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家萬戶留腳印 咱們村裡的“赤腳醫生”

 

2021年04月28日09:01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咱們村裡的“赤腳醫生”

那時她隻有18歲。郭紅的媽媽是村裡的醫生,當時生了急病,恰好村裡有孕婦臨產。一時間找不到其他人幫忙,郭紅硬著頭皮替母親去接生。

接生前,郭紅就被告知:B超檢測顯示這個胎兒可能畸形。盡管已有心理准備,但親眼看到大腦發育不全的嬰兒時,她還是被嚇了一跳。回到家,她對著母親嚎啕大哭。這一晚的記憶實在太深刻了,但也堅定了郭紅的信念——要成為像母親一樣的醫者。

后來,郭紅如願考上衛校,畢業后回到家鄉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永豐鎮綠蔭村,接過母親的“衣缽”,成了一名村醫。綠蔭村是一個藏在雲貴川交界處烏蒙山區的小山村,村民出趟門都不容易,看病更是麻煩。郭紅和母親就成了村裡有名的“醫生母女”,村民頭疼腦熱、大病小痛都離不開她們。

在物資匱乏的年代,像郭紅和她母親這樣的“赤腳醫生”是非常特殊的存在。他們扎根農村,背著藥箱穿梭在山林田地間。“千家萬戶留腳印,藥箱伴著泥土香”,是他們工作的真實寫照。

近年來,這樣的村醫和村衛生室的數量卻在逐漸減少。國家衛健委發布的《2019年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共有鄉村醫生和衛生員84.2萬人,比上一年減少6.5萬人﹔村衛生室616094個,比上一年減少5907個。

為解決村醫、村衛生室逐漸減少的問題,國家衛健委於2020年7月出台規定,允許具有全日制大專以上學歷的臨床醫學、中醫學類、中西醫結合類等相關專業畢業生免試申請鄉村醫生執業注冊。有意願做鄉村醫生的醫學專業高校畢業生,可向縣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申請辦理鄉村醫生執業注冊。這些政策為補充和優化鄉村醫生隊伍打開了一扇大門。

上一代村醫到了退休的年齡,年輕一代接過接力棒,繼續當好村民健康的“守護人”。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守望鄉甘河村村民虎竹英,就是這幾年新入職的一名村醫。

2001年,虎竹英嫁到甘河村,成為村醫馬彥輪的妻子,她公公也是這個村的老村醫。在她的記憶中,丈夫總把衛生室當家。說是村衛生室,其實不過就是挂了個牌子的小土房,看著好像隨時要塌的樣子,很多村民都不願到衛生室看病。

2002年,馬彥輪想貸款10萬元修建村衛生室。親戚朋友都不理解,罵他傻。她卻對丈夫說:“我覺得你做的這個事情是對的,我支持你!”

新的村衛生室建好后,來看病的人多了,虎竹英也經常去衛生室幫忙。時間久了,虎竹英有了新想法。她對丈夫說:“娃娃現在大了,我想去上衛校,考村醫……”

話音未落,馬醫生就激動地抱住了虎竹英,鼓勵她一定要好好考,爭取早日分配回村。2013年,虎竹英如願從衛校畢業,考取了鄉村醫生証書,回到甘河村,和丈夫成了同事。2014年,當地政府為甘河村重建了一幢兩層樓的村衛生室。

也有不少外來的年輕人,來到這些缺醫少藥的村子,當起村民健康的“守護人”。

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解放鄉瓦子村,30歲的曲木阿依是村裡最讓人佩服的姑娘。她原本在縣城醫院工作,因為上一任村醫突然辭職,她被委派到瓦子村擔任村醫,成為昭覺縣272個駐村村醫中的一員。

一開始,村民並不相信這個外面來的“女醫生”。曲木阿依來到瓦子村的第一天,在衛生室干坐了一天,也沒有病人上門。后來跟一些村民閑聊時,她才知道,不少村民缺少醫學常識,即使病入膏肓也不會主動找醫生,而是請祭司唱跳念經,以為這樣就能包治百病。

曲木阿依挨家挨戶拜訪,“我是阿依,新來的村醫,要是生病了一定要來找我,或者給我打電話。”但許多村民都投來無所謂的目光,或者繼續干活,把她晾在一邊。

轉機發生在一個深夜。村裡一個6歲多的孩子突發高燒,母親一時間找不到其他人幫忙,急忙撥通了曲木阿依的電話。阿依連忙帶著藥箱趕往村民家,用藥治療后,孩子第二天就退燒了,又休息了幾天就活蹦亂跳了。一傳十、十傳百,瓦子村的村民慢慢相信“生病了可以找阿依醫生”,村衛生室也終於“正常營業”了。

與村民的不理解相比,更難解決的還是技術問題。曲木阿依的衛生室裡有很多常用的藥品,也可以做普通的指標檢查,但卻沒有一台像樣的儀器,也做不了檢測化驗。

2020年11月,瓦子村來了兩台“平安移動健康檢測車”,隨車來的還有一支從廣州來的平安健康(檢測)中心名醫義診隊。他們的體檢服務不僅免費,還增加了腫瘤標志物、子宮及附件彩超、胸部正位片等檢查項目。

聽說村民可以享受免費的體檢,阿依開心了好幾天。義診隊到來之前,她反復勸村民一定要抓住這次檢查機會。“這是人家從很遠的地方帶來的最先進的設備,你們到城裡隨便哪個醫院,做這樣的檢查,都要1000多元,這次是免費的。”

拗不過阿依的勸說,村民陸陸續續做了體檢。診斷報告顯示,不少村民患有肝病或皮膚病,這是他們從來不知道的。如果現在治療,尚可避免惡化﹔再晚治療,可能就要承受病痛和巨額醫藥費。

2018年以來,平安集團在全國開展“平安健康守護行動”智慧健康扶貧工程,即為貧困鄉村地區提供“村衛升級”“村醫培訓”“輔助診療”“健康體檢”四大醫療服務並為居民建立“健康管理檔案”,惠及11萬余名貧困村民。

曲木阿依希望,未來村裡能有更多高科技的診療工具,讓自己成為這片土地上的一簇星火,給村民帶來溫暖和健康。(記者 王林)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1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  人民網昆明4月28日電 (符皓)據雲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4月27日0時至24時,雲南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例,中國籍、緬甸輸入。確診病例治愈出院1例(本土)。截至4月27日24時,雲南現有確診病例59…【詳細】

要聞

雲南昆明93個爛尾樓項目明年將全化解  昨日上午,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陳漢做客《春城熱線》欄目時表示,昆明市正從解決實際問題的角度出發,對爛尾樓逐一研究,集中精力推進一批爛尾樓的化解。截至目前,梳理入庫的爛尾項目93個,目前已完成化解26個。通過行政手段、經濟手段、司法…【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