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燃燈者”點亮“沂蒙無孤”

 

2021年02月05日08:55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八千“燃燈者”點亮“沂蒙無孤”

沒有玩具,20隻兔子、1隻貓、2條狗,這些是孤兒小宇3歲前的玩伴。長期和小動物在一起,小宇不會說一句完整的話,走路時雙手耷拉在前胸,學兔子一蹦一蹦。瘦弱的孩子舔食從地上拾起的垃圾袋,抬頭望人的眼神“空洞得不像個孩子”,志願者顧聖妍沒忍住,當場哭了出來。

在經歷無數次“閉門羹”后,小宇爺爺終於答應顧聖妍,把孩子送進一家正規寄宿制幼兒園。最初,小宇每周發燒,免疫力極差,3年過去了,他變得身體結實,會自己整理被褥,能夠流利地背誦好些國學經典內容。每個周末,顧聖妍接小宇回家,顧家已被小宇當作自己的家,他會和“爸爸”——顧聖妍的丈夫一起嬉笑打鬧,不時粘在顧聖妍身上“媽媽”“媽媽”喊個不停。

在山東臨沂,像顧聖妍這樣的“燃燈者”有8000余名,他們的共同身份是孤貧兒童心理輔導志願者,以“一對一”結對陪伴的方式,給孤兒、事實孤兒和困境兒童以精神陪伴、心靈關懷,直至孩子成人。

臨沂這片昔日的紅色熱土,全市12個縣區、156個鄉鎮(街道)全部成立孤貧兒童心理輔導志願者服務團。志願者們已走遍全市9494個村庄,對15歲以下的孤貧兒童進行逐個摸排,累計行程650余萬公裡,共摸排出5317名符合幫扶條件的孩子。

2017年,徐軍通過走訪和大量調研發現,農村一些孤貧兒童因監護無力遭受歧視、侮辱,出現嚴重心理問題﹔很多孤貧兒童因缺乏正確引導、法律意識淡薄而自暴自棄,誤入歧途,甚至走上了犯罪道路﹔還有部分服刑人員家庭和精神疾病患者家庭的孩子,因缺乏關愛,遭受家庭暴力,時刻處於危險之中。

一項共識由此達成——捐款捐物不能解決多數孤貧兒童存在的問題,“扶貧、扶心、扶志、扶技”才能對孩子的健康成長產生決定性影響。

懷揣著“沂蒙無孤”“天下無孤”的夢想,徐軍著手成立孤貧兒童心理輔導志願者服務團。為了拉資助,徐軍找遍身邊朋友,甚至花錢請生意伙伴吃飯,酒桌上有人回絕得直截了當:“說什麼‘天下無孤’,我看你是天方夜譚!”

伴隨著摸排工作走村串戶,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志願者行列,他們有公務員、教育工作者、醫護人員、個體經營者以及“五老”(老干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師、老模范)等群體,也有一些村支部書記主動加入。

要想打開孩子的心門,得先敲開孩子的家門。起初,許多年邁的老人認定志願者們是“壞人”,不讓他們和孩子接觸,甚至有志願者被老人們用掃把打了出來。一次,兩次……最多的上門20多次,志願者們最終用誠心感動了孩子的家人。

迷茫、悲傷、羞怯、自我防御性強——孤貧兒童群體有著相似的心理特征,愛他們很簡單,但讓他們徹底放下心理包袱,給予他們公平的愛卻很難。

志願者景平是從那個被意外火災燒得隻剩屋架的家裡接走若星的,此時距若星媽媽患癌去世不到一個月,若星爸爸幾年前因車禍去世,若星的“淚點”特別低,而且常常一哭就是一兩個小時。變化是從一次長談開始的,景平輕輕把若星擁在懷裡,告訴她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們是代替父母來愛你、照顧你的,但父母永遠是你的父母……”,若星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半年后,景平丈夫生病住院,若星帶著弟弟妹妹寫祝福卡片、做果盤﹔會時不時抱著景平撒個嬌﹔哭的時候越來越少,笑臉越來越多……在景平看來,孩子還需要漫長的療愈,“在這個過程中,志願者絕不能帶著憐憫或是寵溺的心態對待孩子,更不要刻意讓孩子說謝謝,我們需要做的就是靜待花開”。

5317個孩子背后,是5317份無怨的付出,其中有不少孩子被徐軍稱為“硬骨頭”。“我們粗略統計過,100多個孩子有小偷小摸的習慣,200多個孩子輟學在家,甚至一天學沒上過的有100多個,300多個孩子沒有戶口。”

