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不能止於讓人“哈哈一笑”

2021年06月02日09:00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喜劇不能止於讓人“哈哈一笑”

  喜劇電影《半個喜劇》海報。資料圖片

  喜劇電影《西虹市首富》海報。資料圖片

  喜劇電影《你好,李煥英》海報。資料圖片

  【熱點觀察】

  每個賀歲檔,喜劇片總能收獲不錯的票房。

  每家電視台,喜劇綜藝總是保証收視的“金鑰匙”。

  每年春晚,能帶來“笑點”的小品總是最受歡迎的節目之一。

  隨著輕鬆幽默、犀利有趣的文藝內容成為當下社會的剛需,喜劇文化開始滲透進文藝創作的各個方面,也反映了正在改變中的時代審美風尚。

  喜劇文化從文藝向其他領域外溢,被社會公共話語吸納

  媒介技術的升級迭代塑造甚至決定著人的感知方式,影響著審美風尚的變遷。

  如今,媒介融合正朝“萬物皆媒”的方向進軍。追求通俗、戲謔、喜感是大眾文化的顯著特征。在媒介技術的支持下,大眾文化獲得更大舞台和更大聲量后,大眾文化中的娛樂元素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信息場中滲透,整個社會泛娛樂化的氛圍會越來越強烈,這又反過來推動了喜劇內容的生產和傳播。

  喜劇傳播力和影響力日漸擴大的一個表現是,喜劇化的表達開始從文藝創作溢向其他領域。比如,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在B站開設的刑法課程以風趣幽默的講授風格吸引了大批粉絲,被評為“2020年度最高人氣UP主”﹔“混知”等自媒體長期用漫畫解讀經濟、物理、醫學、歷史、哲學等領域的專業知識和基本原理,幾乎每篇講解的點擊量都能超過十萬,讀者中既有普通用戶,也有專業學者。

  與刻板的說教相比,人們顯然對輕鬆愉快、有喜感的內容更加偏愛。當一貫以嚴肅面孔示人的精英文化開始以詼諧的形式呈現時,帶給人的不僅是新鮮感,更意味著精英文化借助喜劇化的表達走出了“象牙塔”,走向了普羅大眾,反映了“信息平權”和“知識普惠”時代的到來。

  喜劇化的表達讓各類信息便於傳播、易於記憶,拉近了同受眾的距離,也漸漸被社會公共話語吸納。比如,當下新媒體平台的標題和行文已經普遍自覺區別於傳統的報刊語體,不少政府機構新媒體文案的語言風格越來越接地氣。再如電影《流浪地球》上映期間,很多城市的交通指示電子屏幕紛紛換上影片中“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的台詞作為安全提示。不久前推廣接種新冠疫苗時,不少地方的宣傳條幅上也出現了一些富有“網感”的幽默標語,甚至像“我們一起打疫苗,一起苗苗苗苗苗”這樣的口號還登上了國家級媒體平台。這些喜劇化的宣傳語,不僅體現了政府部門宣傳思維的轉變,也體現了政府治理手段的進步——用柔性而非強制的方式與群眾溝通以達到說服群眾的目的。

  插科打諢包含中國智慧,幽默吐槽宣泄情緒壓力

  任何流行風尚的背后都離不開社會環境的滋養和時代文化心理的助推,喜劇文化也不例外。

  自古以來居於主流地位的文化產品、藝術形式往往是正劇式的甚至是悲劇式的,帶有康德美學意義上的崇高感。然而,包容、多元的中國文化同時為輕鬆愉快乃至辛辣諷刺的喜劇文化留下了充裕的生存發展空間,可以說中國傳統文化是不缺乏喜劇基因的。

  中古以降,伴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與市民階層的形成,從勾欄瓦舍到書場園子,喜劇或帶有喜劇元素的作品、產品始終是文化消費市場上的寵兒,主流文化對喜劇、喜劇文化歷來表現出相當程度的包容甚至欣賞。家國天下與柴米油鹽並行不悖,高台教化與插科打諢相互包容,這是中國文化的智慧。

  除了傳統文化中的喜劇基因,喜劇在當代中國社會流行起來,也跟當下人們希望通過喜劇緩解壓力、疏解心緒的訴求有關。經濟發展、社會繁榮使當代審美心理對孤獨、迷茫、焦灼等情緒的處理更加積極達觀。

  與或嚴肅或頹喪的姿態相比,喜劇中的詼諧幽默、機智戲謔既能有效表達態度,也能巧妙化解矛盾,促進人與人的有效溝通。在網絡平台上,像papi醬等網紅博主制作的吐槽類短視頻熱度很高,這類視頻就溝通障礙、觀念差異等工作生活中的常見矛盾和困惑,採取夸張、換位、正話反說的方法表達觀點,幽默中不乏諷刺的鋒芒,在幫助觀眾宣泄情緒、釋放壓力的同時,也會引導觀眾反思自身存在的問題,從而幫助個人完成自我心理調適。

