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龍陵:無論廠坪街睡著還是醒來

2020年03月01日12:00  來源:保山日報
 
原標題:無論廠坪街睡著還是醒來

碧寨,原為壁寨,意為“山陡如壁”,后演化為碧寨,意為碧綠的村寨。碧寨不僅名字形象,民間還流傳著一個古怪的民謠:

今傳古來古傳今,今古流傳到如今﹔

歸順山中楊梅田,廠坪街內藏黃金﹔

天塌地陷大劫難,前來搭救是觀音﹔

三千草鞋留洞外,隻因財欲太熏心。

民謠中除了楊梅田為村名、廠坪街為地名(已無街跡象)外,講述何事讓人費解,很多人欲探究竟,都因山陡如壁,始終未能實地細研,大寒節前,風和日麗,我得以前往。

沿龍陵縣龍新鄉繞廊村上金心山,達山脊梁,與北來之路交丁字型,車向南行駛。不遠,眼前豁然開朗,隻見車窗外樹枝搖晃,下車,忽覺一股強風襲來,從褲腳直逼大腿根部,臉額似乎飛沙走石,讓人不寒而栗。據說,這風,無論春夏秋冬、白天黑夜或晴天霹靂,終年往上爬,天天狂風烈焰從未改變,有毛澤東寫婁山關“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的氣度。曾有穿裙子的女孩不知風兒厲害,一下車,裙子被毫不留情地吹成了“翻帽雞樅”,一時羞愧難當。這便是龍陵最高峰——3001米海拔的大雪山。大脈從北而來,與北端直距不足五公裡又有一峰,西坡光禿牛馬可辨,東坡濃郁巉岩可隱,這是龍陵第二高峰——中寨雪山。今年氣候偏暖,雙峰均無積雪,中峽深淵目不擊底,雖沒有五岳的巍峨雄峻霸氣,卻也黑頭綠身峰巒疊嶂,有著南國獨特的靈秀與恬靜。

風吹坡周圍,漫山遍野長滿大樹杜鵑,呼呼咆哮的北風像一把剪刀,把生於迎風面的樹枝修剪的規規矩矩,成一把把巨大的杈杈掃帚,枝條細瘦,綠葉柳長,萎靡的軀體,勉強地直立著團結在樹干周圍,緊緊粘結枝頭的幾朵花蕾,如剛睡醒的孩子,睡眼惺忪地斜瞇著眼。可是,或因石擋或因樹隔或因地窪的背風處,與先前之樹相距不過丈余,情形且然相悖,“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種春風有兩般。”滿樹燦爛絢麗的杜鵑花早已綻放,如焰似火,一片丹霞,藏著掖著地在綠葉中優雅地探出頭來,就像擠在人群中看耍猴的小孩,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盛開的花瓣,層層疊疊旋轉成波浪形同心圓,花蕊在風中調皮悠閑的舞動著、觀望著。恍惚間,疑是紅衣飄飄的仙子,迎著陽光,帶著笑臉,等候季節的輪回,期盼知音的到來,光潔,油亮,高雅,清新,不畏嚴寒,悠悠綻放。我到樹下留影,這時,艷陽高照,寒風烈烈,土地干渴,杜鵑花似乎是曾經的伊人,將小紅傘撐放在自己的頭頂,撐開了一片溫暖、寂靜、涼爽的天空,心情也隨這杜鵑花生機盎然。古人大肆贊嘆臘梅的欺霜傲雪,我覺得杜鵑花的迎寒傲骨勝梅無數。記得,我有篇《二月木棉花正紅》的小文,描寫春后怒江邊攀枝花火紅的場景,一北方朋友見后贊嘆——“北國銀裝素裹正濃,南國早已花紅柳綠”,今日,大寒未過,可杜鵑花早已爛漫,若能與這位朋友再遇,他定會更加羨慕南疆的物美風潤。

這個峰嶺,長滿箭竹,因此叫箭竹山。箭竹,古人削竹為箭而得名﹔竿,細若筷子,筆直,堅韌如鐵,橙黃油亮,也有人叫油竹﹔皮厚實心,屬實心竹的最小品,還叫實心竹﹔在鋼釘稀缺時代,農村多用於木架房屋脊梁兩廈椽子交接處的穿連,因此也叫鼻尖竹。久經煙熏火燎,可達“鋼刀可易,熏竹難削”的硬度,為“木釘”佳品,文房四寶中常用作筆杆,是“實心實意”的寶貝。相傳,明神宗皇帝命鄧子龍抗擊緬寇,鄧將軍在取得了姚關偃草坡、攀枝花、灣甸、耿馬等戰斗勝利后,選擇此山設“兵工廠”,伐竹作箭、採挖一枝蒿制毒箭、冶煉硫磺制火藥等,乘勝追擊,長驅直入,攻下緬甸阿瓦,在此駐守十二年之久。

