵害了患者切身利益,扰乱了正常的医疗秩序,败坏了医护人员形象,污染了纯洁的医疗行业。”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

  收受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贿赂

  在云南省楚雄市城郊的彝族医药研究所内,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放置着几个比成年人还高的大酒罐,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就是在这里藏匿了大量的现金。由于时间久远,他藏匿的钱有的已经发霉发臭了。

  在调查中,办案人员也发现,除了杨本雷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酒罐藏钱这件事,包括常驻研究所,时时四处巡查的保安和杨本雷的家人。

  很难想象,杨本雷这样一个年过花甲,还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的老年人,是如何瞒着所有人,像个小孩子藏自己的零食玩具一样,去大酒罐里藏自己那些来路不正的钱。

  办案人员询问他,怎么收了那么多钱,也不用?甚至有的都发霉了?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 院长杨本雷:喜欢钱,收了,但是总想着这个钱不是自己的,不能用。万一有一天,别人让赔这个钱,你用了你能赔出来吗?不敢用,害怕。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出去吃饭,过去我们抽的烟金沙江、春城算是不错的了,早期人家掏出来的都是红塔山以上,名牌烟。看看,你一个当院长的,还不如这些老板或者是其他行业的领导,我心里就有一些不平衡,就产生了这些想法。

  自认为付出太多,国家和医院又给得太少,在权衡计算个人得失时,心有不甘,认为一心工作却得不偿失,此时,瞌睡遇到枕头,有人马上就把钱和东西送了上来。

  楚雄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第一次收别人钱是在2000年左右,那一次也就是收了别人的2000块钱。这2000块钱是当场就拒绝了,不要的。人家一个信封硬塞过来,当天晚上连觉都睡不着,几天心里都不踏实不安宁。

  办案人员介绍,无论是在药品采购,还是器械采购上,都是杨本雷说了算,他可以决定给谁份额多一点,决定设备交给哪家来做,这都是他最终的决定权。

  收钱时,杨本雷除了自己收,偶尔还让他的女儿及其男友出面,他则躲在幕后遥控指挥。

  经查,2004年至2018年间,杨本雷利用担任楚雄州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收受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贿送的现金,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楚雄州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刘晓明

  夫妻共同收受贿赂 为他人谋利

  刘晓明在担任楚雄州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院长期间,单独或与其妻共同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

  刘晓明为不法商人办事以后,交代他的妻子出面去收老板送来的钱物。老公办事,老婆收钱,是典型的夫妻合伙谋利。

  看完楚雄市的这两名医院领导

  收受贿赂、藏匿赃款的

  各种花样和手段

  我们再来看看昆明这家医院的两位领导

  是如何利用职务之便

  收巨额礼金、拿回扣的

  ……

  昆医附二院药学部原主任邹顺

  收受代理商礼金回扣及大量名贵烟酒

  作为医院的中层管理人员,邹顺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当成了“生财之道”。在医院药事委员会开会决定采购某种药物时,邹顺打着小算盘,故意提出某种品牌药物的优点和其他品牌的缺点,从而直接影响药事委员会投票结果。

  药品代理商许治兵说:“因为他(邹顺)手中有很多权力,院长可能都没有这个权力,比如说医院在制定辅助药物目录,药剂科主任有很大的权力,来左右这个事情。第二个如果某种药用量多了,超量了,他认为你有不正之风,他可以减量,或者暂停,或者永远停止采购你这个产品,所以我们必须逢年过节都去找他。”

  昆医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

  收受代理商礼金回扣

  昆医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科里)医生确实很累,付出和收入不对等,我思想堕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当时打算拿到钱补偿一下(科里的医生),这是最早的想法,但后来就不局限是补偿了,麻木了。拿来就接着,拿来就接着,就是思想已经有问题了,不是单纯地只讲奉献了。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是难以回头的深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给他们送钱的,主要是一些不法医药销售代表和代理商。而这些代理商送钱,也是有目的的。在大型医疗设备的采购方面,院领导能起到很大作用。

  代理某高质医用耗材的商人李力说,从2007年左右认识李迎春以后,就将每件耗材进院价格的百分之十左右作为回扣标准送给李迎春,李迎春使用多少件就送多少,前后共计上百万元。

  昆医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我没有学习过法律,基本是个法盲。我不知道相关法律是怎么说的,当时我第一个考虑就是,我几百万交过去,那还不被判个死刑。

  我当时是这样想的,所以我非常害怕。我就一直在纠结这个钱交还是不交,那段时间可以说,本来我睡眠是很好的,那段时间我晚上都睡不着,就在想这个事情怎么办,交还是不交?一直在纠结,一直到最后那天,还是不敢交。现在真的是悔得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我懂得一点法律,知道我这个罪不至于死刑,可能我都不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在李迎春被采取留置措施以后,根据他的供述,办案人员从他家橱柜的夹层里,搜出了两百多万元现金,而他的家人对此并不知情。

  昆医附二院放射科原副主任李迎春:转移(钱)的路上,还有一个荒唐的想法。

  我把车开到大观河边,我真的想找个地方把钱扔掉。但后来想想幸亏我没有这样办,要不然我就错上加错了。刚好我们家那个柜子坏了,我修柜子的时候发现,柜子下面有个夹层。我想先藏起来再说。我就在藏钱的时候,纪委就打电话给我,可能就是藏进去三、四个小时,我就被留置了。

  办案人员介绍,医护人员作为专业技术人员,可能他们本身在专业,医疗这方面是权威。但是很多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在工作当中不注重学习。对政策理论,对党的理想信念、宗旨、法纪意识,在这一方面是欠缺的。杨本雷直到2018年12月18号(我们)留置他之前,仍然在收受贿赂,属于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

  当我们翻开杨本雷等人的人生履历,看到他们的过去,写的都是理想和奋斗,都怀揣着一颗救死扶伤的赤子之心。

  有感于过去患者贫困和农村缺医少药的现实,刘晓明作为上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生,放弃了留校的城市生活,坚决回到家乡楚雄,为彝州群众服务。杨本雷工作几十年,休过的公休假屈指可数,一心扑在接诊患者和整理民间医药上。李迎春主动选择加入随时暴露在辐射之下的放射科。

  最初的勤奋和努力使他们在工作领域里获得了成绩和荣誉:

  杨本雷,35岁就担任楚雄州中医医院党总支书记、院长,是我国/彝族医药/的发掘人和整理者之一,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医疗专家;

  李迎春,是云南省介入治疗领域的“第一人”;

  刘晓明也是省内知名的心内科专家之一。

  然而,在书写人生后半篇文章里,他们却留下了耻辱的一页,彻底站到违纪违法分子的队伍里。

  内心失衡,贪欲作祟,名医倒在不法商人“花式围猎”之下。(综合春城晚报-开屏新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云视网)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46人涉黑被宣判 7人获死刑或死缓  人民网德宏6月22日电 (程浩)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消息,21日9时,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在瑞丽市勐卯会堂和中院大法庭分别对臧鹏鹏、张文博等46名被告人涉黑案件依法公开宣判。 臧鹏鹏等31名被告人分别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详细】

要闻

绝无仅有!云南拍到3只云豹野外同框画面  近日,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在梳理红外相机资料时,从数台红外相机里发现了云豹的身影。这是继2017年云豹在德宏被拍摄到后又一次被红外相机记录到。在梳理出来的云豹影像中,甚至有3只云豹同框的画面。目前,我国云豹野外影像非常稀少,3只云…【详细】

人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