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雲南通海 古城韻味長(歷史文化名城)

本報記者 楊文明

2021年04月05日09: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雲南通海 古城韻味長(歷史文化名城)

通海古城導覽圖。 通海縣委宣傳部提供

通海縣歷史悠久,文化遺存豐富,現有各級文物保護單位90處,其中,秀山古建筑群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館藏文物4000余件(套),其中,一級文物1件。通海古城依山就勢,形成了“山城湖”空間格局﹔古城內103個院落民居為歷史建筑,其中有8個院落為明代建筑。全縣現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項。通海縣先后榮膺“全國文物先進縣”“全國文化先進縣”“中國楹聯文化縣”“中華詩詞之鄉”等榮譽稱號。

3月,國務院批復同意將雲南省通海縣列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至此,我國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數量增加到136座。

通海不算大,只是韻味長。

幽深古巷,一頭連著主街,一頭勾著院落。漫步其間,腳下是青石路,抬頭是木屋檐,家家院內有盆景,戶戶門前挂楹聯。

一地三城 各司其職

遠望通海古城,滿眼古色古香。御城中,一座朱紅色樓閣位居主街中央。

“這是聚奎閣,始建於明,重建於清。空中俯瞰,正方形的御城猶如一方印璽,而聚奎閣則像一把印把子實實地壓在了正中間。”通海縣住建局局長胡煒說。

御城的古城牆雖已不在,但明清時期的街巷肌理和空間尺度都基本保存下來,留下的居民仍過著悠閑的慢生活。

“御城的建設,還得從明代說起。明洪武年間,置通海御,在元朝臨安路治所上建御城。御城內專駐屯軍,居民則住御城南門外。”御城歷史文化街區的地圖牌前,胡煒介紹到哪兒,手就指到哪兒。

明代,通海是“一地三城”:御城、舊縣和迎恩城,三城各司其職,整個古城依山就勢,坐南朝北,形成了山、湖、城的空間格局。位於城東面的迎恩城,原本為政務接待、保護商旅所建,只是清順治年間因戰亂燒毀,不復存在。

“正因如此,還在的古城,我們更得保護好。” 胡煒說,為了保護、恢復古城風貌,通海縣先后拆除了包括財政局辦公樓等影響風貌的建筑1.5萬平方米﹔成立專門委員會、管理所,針對每個區域分別制定保護規劃。目前,破壞古城風貌協調性的“礙眼”建筑逐漸減少。

如今,在古城街巷隨便逛,“第一批歷史建筑”牌子隨處可見。“挂牌讓老人居住的堅守有了意義,讓游客也多幾分敬畏。” 胡煒介紹,一方面,對歷史建筑院落,我們要求隻能修舊如舊,修繕必須經過審批、驗收﹔另一方面,對古城范圍內的一般建筑要求建新如舊,逐漸恢復古城風貌。2014年12月,通海縣公布的首批103處歷史建筑中,明代建筑就有8處,通過專家的調查、測繪,每個古建筑都有了自己的檔案,並開展挂牌保護。

梳狀街巷 湖壩城市

逆水而上,出御城,至舊縣。

胡煒介紹,舊縣在唐代南詔時稱通海鎮,是“通海城路”南下越南,北入滇中,再與巴蜀、緬印相連的交通樞紐。康熙五年“裁御歸縣”,縣署遷入御城后,原縣城被稱為“舊縣”。

兩座古城緊密相連,卻不盡相同。舊縣處秀山山麓,主要街道平行於湖岸呈帶狀展開,其他街道呈南北向交於主街,形成梳狀的街巷體系,體現出雲南高原湖壩城市的典型特點。不再具備防御功能的御城,和舊縣在功能上已差別不大。只是舊縣生活氣息更濃,更因秀山建筑群,增添了更多文氣。

“通海,是歷史上為數不多被官方認証過的‘禮樂名邦’。”通海縣委宣傳部副部長胡柏指著舊縣文廟照壁上四個蒼遒有力的大字,講起了歷史典故。

據通海縣志,清乾隆年間,通海縣令朱陽上任三年不見有人來打官司。為一探究竟,他行至北街,發現有幾位老人“常駐”街口調解糾紛,經常雙方怒氣沖沖而來,走時矛盾煙消雲散。“民間調解化解矛盾,自然不用再去衙門訴訟﹔傳統社會厭訴,朱陽將所見上報朝廷,獲得認可后才題下‘禮樂名邦’四個大字。”胡柏說。