路沿山梁繼續前行,進入一片茂密的華南鬆,在那一層神秘原始森林面紗的妝飾下,盡顯山川的完美融洽,好一派江山秀麗疊彩峰嶺之景,行至翻越兩山坳間,幾間茅屋突兀眼前,這便到了心儀已久的廠坪街。如若沒有路牌,直不敢相信這裡曾經“霓虹閃爍,人山人海”過。

廠坪街位於自然生態旅游景區中心,屬楊梅田、碧寨、梨樹坪、麥子坪四村交匯區域,距龍陵城44公裡,距保龍高速鎮安出口39公裡,距臘碧(臘勐至碧寨)公路7公裡,均為硬化道路,交通便利。

這兒曾是“絲綢古道”的重要交通要塞。向東,過著名的怒江攀枝花渡,達施甸萬興姚關,通順寧(昌寧)灣甸,臨滄鎮康永德﹔西行,至龍陵芒市,通緬甸印度﹔北順高黎貢山山梁直上西藏。也許有人質疑,崇山峻嶺怎麼會是“交通要道”呢?古道為何沿山脊修筑,而不像公路順峽谷河流而設呢?試想:古道是馱運重要物資商道,隻有在山脊行走,才能站得高,看得遠,不會中伏擊,還可減少建橋的巨額投資。距今1795年前(建興三年三月)諸葛亮南征,其士兵就是走這條道的,在三江口江崖壁留有“孔明碑”。明萬歷十一年(1583)十一月,鄧子龍在施甸姚關清坪洞清兵點將,大破緬軍於攀枝花,收復失地,留有遺址“得勝營”。這些高山峻嶺不僅是交通、戰爭要地,還寶豐礦富,閱民國《龍陵縣志》有:“堵墩山由雪山轉東,走掠簸山,下歸順鄉約地,距縣城一百二十裡,產銀、銅、鉛、鎳,各礦最旺。”在醫藥衛生不發達的社會,碧寨壩、船口壩等怒江沿線炎熱,夏天瘴瘧肆虐,有“谷子黃黃,擺子(瘧疾)上床”之說,人們住山種壩,以溫涼山區生活。

傳說,廠坪街還是觀音娘娘陪嫁玉皇仙地,雖山水美麗,但人們卻過著清貧艱苦生活。觀音念想故地,親駕凡間指點迷津,拯救蒼生。在漫山遍野映山紅遍之時(杜鵑花紅),她坐在一個大石墩子上(現名仙人石墩子),用玉扇輕點老鴰屯(現名老鴉藤)一棵開紅白兩色花的杜鵑樹,獨自反復唱道:“紅花金,白花銀,花開花落似凡塵,石猴變寶取不盡,山空腹飽別貪心。”當時人們不解其意,后來發現這些奇形怪狀貌似猴子的石頭都是金銀礦石,於是,恍然大悟,肆虐開採。

成千上萬五湖四海之人,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以採冶金銀為主的礦點全面開工,最具冶煉盛有名的滇、川、黔、桂、粵五省商會均集結於此。人流攢動,物流橫行,茅草窩棚到處搭建,挖掘洞口遍地開花,一片欣欣向榮景象,多處草皮集市(人稱街子)應運而生,諸如新街子、老街子、銀廠街、街子田等許多地名留存至今。廠坪街,就是其中開市於主礦洞旁的街子,洞內寶礦較好,冶煉規模較大,市場盛名遠揚。交易鼎盛之時,洞外,人山人海,日夜笙歌燕舞,交易不斷﹔洞內,叮當交響,日夜燈火通明,鼎沸若市。以原始的勞動工具,不加保護地深挖亂揭,不遺余力集聚金銀。觀音捻脂一算,照此下去,必定出事。以出事前的三月十三日幻化為一位白衣仙子前來救苦贖難,在仙人石墩子上擺出一籮筐桃子售賣,不斷吆喝:賣壽桃嘞!快來看,快來買!新鮮桃子,看了免災,吃了長壽。想借此將礦洞中人吸引出來。大家覺得:早春三月有什麼鮮桃,一派胡言,沒人相信,無人來買﹔第二天,她繼續吆喝,依然如故,少有人出洞觀看﹔第三天,她手提空籮,卻自言自語地唱“金銀財寶取不盡,山空腹飽別貪心”。正午,有人正猜測她的桃子賣哪了,忽然,一陣轟鳴,硝煙四起,昏天黑地,主洞轟然塌陷,洞頂小山瞬間沉落(至今明顯能看出三座小山一高兩矮)。在硝煙彌漫,人們哭天抹淚的驚愕之余,白衣仙子搖頭嘆息著拂袖飄然,去曾經的那個大石墩子上,依然用玉扇輕點老鴰屯那棵開紅白兩色花而花已經落謝的杜鵑樹,獨自號啕大哭,哭聲似乎反復訴說:“金銀累!今人(金銀)罪!吾換銅鐵來守衛。花謝花落還復開,銅樹鐵花依然在!”在那驚恐萬狀的氛圍裡,人們無心思揣摩哭訴深意。

