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小餐企“逆境求生”

2020年04月14日08:27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昆明小餐企“逆境求生”

  “宅在家里的第N天,憋出一身厨艺,继手工凉皮后,刚刚又蒸出一锅红枣枸杞馒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居家战“疫”还能与家人聚在一起切磋厨艺成为疫情下的“小确幸”,但这却成了餐饮业的“大不幸”。

  目前,昆明市共有4.3万家餐饮企业、从业人员60多万人,餐饮业在稳增长、扩就业、保民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眼下,尽管昆明的餐饮企业已全面恢复厅面服务,已开工企业从业人员返岗率100%。但对于其中大部分中小微餐饮企业来说,由于资金紧张导致复工难,损失惨重,85%的餐饮企业现金流不足以支持2个月。

  “后疫情时代”,昆明的广大小餐饮业从业者是如何在政府扶一把之后结合“自我输血”从而“逆境求生”的?

  寒潮

  客流下滑 资金不足

  小餐企生存堪忧

  “对很多小餐饮企业来讲,这次疫情就是生死考验。疫情一开始,谁也没想到会持续这么长时间。但就在疫情持续一周之后,我就开始焦虑了,疫情发生后到现在,我都处于零收入状态。”萧雷是昆明一家小吃餐车企业负责人。他公司旗下的近百辆小吃餐车分布于南亚第壹城等商业中心,这些餐车主要是租给经营各类小吃的个体户。受疫情影响,1月29日起,这些餐车就停止了经营。作为“二房东”的萧雷也承担了不少压力。“有的商业中心给我们减免了租金,但有的商业中心并没有,而另一方面,我们的租户因为停止堂食,没有任何进项,资金压力很大,很多人来找我谈租金减免的事情。如果说商场方有减免,我肯定会把这部分减租份额也给到租户,但问题是,没有减租的那些商场里的商户怎么办。为了跟这些租我们餐车的合作伙伴共渡难关,我们公司大概为他们减免了8万元的租金。”对于眼下的萧雷而言,8万元并不是个小数目。从2月起,萧雷就期待着餐饮能早日恢复堂食,并且期待着一切恢复如常后“报复性消费”的到来。

  当时间轴拉动到3月中旬,昆明的餐饮企业逐步开放,街头的“烟火气”也逐渐归来。但萧雷预计的餐饮业“报复性”消费却始终没有到来。

  “对于我们这种小餐饮企业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客流,但从恢复堂食到现在,我们每个直营店的日均营业额恢复了不到以往的四成,还有一部分代理经营者退出。”对于某知名连锁饮品云南区代理朱龙而言,疫情带来的冲击非常大。与其他餐饮企业一样,朱龙的10多家饮品店在春节前进行了大量备货,但疫情的突然到来导致这些备货中的绝大部分成了“过期产品”。“尽管还有线上外卖业务,但为了降低成本,我们把销售品类减少为最受欢迎的13类,其他产品全部叫停。”但朱龙还是算了一笔账,“整个疫情期间,我的直营店面损失上百万。每天一睁眼,等待着我的就是房租、水电、人工费、物料费,但销量提升的速度并不理想。”

  感受或许带有偏见,但数据不会撒谎。

  中国烹饪协会《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企业影响报告》显示,仅春节假期7天内,就给餐饮业造成5000亿左右的损失,78%的餐饮企业营业损失达100%。客流下滑是主流现象。

  春暖

  昆明多项举措缓解企业压力

  充满烟火味的餐饮业是拉动消费的重要力量,更是事关民生和百姓不可或缺的日常大事。

  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疫情发生后, 昆明出台多项举措来缓解餐饮企业经营压力,取得了明显成效。针对餐饮企业融资难问题,昆明市商务局积极与市金融办、市工商联对接,配合出台餐饮行业互助应急贷款政策,协调银行加大对餐饮企业支持力度;通过开展优惠刺激消费,协调32家大型餐饮企业、连锁知名餐饮企业率先推出优惠活动,最低至六五折,刺激餐饮消费需求;昆明市还倡议各商务楼宇在疫情期间针对租户给予免租,目前万达商业管理、云南诺仕达、爱琴海集团、昆钢大厦纷纷出台免租政策,帮助餐饮企业尽快走出困难。

  “昆明市加大了资金扶持力度,这几天,将对初步通过审核的156家餐饮企业发放补助资金623万元。”该负责人介绍,近期,昆明市还启动了保供补贴项目申报,支持本地企业加大餐饮线上销售力度,根据销售情况给予奖励,最高分别为5万元和15万元;对第三方电商平台在疫情期间线上餐饮、生活必需品交易减免费用的,对减免部分按30%给予补助,最高可达10万元。截至4月10日,6家餐饮类企业、18家生活必需品类企业、6家第三方电商平台类企业已提交申报材料。

  自救

  线上“开源”转型“练内功”

  除了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扶一把”,更为关键的是众多餐饮企业要立足自身,借助政府的有力扶持政策,转危为机,在逐步恢复生产中倒逼转型升级,练实内功,筹划好疫情后的创新发展大计。

  “这次疫情中能在短期恢复的餐饮企业,都是和顾客有直接联系的。”昆明傲为世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源认为,数字时代,餐饮企业要善于与顾客形成密切互动,从“坐商”思维转为“行商”思维。袁源也观察到,半成品的菜品可以让消费者体验到加工的价值感,同时,消费者因为看得到菜品原材料更加放心。接下来餐饮企业可以就餐饮零售化进行思考,改变单一的盈利模式。

  春节期间,萧雷就开始与妻子尝试将小吃搬到朋友圈线上经营。“成效不错,我们抓住了疫情期间大家居家防疫的机会,每月的销售额达到13万元。”

  在餐饮老板们的微信群里,“太难了”“压力很大”“挺住”“自救”等成为高频词。“大家一开始焦虑、吐苦水,但到后面,大家都在很积极地想办法,把生意搬到线上是一种办法,但我们更多的是在学习、加快转型。”萧雷目前正在与合作伙伴考察直播行业,“这次疫情给我们上了一节危机意识课,同时也让我对转型发展有了更强烈的动力。我们小微企业虽然抗风险能力弱,但另一方面‘船小好掉头’,等条件成熟我们就转型进军直播行业。”他说。

  朱龙认为,经过疫情,餐饮企业对资金管理应有全新的认识,另外,还应该重新审视自己与消费者的关系。

  疫情给餐饮行业带来的不仅仅是灾难,也是对行业的倒逼升级。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政府从多方面给予企业信心,餐饮企业也要积极布局网络营销、瞄准扩张零售,积极等待“回春”。(记者 李双双)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广南 百日总攻决胜脱贫(决战脱贫攻坚一线探访)  4月13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头版版面 春天里,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境内,满山苍翠,生机盎然。 莲城镇岜夺村,贫困户蒋玉林又在打听哪里有务工机会。过去,他“牵一头牛上山,一待就是一天”,如今总琢磨咋干活能挣钱。帮扶干部…【详细】

要闻

绿孔雀暂时逼停一级水电站 但“胜利”仍未到来  现存数量不足500只的绿孔雀,暂时逼停了10亿元投资的水电站项目。3月20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绿孔雀公益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平公司”)立即停止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不得截流蓄…【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