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第一枚國印誕生記

2021年05月14日09:14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新中國第一枚國印誕生記

  圖片來源:中國國家博物館

  1949年9月30日,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選舉產生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在新中國創建初期,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對外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內領導國家政權,是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之印”是行使國家權力時鈐印公文的憑証信物,也是國家權力的象征,堪稱“第一國印”。

  如今,新中國第一枚國印珍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國印印章方形圓柄,印面邊長7厘米,章體厚2厘米,柄長9.3厘米,為制作精良的黃銅鑄造。“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之印”15個宋體印文,搭配對稱嚴謹,鐫刻雋秀端庄。

  第一枚國印在設計上處處彰顯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古之國印,比如皇帝玉璽,是至高皇權的象征,往往採用上等玉石制作,奢華靡費。而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百廢待興,本著勤儉節約的建國理念,國印的制作與中央政府所屬各院、委、署以及地方政府的印信一樣,一律都為價格低廉、結實耐用的黃銅鑄造。“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之印”15個字的字體,一改印章字體多為篆體的傳統,採用宋體,就是為了求其簡易明了,能為更多人民群眾所認識。據說國印的字體是由毛澤東主席親自選定的,並經政協籌備會最終確定。可見,新中國的初建者們用心良苦,以人民為中心,一切從人民出發,一切為了人民,這是國印設計制作時的最高依據和考量。

  第一枚國印到底是由誰鑄造和鐫刻的?當年的歷史檔案並沒有詳盡的記錄。20世紀90年代末,經多方考証,確認國印的篆刻者是當時北平刻銅藝術名家,有著“鐵筆聖手”之稱的張樾丞先生。關於國印的鑄造者,由於相關史料缺如,一直湮沒在歷史的風煙中,不為人知。有人猜測,國印是中國人民印刷廠鑄造的,但中國人民印刷廠鑄造的印坯,都是印柄與印體一體澆鑄,而國印的印柄、印體卻是分開鑄造,再套螺絲扣旋接而成的。據鐫刻家張樾丞的兒子張幼丞回憶說,國印是在北京琉璃廠一個小廠現鑄的。

  2021年4月1日,當年北京琉璃廠謝平銅鋪的掌櫃——謝平的子女,帶著相關檔案、回憶材料,以及知情人士的証明材料,來到中國國家博物館,証明新中國第一枚國印就是在父親的店鋪——謝平銅鋪鑄造完成的。至此,一段塵封七十余年的往事才得以展示在世人面前。

  謝平,1904年10月出生在北京房山磁家務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家境的艱難讓他從小養成了吃苦耐勞的品質。20多歲時他進京到前門同發盛,學習銅制文房鑄造手藝。出徒后,在琉璃廠附近開了一家銅鋪,取名“謝平銅鋪”,承接各種銅制圖章和文房用品的制作。20世紀30年代,在謝平兢兢業業的不斷經營下,銅鋪的規模得以擴大,搬到皈子廟19號,現在的櫻桃胡同8號院內,徒弟也增加至十幾個人。由於手藝精湛,做工精良,謝平銅鋪在琉璃廠漸漸站穩腳跟。解放前,它是琉璃廠附近唯一一家銅鋪,長期為榮寶齋等京城各大商鋪供應圖章、筆帽、筆架、墨盒、鎮尺、仿圈等銅制文房用品。不僅如此,銅鋪的產品還遠銷到山西、沈陽、呼和浩特、西安等地。

  國印以及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和下屬機構的治印事宜,早在1949年6月就在周恩來的親自指示下,邀請各方專家討論制定各項鐫鑄細則。但是由於茲事重大,經過多方征詢,並不斷討論修訂,直到1949年10月27日上午,鐫鑄印信的批示件才最終送至毛澤東、周恩來處,並得到他們的親筆批示。批示件明確了包括第一枚國印在內的45枚政府印信的具體鐫鑄細則。檔案顯示,第一枚國印的啟用時間是1949年11月1日,也就是說,國印從交付鐫鑄到鑄刻完成並上交啟用,隻用了短短的五天時間,真可謂是時間緊迫。

  刻印首先要完成的就是銅胎鑄造任務,作為政府印信籌備成員的柴峻沛,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謝平銅鋪的掌櫃謝平師傅。

  柴峻沛在新中國成立前,長期在北平從事黨的地下工作。他在前門廊坊頭條勸業場后門開了一家刻字店,用給人篆刻圖章,作為身份掩護。與謝平的相識,起初是緣於圖章篆刻的業務往來。

  謝平的子女回憶說,母親曾經告訴他們,抗戰時期,柴峻沛遭到日本兵追捕,受到敵人的嚴刑拷打,是父親出錢參與了對柴峻沛的營救。謝平的徒弟們說,柴峻沛是彭真線上的人,是地下工作者。師傅曾經救過他。

  此后,兩人的關系漸漸親近起來。謝平的徒弟周脈禹回憶說,柴峻沛和師傅的關系極好,他就像長在銅鋪裡一樣,經常待在謝平銅鋪。

  與謝平相處久了,柴峻沛發現,謝平不僅有民族正義感,危難時刻敢於挺身而出施以援手,而且他為人隨和善良,對待徒弟和街坊四鄰都是很好的。他從來不以掌櫃自居,總是和徒弟們干在一起。因為經常要處理一些雜事,他常常吃在最后,雖然是掌櫃,卻啃徒弟們掰剩下的窩頭。街坊鄰居誰家有了難處,謝平也總是盡力幫襯,而且從不張揚。

