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博物馆:悠悠楚王地 彭城寻汉韵

尹晓宇

2021年06月15日09: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悠悠楚王地 彭城寻汉韵(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

  西汉绕襟衣陶舞俑。 徐州博物馆供图

  西汉“刘注”银印。  徐州博物馆供图

  西汉金带扣。  徐州博物馆供图

  西汉S形玉龙。  徐州博物馆供图

  土山二号墓出土的东汉琉璃棋子。  徐州博物馆供图

  江苏徐州,古称彭城,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西楚霸王项羽曾以彭城为都,汉高祖刘邦的故乡也在这里。公元前201年,刘邦废楚王韩信,封少弟刘交为楚王,于彭城建都。西汉时期,先后历十二代楚王,东汉时期,历一代楚王、五代彭城王。徐州地区分布着多座汉代诸侯王陵墓,这些王陵出土的大批珍贵文物收藏在徐州博物馆。

  徐州博物馆由陈列楼、西汉采石场遗址、土山东汉王陵墓、清乾隆行宫四部分组成,基本陈列包括“古彭千秋”“大汉气象”“天工汉玉”“汉家烟火”“俑秀凝华”“金戈铁马”等,全面展示了徐州丰富璀璨的历史文化,尤以汉文化为鲜明特色。

  金玉奇珍

  徐州博物馆许多闻名遐迩的珍藏来自狮子山楚王墓,据研究,墓主人或为第二代楚王刘郢(客)。整个陵墓规模较大,包括狮子山、羊鬼山、绣球山3座山峰,除楚王和王后墓外,还分布着数量众多的陪葬坑、陪葬墓、陵寝建筑遗址等。楚王的墓葬位于狮子山,虽然在古代已被盗掘,仍出土文物近2000件(套),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金缕玉衣。

  玉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的殓尸用具,用金属丝或丝线将玉片连缀而成,又名“玉柙”“玉匣”。已出土的玉衣资料显示,西汉诸侯王、列侯的玉衣多数是金缕,也有使用银缕、铜缕和丝缕者。东汉时期则表现出较为严格的等级差别,从考古发掘来看,东汉诸侯王、列侯没有使用金缕玉衣的,都是用银缕、铜缕或鎏金铜缕,与《后汉书》中相关记载吻合。

  狮子山楚王墓金缕玉衣出土时严重散乱,曾被盗墓者从棺室中拖至塞石上,抽走金丝。出土的玉衣片共有4000余片,玉质温润,表面经过打磨抛光;尺寸都比较小,最大的不足9平方厘米,最小的还不到1平方厘米,有的厚度仅1毫米;形状多样,有正方形、长方形、半月形、三角形等。2001年,徐州博物馆对金缕玉衣进行修复。修复后的玉衣由头罩、前胸、后背、左右袖筒、左右裤管等十余部件组成,玉片总数4248片,穿缀玉片用的金丝重1576克。这件金缕玉衣是国内出土年代最早、玉片数量最多、玉质最好、制作工艺最精的玉衣。

  除了玉衣,狮子山还出土了多种精美玉器,有玉戈、玉璧、玉佩、玉璜、玉卮、玉杯、玉带钩等,体现了汉代高超的制玉工艺。展柜里一件龙形玉佩颇为吸睛。它以和田玉雕琢而成,莹润光洁。龙蜷曲呈S形,张须露齿,双目圆睁,鬣毛向两边卷曲,颈部以阴线刻出一圈绞丝纹,前肢曲折,龙尾上卷并平削,通体饰勾连涡纹。这件玉龙继承了战国玉龙的雕琢风格,与安徽长丰杨公战国晚期墓葬中出土的玉龙风格非常接近,类似的玉龙还在广州南越王墓中有发现。这种S形玉龙多见于西汉早期王侯墓,这一时期的玉龙着重表现龙的力量和气势,不同于西汉中期以后突出表现龙的温顺、静谧的艺术风格。

  金带扣也是徐州博物馆颇负盛名的珍品。楚王墓外墓道西侧出土了两条形式相同的金扣嵌贝腰带,腰带两端为纯金带扣,中间为丝带编缀3排海贝组成的带体,海贝中夹缀了数朵金片制成的花饰。两副带扣厚度和重量不同,尺寸和纹饰基本相同。眼前这副金带扣由两块长方形金带板和一枚金扣舌组成。带板正面浅浮雕猛兽咬斗图,动物形象雄健有力,周边为勾喙鸟首纹。四周凸起边框,中部有两个横向双环钮,每块带板内下角各有一个略近三角形的小孔,以便扣舌穿入。扣舌形状似鸟舌,后部有穿孔。

  金扣腰带是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常用的带具,由于其华贵精美,为汉代贵族所推崇。狮子山楚王墓出土金带扣是目前所见汉代最华美、系结方式最先进的带扣,虽然纹饰主题是草原猛兽搏斗,但从铸造工艺、系结方式来看,应为中原制品。

  陶俑百态

  汉代非常流行陪葬陶俑,徐州出土汉代陶俑6000件以上,是两汉时期除都城长安以外发现陶俑数量最多的地区。徐州博物馆藏有大量汉代陶俑,其中不乏国内少见的精品,它们种类丰富,形态活泼,反映了当时的宫廷生活。

