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重返童年,做一個“動畫哲學家”

 

2021年06月01日09: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讓我們重返童年,做一個“動畫哲學家”

有些年輕人熱衷“考古老動畫”的心理動機,是與自己現實生活產生某種聯系。

——————————

現在的你,會不會重溫一部童年愛看的動畫片?如今再看,看出了哪些新東西?

中山大學大三學生龍柯,很喜歡重刷《貓和老鼠》,每次看都會有新的收獲。“這部動畫折射出的為人處事之道和情感關系,讓我產生一種既感性又理性的認識。”

24歲的南京大學學生時辰認為,重溫童年動畫片,也是反思自我的過程。動畫世界的獨特性在於,既帶有幻想色彩,又可以勾連現實生活。

90后王月會帶著3歲的兒子一起看自己小時候愛看的《黑貓警長》。相隔多年,王月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並感慨“原來不是大爽文,堅持正義的路途充滿荊棘”。

長大之后,很多觀眾依然熱衷於重刷兒時動畫,還成了一名“動畫哲學家”,尋覓兒時沒理解、未察覺的道理,並產生契合當下生活的哲思。

為何要重返童年動畫片“現場”

重返童年動畫片“現場”時,有人的想法被顛覆了,也因此重塑了人際相處觀念。

北京理工大學大三學生范饒,小時候以為《貓和老鼠》裡湯姆和杰瑞之間是你死我活的打斗,長大后發現不是。“像杰瑞有時候跑到城市裡去,還是會想念湯姆,跑回來抱著它。世界上的相處方式是多元的,打斗也是其中一種。”

今年25歲,從事會計工作的曾陽認為,他兒時看動畫片是娛樂,現在重看是對過去的回顧。重溫老動畫片,仿佛是探案的過程。“過去動畫片裡我沒能發現的蛛絲馬跡,現在都發現了,不是很有意思嗎?”看到動畫片裡兩個角色打架,小時候會認為他們關系不好,現在就會思考:“這場架到底對他們的關系起到了什麼作用?”溝通的暴力與否,並不能表明雙方的關系狀態,我們對很多事物的刻板理解模式反而遮蔽了自己的認知,“笑容不一定友好,謊言不一定虛假”。

隨著年齡漸長閱歷增加,很多人對老動畫片的態度和認知也在發生改變。

北京出版集團《父母必讀》雜志副主編、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會副秘書長劉國平認為,一個人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看待問題的態度是兩極的,隻分好人和壞人兩種。“孩子看電視經常想知道最終的結局,搞清楚這個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但事實上,他是一個復雜多面的人”。

“我們的認知水平在提高,所以會在動畫片裡看到以前沒看到的一些點。兒時你在動畫片裡看見的大反派,比如《貓和老鼠》中的湯姆,長大以后會意識到,這個角色也有可愛之處。”

許多寓意隨年齡增長慢慢“解鎖”

《馬丁的早晨》是重慶大學研二學生舒葵痴迷多年的動畫片。在這部動畫片裡,小男孩馬丁每天早上醒來,都會變成一個新模樣:恐龍、偵探、超人……小時候看,舒葵覺得,這種冒險的人生,好像是自己在經歷一樣。

長大之后,舒葵再看《馬丁的早晨》,“在認清現實的同時,抱有一種希望”。一方面,舒葵會羨慕馬丁的奇幻人生,那種每日變更的生活很精彩﹔另一方面,馬丁的經歷給了她作出重要決定的勇氣,比如是否要成為一名記者。

“之前實習,體會到當記者確實很辛苦。但當記者能去採訪不一樣的人,了解不一樣的故事,這也是一種精彩的人生。《馬丁的早晨》主人公每天體會截然不同的生活,某種程度和記者的生活狀態有相似之處。”

這部動畫片已變成她內心的一種推動力,喚起她追求理想生活的決心。“這些動畫建構的世界在支持我,讓我繼續保持純淨的本心,堅持下去,不要放棄”。

曾陽最近重新看了一遍《迪迦·奧特曼》。“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奧特曼,你要相信光。小的時候我不相信光,但是現在我相信了。這個光對我而言,是一種希望,是一種激勵自己的東西”。

