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生命定格在“疫线”

2020年02月17日08:38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他将生命定格在“疫线”

  敖勤礼一家租住的廉租房。

  女儿在微信朋友圈表达对爸爸浓浓的思念。

  敖勤礼生前执勤过的一个岗位。 本版图片记者杜文蕾摄

  敖天华从没有想过,爸爸的生命竟然会以这种方式与武汉产生深刻的联系——倒在疫情防控一线。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按照计划,这个时候,他们一家已经在武汉——爸爸打算春节后去她上学的地方看一看。

  1月30日,夜晚的气温很低,官秀萍和敖天华母女二人酣睡之时,敖勤礼在24公里外的功山收费站疫情检测卡点执勤。31日凌晨4点40分,敖勤礼往家庭微信群里发了一段视频,视频里在功山收费站昏暗灯光的映照下,隐约可见道路的轮廓。他附了一条文字消息:在功山收费站开展病毒防彷(注:防疫)。

  这天上午11点多,敖天华在群里说:“爸爸,4点钟还在值守啊!”许久,没有回复。按往常,这时候下班的爸爸会在单位宿舍补补觉,敖天华有些心疼爸爸,没有打电话过去。

  两个小时后,一阵急促的电话声袭来,官秀萍母女赶到敖勤礼身边时,身穿制服、怀揣对讲机的他,双眼紧闭,就像睡着了。“爸爸!爸爸!”任凭敖天华撕心裂肺地呼喊,都再也叫不醒了。

  敖勤礼,46岁,从2011年起参加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外勤辅警工作,在今年春节值班和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不幸殉职。他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奉献守护平安,书写了一名辅警的责任与担当。

  22个日夜

  162条工作信息

  敖勤礼生前所在的外勤组,主要负责嵩功高速寻甸县境内71公里和老嵩待公路21公里的道路面安全巡查、保通、日常查处。

  这是昆明通往滇东北方向的一段交通要道,其中包含数十公里事故频发的“死亡路段”,敖勤礼走过上万次。

  1月10日,春运启动,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全员取消休假。按照往年的平均数据,嵩功高速公路寻甸段日均车流量为4万多辆,2018年10月1日曾出现过历史峰值——8万多辆,而往年春运期间日均车流量则达6万多辆。与之对比,整个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只有民警19人、辅警39人,人少事多是常态。

  春节前夕,连续8年值守的敖勤礼,像往常一样早早就整理好手电筒、反光背心、肩灯、对讲机等设备,准备全力投入到春运工作中。如果不出意外,春运结束后他可以休息2天,虽然这两天也是备勤状态。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敖勤礼所在的大队任务更重了。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敖勤礼所在的大队负责寻甸县境内功山收费站、蒲草塘两个执勤卡点的24小时值守工作,与交运、卫健等部门共同对过往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

  连续22天,敖勤礼连轴转。4天夜班,4天晚班,4天早班,4天备勤班,4天加强班,2天查处班。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微信工作群里,从1月10日到31日,敖勤礼每天都往里面发信息,22天总共发了162条。

  1月28日、29日,敖勤礼所在的备勤加强班共处理了11起轻微的车辆擦碰事故。

  期间,敖勤礼被冬季的寒风呛得开始咳嗽。

  敖勤礼一直在观测自己的体温,所幸体温一直都在正常范围。领导和同事劝他回去休息下,他总是笑呵呵地婉拒:“只是有点咳嗽,不发烧,没事的。这久大家都累,我还可以坚持。”

  30日晚11点45分,敖勤礼在功山收费站检疫点提前与同事完成交接班,开始夜间的防控工作。当晚,在交巡警大队的微信工作群里,敖勤礼不断地发送消息,用小视频和简短的文字向大队报送当晚的查控情况。

  23:47、23:56、03:34、04:06、04:37、05:17、05:43、06:16、07:17……这是敖勤礼生命中最后的时间节点。这些时间点记录下的,是他在生命倒计时看到的景象,他留下的最后一组信息,停留在31日早上8点10分。

  发完这条信息,他和同事交接班,回到大队后,在大队的食堂里吃了一碗早点。谢绝了同事陪同,一人前往诊所输液。临走时,他特地把对讲机揣进兜里,如果队里临时有事,他随时都准备顶上去。

  31日下午1点,敖勤礼倒下,时间就此定格。

  辅警9年

  只请过一次假

  敖勤礼原本是寻甸县砖瓦厂的下岗职工,2011年,他应聘到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成为一名辅警。敖勤礼的妻子是寻甸县一家化工企业的职工,企业效益不好,因此家里的开销几乎靠敖勤礼一人维持。