不僅是古建筑群,通海縣文物眾多,有新石器時期遺址3處、貝丘遺址3處,春秋戰國至明清古墓群、古建筑遺址16處,古祠堂廟宇300多座,古民居300多所,有價值的古碑刻68通,古匾聯160多件。目前,通海累計投入5億多元,實施秀山古建筑群、小新村三聖宮廂房、馬克昌故居、九龍池大寺、河西文廟、河西大福寺、四街常氏宗祠等文物修繕工程,先后完成文廟街、文星街等13條歷史街道基礎設施改造項目。

三間四耳 明清不同

不像其他古城早已熙熙攘攘,通海古城內,游客不過十之一二。不少客棧老板,多半也是本地居民,為了照顧老宅,順便做點生意。

孫氏老屋,就被主人孫秀麗改建成了客棧。“父親退休后舍不得老宅,我為了照看就跟著搬了過來﹔其他幾家親戚都已經搬出去了,我們一商量干脆租過來,修繕后開起了客棧。”

通海文化底蘊深厚,即便普通群眾,也是家家養盆景、挂字畫。“堂前無字畫,必是俗人家,不養蘭草不挂字畫,會被周圍人笑話。”胡柏說。

孫家老宅便是一處典型的“一顆印”民居——三間四耳倒八尺,中開天井來採光。院落中央擺滿盆栽,蒼翠的綠色讓古朴院落變得生意盎然﹔幾乎每根柱梁都有楹聯。“花個一兩百,就能住明朝房間”,不少四川、重慶游客冬天來此晒太陽,夏天到此避暑,入住率倒也可以。

通海老宅眾多,保存較完整的就有200多處,怎麼判讀是哪個時期的呢?

胡柏指向屋檐,說:“看建筑風格。孫家屋檐沒有太多雕琢,簡潔質朴,而且架梁較低,這是明代民居的風格。”

胡柏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同位於秀山街道文獻裡的張家大院。院落是一進三院布局——前后三間四耳的四合院為主房,三間四耳的三合院為花廳,還有門廳,整體規模大了不少。室內鋪青磚,天井用紅方砂石,整院的花枋、木雕錦窗、槅門均保持原貌,梁頭“抱月”。“這是通海典型的清末民居,清代建筑工藝有很大提升,整體雕刻更為精美,規模體量也明顯高於明代。”胡柏說。

為了更好保護古城,這幾年通海不斷加大投入,水、電、網等公共服務逐漸均等化﹔同時,引導居民向新城區轉移,緩解古城保護壓力,打造“古城古韻、新城新景”的歷史文化名城。

“下一步我們將加大名城和文物保護,深入研究發掘歷史文化資源的內涵與價值,開發好通海女子洞經古樂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推動歷史文化遺產保護與利用的良性互動,讓文化遺產活起來。”胡煒說。

游覽貼士

入御城后,可沿穿城而過的水系溯溪而上,行百步,便至城中央。朱紅色樓閣挺立,是為聚奎閣。東面“四維統紐”、西面“高拱辰居”,通海“匾山聯海”在此便能領略一二。

穿順城街,行至舊縣。舊縣不大,不似御城那樣規整威嚴,多出不少小巷,也多出些生活的味道。古巷之中,有一沈家大院,青磚墁地,花枋、梁頭雕刻精美,槅門及錦窗依然保持著清乾隆年間的建筑風格﹔文廟附近,就有孫氏老屋。類似明清古建筑,幾乎每個小巷均可見。

過文廟繼續往前,是秀山公園。古樹名木繁多,郁郁蔥蔥﹔沿石階而上,每幾百步,便遇上一處古寺觀。梁有牌匾、柱有楹聯,濃厚的文化氣息扑面而來。秀山中部、清涼台前,翰墨景觀映入眼帘。蓬萊閣中懸挂闞禎兆的“惠我雙湖”、祖良范的“山水文章”、江宏道的“湖山煙雨”等匾額,與湖光山色相宜。若還剩了些力氣,繼續向上,到涌金寺看看也無妨。進寺內,仰視閣樓,許弘勛所書橫匾“秀山古柏閣”蒼勁有力,兩側懸挂的“湖空山氣靜,閣迥樹光寒”楹聯堪稱空靈。

轉完一圈,至少也要半日時間﹔下山回舊縣,隨便找一古院落改建的客棧,歇腳、飲茶,感覺時光也跟著古城慢了下來。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新增7例本土確診病例 無症狀感染者5例  人民網昆明4月3日電 (符皓)據雲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消息,4月2日0時至24時,雲南新增本土確診病例7例(含1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5例﹔新增航空輸入確診病例1例(中國籍、柬埔寨輸入)。截至4月2日24時,雲南現有…【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