在曾陽看來,奧特曼打怪獸是為了拯救和保護人類,“我們每個人也都有自己想保護的東西,這就是我心中重新看到的信仰”。

動畫片中所有意象承載的寓意,是隨著我們年齡增長、經歷擴展,才慢慢“解鎖”的。

劉國平分析,有些年輕人熱衷“考古老動畫”的心理動機,是與自己現實生活產生某種聯系。“這個動畫片對於他們來說,在某一個點上很契合自己的生活,或者說能有所呼應和反饋,這也是一種精神的力量。”劉國平指出,這些老動畫之於年輕人,可視為瑣碎生活的小港灣。“他可以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后積蓄一些力量,再去面對真實的生活”。

作為家長,該如何陪伴孩子看動畫片

以大人的視角“考古”老動畫片,滿足心理需求的同時,亦能給予成年人一定反思和啟發。例如身為家長,該如何陪伴孩子看動畫片?

劉國平說,孩子看待童話作品的視角,有時候超乎家長的想象。有一次她帶年僅兩歲的孩子去看舞台劇《丑小鴨》,那部劇由不同演員演繹丑小鴨和蛻變后的白天鵝。謝幕的時候,孩子看著這兩個演員,哭了起來。“孩子指著那個丑小鴨說,它不是已經變成白天鵝了嗎?怎麼又變回去了?孩子難過的點在這裡”。

劉國平表示,面對同樣的事物,孩子和成年人的想法截然不同。“我們需要get到孩子的點。孩子有孩子的思維方式,這是大人要去反思的問題”。在給孩子挑選動畫時,可以選擇符合兒童心理發展、兼具趣味性和人文關懷的作品。

那些令我們念念不忘,能再度挖掘“哲思”的童年經典動畫片,都是作品本身經得起推敲的佳作。幾代人都鐘情的動畫,往往因為它挖掘到了人性裡面的普世價值觀。這啟發動畫創作者,去打造能積極啟發思維、貼近孩子心靈的作品。

“動畫片的制作水平,故事邏輯的完整性,以及傳達的思想都是很重要的。”時辰說,單純打怪升級“爽文套路”的動畫,顯得空洞,觀眾是不會想再去重看的。“我是喜歡具有完整結構的動畫片,動畫的邏輯是像榫卯一樣連在一起的。如果只是從頭到尾的‘爽’,一點意思都沒有”。

劉國平指出,社會的發展和環境的變化,也會造就我們審視老動畫片時不一樣的眼光。

她舉例說,小時候我們愛看的童話動畫片裡,會出現公主把希望寄托在王子一人身上,等待王子拯救自己的情節。這樣的故事和價值觀置於今天,也許會有許多家長不那麼認同。

“隨著社會發展,女性的獨立意識是越來越強烈的,這會影響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包括選擇看什麼樣的書,看什麼樣的動畫片,如何去跟孩子交流,如何去傳達我們的觀點。我們的選擇,不是完全脫離於其他東西而獨立存在的,我們肯定會受到社會的發展、周圍的環境等影響。”劉國平說。

“每一個家長的解讀都會帶著自己經歷的烙印,沒有標准答案,但隻要尋找合適的契機,探討合適的內容,孩子就會有收獲。”在引導孩子看動畫片方面,劉國平指出,家長要試著結合生活場景,用兒童能理解的語言和方式,來傳遞動畫蘊藏的道理和正能量。

(沈杰群 趙可一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月、時辰、曾陽、龍柯、舒葵為化名)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15頭亞洲象“北遷” 這些要點值得關注  行進至玉溪市紅塔區境內的亞洲象。圖片來源: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 連日來,雲南15頭亞洲象離開原有棲息地,一路向北行進的消息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截至5月30日,象群在一路經過普洱市墨江縣、玉溪市元江縣、紅河州石屏縣、玉溪市峨山縣后,已進入玉溪…【詳細】

要聞

幼兒園教師罰3歲女童吃糞便?調查結果:不屬實  人民網昆明5月31日電 (符皓)近日,網傳雲南省昆明市五華區一幼兒園教師罰3歲女童吃糞便,引發社會廣泛關注。5月30日,昆明市五華區教育體育局對此事進行了通報。通報表示該事情況不屬實。以下為通報全文: 2021年5月25日9:25許,…【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