  “他很热爱、也很珍惜这份工作。”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负责人迟绍勇说,对警察这个职业的憧憬以及曾经的下岗经历,让敖勤礼对这份工作格外上心,但凡大队上有任务,老敖从不推辞。在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6个外勤组中,敖勤礼所在的小组多次在评比中名列第一,2019年,这个小组再次获评先进。

  “再脏再累的活,他都抢着去干。”同事们眼里的敖勤礼,如生他养他的这片田野一样朴实、敦厚。

  “我备勤,我去吧;我下班了,我去吧;我休息,我去吧……耳边总回响着他老挂在嘴边的这些话。”失去战友,迟绍勇十分痛心。他说:“我们大队的每个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是满负荷运转,大家都累,老敖是里面最不怕辛苦的‘老黄牛’。”

  因为人员紧缺,大队采用一名民警带多名辅警的方式开展工作,也通过带队民警了解辅警的个人情况,听取他们的意见和想法。2017年前后,敖勤礼生病住院向大队里请了4天假,这是敖勤礼在大队工作9年来唯一一次请假。“他有点哮喘、咳嗽。”从那以后,这个“小毛病”就一直“跟”着敖勤礼,他时不时需要吃点药加以控制,但从没因此落下过一件工作。

  外勤组天天在路面巡查,工作本就辛苦,敖勤礼不但不请假,还经常帮别人顶班。“他一直都踏踏实实的,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哪个班的谁谁又请假了,哪个班的车坏了趴窝在哪了,只要他知道了,都会主动帮忙。大队安排的任务,他从来没有拖沓过。”迟绍勇说,老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基层辅警爱岗敬业的精神。

  民警田国礼是敖勤礼的组长,他俩在一起的时间远超过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在田国礼眼里,敖勤礼是积极、尽责的。工作中,他无数次看到敖勤礼帮助遇到车辆故障的司机推车,帮车辆失火的司机灭火,帮不会换轮胎的司机换胎。“他以前开过大车,对车辆很熟悉。”冬季,寻甸县境内高速公路容易结冰,田国礼回忆,交通管制疏导车辆的时候,敖勤礼每次都冲在第一个。

  “辅警也是警,分工不同,为民服务是相同的。”有人笑敖勤礼“憨”,他则笑呵呵地这样解释。

  刘春尧是和敖勤礼同一个外勤组的“老伙计”,他入队9年来,每天都看着敖勤礼早起出门锻炼。他清晰地记得,有一次他和老敖巡逻至嵩待线二级路打马坎隧道,这里距离嵩功高速公路功山收费站有9公里,是一段长下坡路段,事故频发,被称为“死亡路段”。他们遇到一辆面包车自燃起火,敖勤礼拎起灭火器就冲了上去,刘春尧在边上疏导车辆,火被及时扑灭,没有造成更大的事故。“我不懂车,他很懂。巡查的时候只要遇到车辆事故,他都会热心帮忙解围。”

  敖勤礼对待工作,格外细心。2017年,他和队友在老嵩待公路上巡查时,遇到两名十二三岁的男孩,声称要一路走去昆明。他和队友将这两名男孩带回大队,反复询问,最终与会泽当地派出所取得联系,确认了两名男孩的信息,让两名男孩平安返家。“我们联系上时,两个小孩的家里人甚至都不知道孩子跑出来了。”后来,两名男孩的家长给交巡警大队送来了锦旗,这面锦旗就挂在交巡警大队办公室的墙上。

  坚守岗位

  9年都未在家过年

  1月24日,大年三十,又是官秀萍和敖天华两个人在家,娘俩早已习惯敖勤礼的缺席。进入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工作9年多,他没在家过过一个年。

  大年初一,敖勤礼难得地回了一趟家。匆匆拿了几件换洗衣服,没来得及喝口热茶,临出门,他交代女儿:“疫情期间我暂时回不来了,你们别乱跑。”他又交代妻子:“你提前去买十几把面条备着。”他知道自己没办法照顾妻女,只能在言语上多加叮嘱。

  敖勤礼家的微信群名字很特别,叫“男神爸女神妈宝贝女”,在女儿敖天华心里,老爸就是男神。这些年,敖勤礼有个习惯,他会发一些自己的工作动态到自家微信群,他用这种方式告诉妻女:我在一线,一切安好。

  如果一个月能见到一次爸爸,对敖天华而言已经非常奢侈了,“基本上都是视频见面。”无论有多忙,两天之内,敖勤礼都会腾出时间和“乖乖”来一次视频通话,“乖乖”,是他对女儿的爱称。

