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医废去哪了?他们来告诉你

2020年04月14日08:32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疫情医废去哪了?他们来告诉你

昆明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工人正在对医疗废物进行处理。记者赵伟摄

“184人,60多个日日夜夜,1798吨医疗废物,其中疫情医废114吨,零污染、零投诉。”这是云南正晓环保投资有限公司(昆明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下称处置中心)截至3月25日的数据。

承担着昆明3500家机构各类医废的收集、转运、处理,处置中心的工作量和责任之大可想而知。全市定点医院、发热门诊以及隔离酒店……疫情发生以来,处置中心工作人员全员坚守岗位,节假日无休,用辛勤的汗水默默守护着昆明。

披星戴月

“老搭档”押运医废近百吨

孙兴云和顾洪云是工作中的一对“老搭档”,孙兴云是驾驶员,顾洪云则负责押运医废。疫情期间,两人主要对接的点是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

孙兴云是曲靖人,原计划回老家过年,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他的计划。接到单位通知后,孙兴云表示自己可以留在岗位上。“刚开始对疫情还不了解,也觉得害怕,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们不上谁上?”

作为一名老员工,孙兴云对医废处理工作有自己的认识,他觉得平时也经常接触传染类医废,只要做好防护,就一定可以安全顺利完成工作。疫情发生后,处置中心为他们配备了防护物品,优先保障一线员工,给了他们奋战一线的信心。

顾洪云从事医废处理工作4年,作为押运员,他是与病毒直接接触的人,危险程度可想而知。和孙兴云一样,接到通知后他立即返回岗位。疫情期间,孙兴云和顾洪云的一天总是披星而出戴月而归。医废押运的过程充满考验,从进入医院开始就要倍加小心,严格遵守流程规范,一步都不能出错。在医院的医废收集点,疫情医废按要求装在两层的塑料袋中,放到桶内贴上封条密封保存。看到桶上“新冠”两个字,顾洪云就知道这是此次押运的医废中最危险的部分,也是责任最重的环节。

一桶医废的重量不轻,除了输液管、口罩、针头等常规医废外,新冠肺炎患者使用过的床单、饭盒、纸巾等都纳入处置中心的医废处置范畴,汤汤水水的饭盒、使用过的尿不湿等,让医废变得更加沉重。作为押运员,顾洪云要用双手和肩膀将一桶桶医废抬到车上,46岁的他看起来有些瘦弱,但在押运医废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失手过。

从医院返回处置中心的路上,顾洪云可以稍作休息,孙兴云则需要全神贯注。车上装的是危险医废,每个环节都马虎不得,返程期间车辆启动紫外线消毒和冷藏功能,孙兴云需要保证这些设备有效运转,防止医废造成二次污染。往返一趟的时间大约3到4个小时,遇到堵车的话时间会更长,穿着防护服的两人这时早已闷得满头大汗,但是距离脱下防护服还有几小时的时间。直到回到处置中心,给这批医废消毒处理后交给卸料室的同事,他们才能给自己做全面消毒,再一一脱去防护服,呼吸新鲜空气。

孙兴云和顾洪云这样的搭档,一般每天都要出车两趟,任务重的时候三趟,疫情期间加班到凌晨也是常有的事。按照每车医废500至600公斤计算,孙兴云和顾洪云已经押运了近百吨医废,其中疫情医废占了大头。截至3月25日,处置中心共出车2500多次,孙兴云、顾洪云和同事们用不计得失的付出,保障了疫情期间全市医废处理工作安全顺利运转。“虽然很辛苦,但也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意义,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自豪。”孙兴云说。

随着全市复工复产,医院各个科室也已恢复正常诊疗,疫情医废相对减少,但普通医废逐步增加,处置中心的工作量依然很大,孙兴云、顾洪云和同事们依然奔走在医废处理的第一线,继续守护着昆明人民。

克服困难

日产日清避免二次污染

医废处理是一个特殊行业,每天都有来自各医院的医废需要及时处理,因此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处置中心的设备都在不停歇地运行。云南正晓环保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钱晰宇介绍,处置中心目前拥有医疗废物转运车辆36台,已在昆明市辖区内建立36条运行线路,在昆明市区建立了10个医疗废物转运站,且在每个县(市)区都建立了转运站,每天医疗废物运输里程7500多公里。