  謝平是街坊鄰居眼裡的好人,是徒弟眼中的好師傅、好掌櫃。柴峻沛信任謝平,對他的人品從心底裡認可,再加上謝平有一手制銅的好手藝,因此,在籌劃國印鑄造人選時,柴峻沛毫不猶豫地推薦了他。

  謝平的長女謝淑珍回憶說,她親眼見到父親澆鑄國印的方章和印柄,國印是正方形的,是黃銅做的。

  澆鑄國印的材質和尺寸要嚴格按照中央人民政府的鐫鑄要求。銅鋪接到任務后就緊鑼密鼓地干了起來。先做出印章章體及印柄的模具。國印雖為銅制,但並非純銅,而是以黃銅為主的合金材料。這種材料並無具體配方,都是謝平根據對硬度、亮度、顏色的要求,憑借多年經驗,一點一點勾兌出來的。為了使國印更加堅固耐用,謝平特意多兌了一些銨,這樣會增加印章的密度和黏度,澆鑄出的印坯質地更為堅硬。他親自將合金銅料送入熔煉爐中高溫熔化,澆筑出印體和印柄的毛坯。毛坯澆鑄完成后,再和徒弟們一起反復打磨成型,並精心地將印體和印柄套螺絲扣旋接成完美的一體。這樣,一枚銅胎精細,制作精良的國印銅坯就制作完成了。

  銅坯完成后,迅速交到同古堂的篆刻名家張樾丞的手裡。這位曾經給末代皇帝溥儀、魯迅等名人篆刻過圖章的刻印名家,把自己反鎖在工作間裡,用整整兩天的時間完成了寫字樣印底、執刀鐫刻等各道工序,並在刻印陽文的細節打磨上下足了功夫,刻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之印”15個宋體大字雋秀清晰,舒展大氣。

  國印上交前,按照特殊規定,不能打樣留底。銅鋪在鑄造時,在印章的四角都留有高台,待上交國印那天,才磨平、開封。新中國第一枚國印就在這種秘密的狀態下鐫鑄完成了。

  謝平的徒弟們回憶說,當時,銅鋪不僅承接了國印一枚印章的鑄造,從中央到地方,包括中央首長的印章銅胎,都是在銅鋪制作完成的,一共四十多枚。每一枚印章都套在一個白銅盒子裡,做工十分精美。

  以后的日子裡,謝平的兒女們時常聽到父母,以及父親的徒弟們說起,鑄造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印、中央首長們的印章,尺寸、重量都不一樣……然而,他們聽到父母和叔叔們說得最多的卻是——“保密”兩個字。

  新中國成立后,謝平積極投身社會主義建設。1954年,謝平銅鋪承接了蘇聯展覽館(今北京展覽館)頂端五角星及周圍大小星球的制作。它們都是用黃銅板經由模具敲打成型,再用手工焊接並鍍金。謝平的手藝嚴謹嫻熟,五角星和大小星球完全看不到焊接痕跡,既美觀又堅固,顯示了老一輩匠人的高超技藝。謝平不僅技術了得,還善於思考和鑽研。他研發了財務部門用來顯示年月日的轉輪。轉輪的發明為每天需要填寫日期的單據免去了手寫的麻煩,不僅提高了工作效率,還減少了差錯。這項發明受到政府嘉獎,謝平也因此榮獲先進工商業者的稱號。

  1954年9月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憲法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國務院為最高國家權力執行機關。至此,包括新中國第一枚國印在內的210枚政府印信完成了歷史賦予它們的使命。1959年5月,這些印信交由中國革命博物館永久珍藏。如今,新中國第一枚國印作為國家一級文物,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第一國印作為國家最高權力的象征,見証了新中國成立初期關乎國計民生的重大決議的誕生,它一次又一次行使神聖的使命,在國家生產生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如今的第一國印由於使用頻繁,已經磕損、生鏽、變舊,銅制的印面早已染成了紅色,連印體側面和背面也有印泥殘留的痕跡。看到國印,就仿佛看到了共和國初創期火熱繁忙的建設歷程。  (作者:梁彬,系《新華文摘》編審)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1例境外輸入無症狀感染者  人民網昆明5月14日電 (符皓)據雲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5月13日0時至24時,雲南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境外陸路輸入無症狀感染者1例,為中國籍、緬甸輸入。確診病例治愈出院2例(境外輸入)。截至5月13日24時,雲南現有…【詳細】

要聞

雲南警方重拳打擊經濟犯罪 2020年以來破案7232起  人民網昆明5月14日電 (符皓)“截至2021年3月底,全省共破獲經濟犯罪案件7232起,抓獲犯罪嫌疑人5441人,挽回經濟損失20.1億元。在“5·15”全國公安機關打擊和防范經濟犯罪宣傳日到來之際,5月14日,雲南省公安廳召開新聞發布會…【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