  敖勤礼开始做辅警时,“乖乖”也跟他闹过脾气,官秀萍也时常唠叨他。他太忙了,忙得不着家,从前跟他无话不说的女儿感觉到巨大落差。比如除夕、“五一”、中秋、“十一”,当一家人团聚、品味佳肴时,他却总在第一线,即使轮休,只要接到报警电话,不管哪个路段有事故、哪个路段交通拥堵,他都会第一个冲到现场,可是家里面有什么事他总是“不在线”。女儿开家长会,女儿第一次上台演出,总会有一个缺席的爸爸。

  而今,这些回忆都成了奢侈。

  这些天,官秀萍老觉得电话在响,丈夫给她打电话了;听见门响,她下意识地去开门,总觉得是丈夫回来了。敖勤礼家至今还租住在廉租房,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他离世后,家里一下失了主心骨。官秀萍曾做过开颅手术、左腿韧带受过伤,不能干重活,爬楼梯都吃力,家里没了精神、经济支柱,她每天以泪洗面。朋友们劝她:“如果能把人哭回来,我们大家一定都帮你哭!”“可是再哭,他都回不来了。”官秀萍强忍着眼泪,她不能再哭了,不能再给女儿压力,“可她老是半夜偷偷趴在枕头上哭,枕头都哭湿了。”

  坐着坐着,敖天华想给爸爸发个消息,拿出手机后她才反应过来,爸爸已经离开了。如果爸爸还在,这个时候的她应该在准备专升本考试。敖天华从云南经贸外事职业学院毕业后,敖勤礼一直希望她再考个本科,把学历往上升一升。2018年,敖天华按照学校安排,前往武汉交流学习一年。敖勤礼一直念叨着有时间去一趟武汉,他想知道女儿生活了一年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他原本计划着,今年春运值守结束以后,一家人一起去武汉看一看。

  如今,敖天华不得不放弃继续学习的打算,从此以后,她要担起这个家。敖天华继承了敖勤礼的内敛、克制,每一次情绪即将决堤时,她总是深吸一口气,将其压下去。“爸爸平时喜欢看刑侦剧、警匪剧。”慢慢地,敖天华理解了,爸爸的骨子里有对警察的向往,有对公平正义的执着。“选择了就不要轻易放弃。”这是爸爸经常对她说的话。

  敖勤礼去世半个月了,火化的时候,穿着女儿给他买的黑色卫衣,那是敖天华读书时,从每个月生活费里省下钱买的。在黑色卫衣的外面,套着辅警的制服。他生前最喜爱的两件衣服,随他而去,带着家人的思念。

  疫情过后

  “一起”去武汉看看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风雨中,这位身着制服的凡人向前一步,展露英雄底色。

  2月16日,交巡警大队的微信工作群依旧忙碌,敖勤礼的战友们依旧奋战在一线,只是那个熟悉的头像再也不会发声。

  目前,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昆明市公安局以及各级党委政府对敖勤礼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同时要求妥善处理敖勤礼的善后工作,并对敖勤礼的家属及时进行慰问。2月11日,昆明市官渡区人社局依法对敖勤礼作出了工伤认定的决定。

  这些天,妻女将敖勤礼留在交巡警大队宿舍内的物品收走了,六人间的宿舍里,敖天华的铺位上只留下一张空床板。收回家的日常用品里,有4本练字本。敖勤礼嫌自己写的字不好看,2019年国庆节,他买了4本习字帖,有时间就在本子上写一写。他去世时,有两本还没来得及写上一笔,写过的其中一本里夹着一页撕下来的纸,上面工工整整又有些笨拙地写了两行字:为人民服务。

  敖天华说,当全国人民战胜疫情的时候,她将完成之前的心愿,“带着”父亲一起去武汉,看看她学习过的地方,看看战胜疫情后欣欣向荣的武汉、繁荣昌盛的中国。(记者达娃梅朵 辛亚洁)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一封来自战疫一线的家书  编者按:时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一段时间以来,各级党员干部、医护人员、警务人员、基层网格员等纷纷走上战“疫”一线,也涌现了一批感人至深的请战书、入党申请书、家书、公开信等,其中不少书信情真意切,饱含热度。为鼓舞士气,…【详细】

要闻

云南已有9家疫情防控重点企业纳入全国支持名单  人民网昆明2月15日电 (程浩)2月7日,财政部联合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审计署印发通知,强化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资金支持,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云南目前对这条政策执行的如何?在15日下午举行的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