陳德功是一名迎難而上的志願者。最多時,有七八個“問題孩子”住進他的家裡,有的隨身帶著自衛用的小刀,有的習慣和大人對著干,不服管教,說走就走,陳德功常常找孩子找到半夜兩三點。孩子們之間動手打架是常事,他們偷出陳德功的錢買了3部手機,陳家工廠大門被這些孩子撬了3次,裡面的財物被洗劫一空。

“你說,這是不是‘農夫與蛇’的故事?”妻子哭著質問,陳德功耐心勸慰妻子,“咱這是用一個小家庭換來社會的安寧,孩子們會越來越好,不能放棄他們”。

陳德功將家裡的客廳開辟成傳統文化講堂,每周有志願者前來為這些孩子講授國學經典。不忙時,陳德功帶著孩子們參加各種公益活動,變化在潛移默化中發生。看到街頭流浪的老人,孩子們湊了29元給老人送去肉菜﹔帶著孩子們去飯店吃飯,卻遭到一致反對,“太浪費了”,孩子們吵嚷著。陳德功妻子也不再抱怨,默默地跟在丈夫身后照顧著孩子們的生活起居,主動報名成為一名志願者。

四年來,服務團協調有關部門先后解決了200多名孩子的戶籍問題、100余名孩子的學籍問題,安置400余名孩子免費入學接受教育,免費為全市近百名孤貧兒童和家庭實施大病救助,為30個孩子做了眼疾治療手術,為4000名孤貧兒童購買了保險。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志願者們採購了1780台學習機發放給孤貧兒童,並由志願者手把手教孩子學習,保証他們的居家學習效果。

時至今日,仍有不解和非議不時出現。有人質疑,“志願者們太會演了”。服務團副團長宋彩雲舉例,為了摸排孤貧兒童情況,志願者王光琳在10個月裡開車6萬公裡,每天早上4點起床,走遍費縣400多個村庄,走進660多個家庭,“如果說這樣的努力都被質疑的話,你也可以演一個!”

為保証志願服務質量和效果,針對志願者的規章制度從無到有,不斷完善,服務團先后出台《志願者信息保密協議書》等16項制度、48條服務規范和行為准則,從志願者招募到申請幫扶,乃至志願者的陪伴時間、次數等各類細節,均有詳盡規定,包括志願者如何陪伴孤貧兒童、如何保護兒童隱私、如何進行心理輔導等。

比如,在幫扶時,嚴禁打旗拍照、給錢拍照、拍孩子正面照等行為,還設置了志願者學習培訓機制,志願者必須完成每周4天、每天2小時以上的線上學習,內容包括中央的政策精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美滿家庭建設以及心理輔導知識等內容,提升道德素養和幫扶本領。

以心換心的付出總有回報,在志願者陪伴的歲月裡,一盞盞黯淡無光的燈被漸次點亮。

曾經與親人形同陌路的小浩,學會了感恩,開始學著主動承擔家務。被母親棄養,飽受歧視,被同學喊作“野孩子”的小晨,經過志願者耐心的開導,逐漸打消了長大報仇的念頭。患有先天性脊柱側彎的小顏,經志願者多方協調捐款、獻血、手術,如今已基本恢復健康。

種進孩子們心田的愛的種子正在慢慢地萌芽。從不敢和志願者對視說話,到性格日漸開朗活潑,小妍已成為服務團年齡最小的一名志願者,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幫助和自己一樣的弟弟妹妹,讓他們真正變得自信、堅強、善良、感恩。

如今,“擦亮‘沂蒙無孤’品牌”已被列入臨沂十四五規劃,而這一模式開始在全國復制推廣,濟南、青島、襄陽、淮南等地已成立孤貧兒童心理輔導志願者服務團,濰坊、濱州、廈門等20多個城市正在籌建。

對徐軍來說,“沂蒙無孤”“天下無孤”的夢想正在成為現實,而他所做的不過是讓有愛的人有事可做,把黨和國家的溫暖傳遞給孩子,“我參與其中,無上光榮”。(記者 邢婷   文中孤貧兒童均系化名)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刀刃向內 激發活力  “改革對我們來說,解決了‘怎樣生存下去’的問題。”回想起2016年那次改革,雲南雲天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雲天化股份)黨委書記、董事長段文瀚由衷感嘆。 2016年,全球化肥價格下行,年產能超過1000萬噸的雲天化股份巨額虧損,…【詳細】

要聞

就地過年 雲南給你別樣年味  讓每一個留下的人過個好年,讓在外打拼的人感受到城市濃濃的暖意,讓這個辛丑牛年特殊但也難忘。 2021年春節將至,為鞏固來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雲南省響應黨中央、國務院部署,倡導民眾就地過年,並採取多種方式,讓每個就地工作的外鄉人,感受到…【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