事后,人們發現遺留洞外的草鞋就有幾百雙,遇難人數無法統計,遺物無法按人分清,人們將草鞋分雙埋葬,形成了如今山岡上的亂墳堆,這些冤魂再也無法回到家鄉,隻有憑借小山坡向家鄉瞭望,因此,有人也把這兒叫望鄉坡。后來,人們覺得,礦難是天地神靈對私挖亂採、私利淫欲的懲罰。善意地按遇難人員省籍數在山岡修建了五省大廟,自發地於遇難之日祭拜天地神靈,超度遇難冤魂(每年三月十五日統一祭拜流傳至今)。再后來,人們漸漸發現礦石金銀含量越來越低,而銅鐵鉛含量越來越高,人們憶起觀音哭詞,意識到是觀音為保護凡俗施了法術——便於運輸的金銀少了,笨重低價的銅鐵多了,再也沒有出現過“瘋狂開採”的亂象。

據民國《龍陵縣志》載,楊梅田分屬歸順鄉約的德寨甲,麥子坪分屬平嘎伙頭的畢寨甲。為加強礦業管理,龍新蚌渺賴金培賴土舍親自移居歸順鄉約,駐楊梅田一甲的浪壩寨(現上回龍寨)坐鎮指揮,死后葬於如今楊梅田村完小旁,有咸豐六年所建墓碑為証。新中國成立后,到廠坪街煉銅人數達9000余人,還發現了大量以前的爐槽、金銀器物、食堂丟棄的骨頭垃圾等物。

隨著道路順水而建,平緩而行,交通以車為主,這條靠人挑馬馱行走了千年的古道,慢慢沉寂﹔隨著醫療條件改善,人們大多搬遷到怒江沿線的壩區生活,空山無人﹔隨著退耕還林政策的實施,礦物開採逐漸受限,禿山變“綠帽”。

有關廠坪街扑朔迷離的傳說,決不僅止於此,您可以一邊觀景一邊考古,伴隨著一個個傳奇故事,一處處遺址遺跡帶您找尋那段飛逝的往事,不斷解開那些歷史之謎!

廠平街東二裡崖壁是猴城景點。猴城是森林與耕地分界線,因山體怪石林立,遠看怪石似群猴玩耍,一個個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這兒不僅石猴繁多,真猴也頻頻出沒,讓人真假難辨,石上之“猴”些許真是一隻正准備偷襲您手中水果的猴子呢?幸運遇上,就把所帶零食全給這些山中精靈吧。

近年,碧寨鄉按照“生態建設產業化、產業發展生態化”目標,不斷改善山區交通條件,在高海拔區域,利用歷史文化資源開發旅游業,在廠坪街投資建設旅游度假村﹔利用高山草甸發展畜牧業,黃山羊養殖成為全縣重點區域﹔依托林間空地在林下種植藥材,重樓、白薇、當歸、續斷、三七種植面積超千畝,旅游、畜牧、藥材“三駕馬車”拉動著山區農民又走上了“靠山吃山”的致富路。無論廠坪街這座大山睡著和醒來,都是雄踞龍陵東部的一頭猛獅。(特約撰稿人 李安成)

(責編:薛丹、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全省連續8天無新增確診病例  雲南省衛健委通報,2月28日0時至24時,全省無新增確診病例。 截至2月28日24時,全省連續8天無新增確診病例。全省累計確診病例174例,治愈出院156例,死亡2例,現有確診病例16例,無重症、危重症病例。現有疑似病例11例。密切接觸…【詳細】

要聞

高質量打贏打好滇西脫貧攻堅收官戰  2月28日,2020年滇西脫貧攻堅部際聯系會暨教育部直屬系統扶貧工作推進會以視頻會議形式召開。會議強調,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關於打贏精准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凝心聚力、一鼓作氣、頑強作戰,做到…【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