  北洞山楚王墓出土彩绘执兵陶俑151件,色彩明艳,服饰细节生动,极大地丰富了汉代早期服饰资料。展柜里陈列着4件戴帽执兵陶俑,头戴酱紫色帽,身穿二重右衽曲裾深衣和肥袴,面部细眉长目,留有不同样式的八字胡,神态各异。胸前佩长剑或环手刀,腰间束带并悬挂组带和绶带,双手半握拳执兵器。部分俑的绶带所系长方形物上有“郎中”二字。郎中即廊中,廊指宫廷之廊,据此推断,这批彩绘俑应是楚王的宿卫侍从。

  另一组彩绘背箭箙陶俑也来自北洞山楚王墓。此类俑共出土64件,均戴帽,身佩长剑,背负箭箙。箭箙通过腋下和左肩的三根带子固定,系结于胸前,便于背负和奔跑。陶俑双手半握拳于腰两侧,左手略高于右手,掌心向下,作持物状,可能是双手持弓。一些陶俑右胯绶带上亦有墨书“郎中”或“中郎”字样。

  身姿曼妙,长袖飞舞,展厅中一组驮篮山楚王墓出土的彩绘舞俑令人驻足。曲裾衣陶舞俑身着右衽曳地长袍,上体前倾,左臂自然垂于体侧,右臂高高上举,长长的衣袖如瀑布般垂落。绕襟衣陶舞俑面容清秀,身体随着舞步变化呈现出S形,双臂上举,左右上臂前后各刻有一个“五”字,衣袖从空中甩向身后,动感十足。从造型上看,舞俑跳的应是当时盛行的长袖折腰楚舞。北洞山楚王墓也出土了20件类似的舞俑,手臂弯肘处也刻有“五”字,笔画内填红彩。这样的绕襟衣陶舞俑在其他地区未见出土,是了解西汉早期舞蹈样式的重要实物资料。除了翩跹动人的舞俑,还有抚瑟俑、击磐俑、吹奏俑等神态逼真的乐俑,再现了楚王宫中鸾歌凤舞的景象。

  土山探秘

  徐州博物馆北侧有一座土山,包含3座东汉墓葬。其中一号墓规模较小,三号墓可能为废弃墓。二号墓从1977年发现到2020年发掘完成,历时40余年,被评为“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土山二号墓规模宏大,结构复杂,墓主人为东汉楚王或彭城王,具体身份仍有争议。墓上有高约16米、底部直径近百米的圆形封土。记者在现场看到,二号墓采用室内揭盖式发掘,自上而下把墓室上面的土石逐层清理掉,直至揭露到墓室底部。

  据史籍记载,元代贾胡曾在土山上建一草庐,用20年时间盗掘此墓。徐州博物馆考古部主任耿建军告诉记者,考古发掘所见与史料记载的盗墓情况基本相符,盗洞位于墓葬封土的西北角,洞中清理出玉衣残片、漆木器、铜器等,墓室中的陪葬品也被移位。

  土山二号墓封土内发现封泥4500余枚,主要是西汉楚国官印封泥,还有私印封泥及无印封泥。数量巨大的西汉封泥从何而来,又为何出现在东汉王陵中?耿建军推测,或许是楚宫废弃物堆积在泥土中,后被挖来作为王陵封土。

  墓室由耳室、甬道、前室、后室、回廊构成,按照功能区分放置不同的陪葬品,共出土陶器、玉石器、铜铁器等文物350余件。后室为棺室,中间为石砌棺床,东西并列两具漆木套棺,同时还出土银缕玉衣和鎏金铜缕玉衣残片,结合人骨鉴定的结果,可确定为夫妻合葬。东回廊内葬一人,使用单层梓木漆棺。考古队员在棺内发现一簇形如莲子、大小均匀的蓝绿色椭圆琉璃珠,大约76枚,后确认为早期的围棋。前室放置2件四足石案,其中一件石案上覆盖绢类丝织物,上有纵横各17道墨线,同时还发现了88枚椭圆形黄铜珠,应为围棋盘和围棋子。黄铜棋子与琉璃棋子形制大小相同,印证了汉代对弈双方是以棋子的质地和颜色来区分。

  “未来这里将建成考古博物馆,让观众近距离感受考古发掘现场,还会加入一些与考古相关的公共教育课程。”徐州博物馆馆长李晓军告诉记者,“今年,徐州博物馆将对一些展厅进行升级改造,提升文物保护水平和参观体验。此外,还将在2020年成立‘淮海经济区博物馆联盟’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苏鲁豫皖4省10市博物馆协同发展,推出一批学术与科研成果。”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关注北移亚洲象群:监测员回忆象宝宝出生前后  近段时间,野生亚洲象“断鼻家族”远距离北移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此次北移的亚洲象群,曾在普洱市宁洱县停留数月,并在此产下一头小象。14日下午,亚洲象监测员毕仕学向本网讲述了这头象宝宝出生前后的故事。 “去年11月20日,(宁洱县梅子镇)林…【详细】

要闻

6月14日 象群仍在易门县十街乡活动 人象平安  人民网昆明6月15日电 (程浩)据北移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消息,截至6月14日18时,北移象群持续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活动。独象离群9天,位于象群东偏北方向,距离象群17.4公里。15头象均在监测范围内,整体平稳,人象平安。 …【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