  過去,習慣閱讀書報的讀者與愛追肥皂劇的觀眾是差異顯著的兩個群體,而今那些曾被媒介切割開的群體正朝著網絡聚集,偏好輕鬆、戲謔的文化氛圍從青年網絡文化圈快速向外擴散。2020年抖音用戶畫像報告顯示,41歲以上的用戶佔比已經達到19%。網絡流行文化中的很多“梗”不再只是青年人熱衷的話題,也同樣被中老年群體熟知。無論說“網生代”步入了中老年,還是說中老年人的思維、審美在向“網生代”靠近,一個基本的事實是,兩個曾經在審美上存在巨大差異的群體如今有了共同的審美空間。有了共同的審美空間,也就有了建立價值共識的可能。從這個角度講,喜劇文化為不同年齡的群體建立價值共識搭建起了一座橋梁。

  堅守價值立場與情感溫度的喜劇才有生命力

  如今的喜劇文化熱反映著整個社會趨向積極、年輕的精神面貌,也摻雜著一些消極因素。比如,個別人為賺流量、博眼球,把不適合開玩笑的題材喜劇化﹔還有不少內容生產者一味迎合少數人喜歡“爽文”“爽劇”“刺激”的趣味,放棄了文藝作品的社會責任和藝術追求。

  任何流行文化都不應損害公共價值,違背道德准則。當喜劇文化變成粗淺的惡搞時,帶來的不是愉悅和放鬆,而是庸俗、低俗、惡俗。高明的喜劇並非鬧劇或丑劇。正如19世紀英國作家梅瑞迪斯所說,對於喜劇的真正考驗在於它能否引起有深意的笑。因此,好的喜劇作品能與社會文化建設產生良性互動,在帶給人消遣的同時還能帶給人審美的享受。

  縱觀喜劇發展史,只是以簡單逗樂為目的的喜劇作品,哪怕能夠引發快樂狂歡,其生命力也是短暫的。隻有堅守價值立場與情感溫度的作品才能經受住市場、時間的雙重考驗,擁有持續的生命力,中西經典喜劇莫不如此。莎士比亞在喜劇《威尼斯商人》風趣幽默的對白裡嵌入了密集的雙關語,借此表達對智慧和公正的贊賞﹔王實甫的《西廂記》裡那些引人發笑的台詞、情節均指向青年男女在嫁娶不自主的時代追求美好愛情的決心。當代含有喜劇元素的現象級影視劇作也延續了這樣的品質。楊潔執導的電視劇《西游記》中不乏師徒四人在取經路上因個性差異、誤會等引發的笑料,但笑料中既有耐人咀嚼的諷喻況味,更凸顯了在理想信念支撐下不畏艱難、積極樂觀的精神。創造出票房奇跡的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你好,李煥英》都具有濃烈的喜劇風格,而影片最動人的主線是偉大的親情。這些影視劇作的笑點設計無不與人物性格、故事情境緊密相連,隨情節發展自然產生,絕非為了所謂的“喜劇效果”而堆砌包袱,更沒有在觀眾與主人公共情的關鍵時刻強行搞笑、破壞氣氛,對分寸的拿捏相當精確。可見在倡導積極價值、符合生活邏輯、契合情節人物、把握包袱尺度的基礎上探索時代化、個性化、風格化的表達,是古今中外優秀喜劇作品的共同特征,也是所有喜劇創作應當遵循的基本原則。

  在當代文化環境中,除了用來娛樂,喜劇更成為價值輸出、知識傳遞、交流對話的重要手段。社會需要更多優質喜劇作品。在今后的創作中,廣大創作者要注意喜劇的內在意蘊和審美傾向,避免作品走向碎片化、娛樂化、淺表化﹔要讓喜劇作品浸潤著人性溫度,承載起人文關懷,在笑聲中表達對現實的思考,完成對心智的啟迪。 (作者:劉洋,系中國傳媒大學人文學院教師)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15頭亞洲象“北遷” 這些要點值得關注  行進至玉溪市紅塔區境內的亞洲象。圖片來源: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 連日來,雲南15頭亞洲象離開原有棲息地,一路向北行進的消息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截至5月30日,象群在一路經過普洱市墨江縣、玉溪市元江縣、紅河州石屏縣、玉溪市峨山縣后,已進入玉溪…【詳細】

要聞

幼兒園教師罰3歲女童吃糞便?調查結果:不屬實  人民網昆明5月31日電 (符皓)近日,網傳雲南省昆明市五華區一幼兒園教師罰3歲女童吃糞便,引發社會廣泛關注。5月30日,昆明市五華區教育體育局對此事進行了通報。通報表示該事情況不屬實。以下為通報全文: 2021年5月25日9:25許,…【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