处置中心医废处理量设计为40吨/天,平时的处理量每天约26吨,占全省总量的30%左右,即使是正常年份的日处理工作也不轻松。年前,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处置中心的常规工作,让医废处理工作变得更加严峻。

“年前几天,我的手机每天要接一两百个电话,全部来自各医院以及分管领导,咨询疫情医废处理的问题。当时我们就意识到,这个情况非常紧急,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云南正晓环保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伟说。春节期间,处置中心各部门负责人全员到岗,商讨疫情医废处理方式,并第一时间通知所有员工在昆待岗。“这是一场硬仗,所有医废处理人员都要齐心协力,全员备战。”高伟说,处置中心共有员工和管理人员184人,接到通知后,都表示愿意坚守岗位,让他既感动又欣慰。

人员到岗,工作需立即启动,处置中心抓紧时间为员工做了培训。本来从事的就是高危行业,处置中心在疫情防控等方面已有较为成熟的应急预案,工作人员对传染类疾病也有科学认知和严格防护举措,这为疫情期间医废处置工作顺利开展打下了基础。

但挑战也不小。首先就是医废收集和处置的时限要求高,疫情医废需要做到日产日清,普通医废最长也不能超过48小时。为确保疫情医废第一时间处理,处置中心加快各个流程的对接,即使是工作量最大的时候,疫情医废在处置中心的摆放时间都没有超过4小时,避免了疫情医废堆积造成二次污染。

另一个挑战是防护物资短缺。在物资最紧缺的时候,处置中心只能购买捕鱼、插秧用的连体塑料衣和雨衣作防护服使用。这类衣服的一大问题就是闷热,在温度高达40度的卸料间和燃烧室工作的员工,8小时工作总是热得满头大汗。“衣服倒过来可以流出一大碗汗。”高伟说,好在随着物资逐步跟上,他们也度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时期。60多天里,处置中心所有人员都没有休息,直到3月15日才开始部分调休。1月20日以来,处置中心共处理医废1798吨,其中疫情医废114吨,均得到妥善处置,实现零污染、零投诉。

高温焚烧

实现医废100%杀毒灭菌

医废处理要经过换热、骤冷、脱酸、除尘等工序,同时通过过滤等程序让烟气排放符合国家环保指标,实现医废处理绿色环保的目标。医废经过这些环节的处理,能否100%消灭病毒和细菌?高伟介绍,医废处理的焚烧工序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回转窑温度高达650度,第二阶段二燃室温度在850度以上,可以彻底消灭各类细菌和病毒。

数据监控也是重要一环,处置中心数据监控室里的几块屏幕每秒钟都在更新数据,因此需要操作人员时刻关注屏幕上的数据变化。22岁的赵召就是其中一员,春节以来她和同事一直坚守岗位,是医废处理中的“幕后人”。虽看似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监控室操作人员必须对所有工艺参数变化产生的趋势有预判,并果断做出工艺调节,这就要求操作人员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熟练的操作经验。上班数小时中,赵召需要紧盯电脑屏幕,根据数据变化与一线人员联系,调节各控制参数,保证生产线安全稳定运行。“工作很辛苦,但这是我的本职,尤其是特殊时期,更要严格谨慎。”赵召说。

“因为有这些先进设备和专业人员,昆明市医废处理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也保障了疫情期间全市医废处理的需求。”钱晰宇介绍,随着昆明市及周边县(市)区、乡镇等医疗机构的增长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医疗废物产量也急剧增加,目前公司启动了二期项目建设,预计2020年底完工,届时将采用更先进的顺流式回转窑工艺技术,进一步提高昆明市医废处理水平。(记者董宇虹报道)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广南 百日总攻决胜脱贫(决战脱贫攻坚一线探访)  4月13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头版版面 春天里,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境内,满山苍翠,生机盎然。 莲城镇岜夺村,贫困户蒋玉林又在打听哪里有务工机会。过去,他“牵一头牛上山,一待就是一天”,如今总琢磨咋干活能挣钱。帮扶干部…【详细】

要闻

绿孔雀暂时逼停一级水电站 但“胜利”仍未到来  现存数量不足500只的绿孔雀,暂时逼停了10亿元投资的水电站项目。3月20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绿孔雀公益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平公司”)立即停止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不得截流蓄…【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