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给力 七旬木匠发“余热”

2020年11月16日14:01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线路运维  供图
线路运维  供图

11月10日,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群山环绕的十八连山迎来难得的暖阳。中午时分,集镇不远处的下马嘎村开始热络起来。趁着大好的阳光,村民纷纷把玉米粒搬到院子里晾晒。吃过午饭的青年驾着摩托,奔向打工的工地、厂房。董政渊提着一个内壁略显金黄的水杯,在村里悠闲地走着,在稻草堆上眯了一会眼后,喝了口茶,振作了下精神,向着自己的木料加工坊走去。

董政渊今年72岁,是村里有名的木匠。这位15岁就开始与木料打交道的老人,参与建盖了无数房子,精通多种木料工艺。早年长期在外,参与过富源县招待所、富源县第五中学校舍建设等工作。“别人一天挣2块钱的时候,我一天的工钱就是4块,原因就是我的技艺比他们强。”回顾当年,老人至今仍一脸自豪。

在家中享了几年清福后,董政渊发现:常年劳作的身体,一旦闲下来,很容易罹患各种疾病。于是,他再次操持起了老本行。

此时,他发现,自己干了几十年的木共活已经变了,“原来都是靠人工,而现在,全部都是电动的机器。连最离不开手工的刨木,都是机器在干。”

为跟上形势变化,董政渊也买来了电动刨木机、压刨机、电锯等。这些机器的运用,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原来一天才能做2个板凳,现在有了这些机器,一天完全可以做4、5个。如果像年轻时候那样赶工的话,一天6、7个都完全能够做,而且利用机器加工出来的,工艺精细,质量好。”

董政渊介绍说,在没有用上电动机械的时候,木工活是一项耗体力的笨重的伙计,每天下来,人都会感到疲惫不堪。“单就刨木而言,看着不怎么费劲,但干一天下来,手臂都是酸疼的。特别是没干惯这种伙计的人,突然来干几天,相当于在农田里干一个月。”

用上电动机器后,原本耗体力的木工活变得轻松起来。董政渊直言,在重新操起旧业之初,他只想着随便搞点小范围的加工,目的是活动下自己的筋骨,甚至于每天工作的时间他都预定好,只干3个小时,而且做得伙计都是些小样的,如加工凳子、椅子之类,连桌子他都不想着干。然而,用了电动机器后,董政渊发现,他每天三小时干的工作量,比原来一整天干的都多,而且经常一干就是一个下午,回到家后竟没有疲惫的感觉。“依靠这个木料加工,我每个月都能挣3000多元,村里外出务工的青年,有的时候一天也才能挣这么点钱。想不到,老都老了,还能依靠老技能赚钱,真的是‘老树发新芽’呀。”董政渊一脸乐呵。

“要是早些年能用上这么好的机器,像这样的房子,我还能再建一栋。” 董政渊指着他家10多年前建起的一栋楼房说。房子2层,共300多平米,是董政渊利用自己几十年干木工活挣来的积蓄建盖的。

住进新房后,董政渊家里不断添进各种家电,除了之前用的电饭煲、电磁炉、电视机外,还有了洗衣机、冰箱、取暖器。老人还盘算着“如果木料加工生意像现在一样好,明年底要在家里安装个空调。”

“早些年间,这些东西只有城里才能用上。”董政渊在富源县城做木工的时候,曾买了一口电饭煲背回家,结果,村里的电力根本带动不了。

现在,全村的绝大多数家庭不仅用上了各种生活电器,而且还依靠电力,让消耗在生产中的体力节省了下来。

69岁的叶绍菊,儿子儿媳都在附近煤矿打工。家中几亩地里玉米收回来后,她一个人就完成脱粒。“现在,机器启动起来后,只管从里面倒,出来后就是玉米粒。一个人一天早上能弄出800斤来。”老人一边晾晒玉米粒,一边介绍说,在没有使用电动脱粒机的时候,要2个青壮年小伙子,花2天时间才能敲打下800斤来。

“我们村里能有今天这样的变化,除了党的政策外,电力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村民李旭说,在电网结构薄弱、供电能力不高的时候,全村100多户人家,老老小小全年都在为各种农活奔波劳累,电网改造升级之后,各种机器大规模进入村里,村民不仅得到了空闲时间,还依靠电力,赚到了钱。(杜明彦、吴永春、冯智勤)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云南:前10月出口额281.3亿元,同比增长8.2%  记者从昆明海关了解到,今年1月至10月,云南省农产品出口额达281.3亿元,同比增长8.2%。其中水果出口额138.1亿元,同比增长22.5%;蔬菜出口额84亿元,同比增长5.2%。 为助推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出口,昆明海关推广应用“互联…【详细】

要闻

云南检察机关对张朝德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  人民网昆明11月14日电 (程浩)据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消息,近日,中共云南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原党组书记、主任张朝德(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大理州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大理州人民检察院…【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