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會澤:電力人爬冰臥雪保一方光明和溫暖

2021年01月16日14:03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工作人員巡線路。(杜明彥-攝)
工作人員巡線路。(杜明彥-攝)

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位於川、滇、黔三省交界處,當地所屬的烏蒙山系主峰段,最高海拔4000多米.1月8日襲來的寒潮,“速凍”了這個高海拔縣,不少山嶺的溫度一度降到零下10度以下,樹枝、電力線路的覆冰粗約手腕,部分35千伏和10千伏線路停運……

為了群眾在寒冬不挨凍和夜裡不摸黑,當地電力工人爬冰臥雪,通過奮勇努力,快速恢復了全縣供電。

搶修中,帽子都被冰凍住

1月10日,距離會澤縣城40多公裡外的新街回族鄉遭遇近年來最嚴寒的天氣,溫度直逼零下10度。偌大的冰雪將進鄉的道路封鎖,為鄉裡提供電源的10千伏新街線斷線停電。

一大早,供電所就組織張恆、謝雲坤、劉榮等數名員工巡線。

到達朱家村后,張恆等人頂著冰雪,順著平時連羊都不走的大丫口進發。

他們當時面臨的是壓根沒有路的陡坡。線路旁邊,樹林茂密﹔線路之下,雜木叢生。除了荊棘的銳刺、鬆樹的硬枝,還有各種看不見的坑和潭。戴著手套的手指,不時感到劇烈疼痛,脫下一看,要麼是刺插進了肉裡,要麼正流著血。

行進沒多遠,身上就被雜木叢上的冰屑和冰露浸濕,樹枝上的雪和冰塊不時從后衣領落入背脊,會冷不防地來個透心涼。"到了后來,手指全部凍僵了,很多時候,身子站不穩,本能地去抓身邊的樹枝或草,但抓不住,感覺就像手不是長在自己身上一樣,不聽指揮。"張恆說。

“即便晴天,村民拾菌子、找柴、放牲畜都不走大丫口。當時,院子裡都被覆上了厚厚的一層冰,外出上廁所,連拐杖都無地方撐,幾乎是爬著出去的。”當天偶遇巡線工人的朱家村村民張仁昌,對電力工人豎起了大拇指,“我活了60多歲,像供電所工人這樣厲害的,還是第一次見。”

然而,最艱辛的經歷還是次日的搶修。

10千伏新街線的故障點位於16至17號塔,距離路邊隻有4、5公裡。但因地勢險峻,周宇、張恆等11名電力工人整整走了4個多小時。到達現場時,張恆覺得轉頭困難,伸手一摸才發現,原來安全帽沒能完全護住帽子,脖頸部位的帽子下部浸濕后,被凝固上了一層厚厚的冰。

為了趕在天黑前下山,此時的他們不能休息,在冰雪彌漫的山頭登杆、挂接地線、搬運材料,更換被雪壓斷的導線。

下午6點半,搶修工作結束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回家已成為他們最大的困難。山嶺濃霧彌漫,站在電杆下,連電線都看不清,手機沒有信號。來時順著電線走,回去卻在大山中迷了路。一行人不敢往回,而是手牽著手,向著雨祿鄉的方向走,因為那邊雖然遠,但山坡相對緩和些。晚上8點多,山上已經一片漆黑,數度迷路的他們驚喜地發現手機上出現了信號。於是忙著給鄰近的雨祿供電所打電話,在雨祿供電所長的協調下,距離搶修人員最近的多蘇卡村小組長程華叫上了3個村民,趕到山裡營救。

最終,兩伙人是以電筒光和吶喊聲為信號互相找到。

風雪夜,供電人在荒嶺徹夜作業

1月11日晚間,位於烏蒙山系頂峰段的會澤縣被寒潮“包裹”得嚴嚴實實。高速公路不允許通行,常日熙來攘往的縣城大街下,冷得連看一個人影都難,行走在室外,每一口呼吸都能讓人感到透心涼。

在距離縣城約50多公裡外的窩坡村,全村男女老少都被凍得不敢出門。偌大的村子,除了點點星火外,漆黑一片,隻有模模糊糊的大山輪廓和偶爾一兩聲鳥叫。

在村后的山頭,500千伏銅都變電站燈火通明。該變電站連接昆北換流站和500千伏多樂變電站,在西電東送通道上處於重要位置。

當天,冰凍災害導致500千伏銅多甲線OPGW光纜受損,該光纜承擔著500千伏銅多甲、乙線保護、自動化等業務。故障發生后,通信調度人員迅速將500千伏銅多甲、乙線保護、自動化等業務轉移到500千伏銅昆甲線OPGW光纜上。若不及時搶修,500千伏銅昆甲線OPGW光纜因冰凍災害相繼受損,將導致500千伏銅都變電站,500千伏銅昆甲、乙線,500千伏銅多甲、乙線所有保護自動化業務全部中斷,影響到西電東送主通道的安全穩定。

當天晚上的搶修共有2個點,一個點位於500千伏銅都變電站內部,另外一處是500千伏銅多甲線29號塔,位於魯納鄉牛欄江畔的獅子山上,距離銅都變電站直線距離隻有10公裡,但趕到現場足足需要2個多小時。

夜間12點,溫度已下降到零下10多度。接到調度指令后,30多名工人開始准備安全帶、照明燈、安全繩等各種搶修工具……

凌晨一點多,現場工人的手已凍得發僵,燈光中隱約看去,每個人臉上都有明顯的青色。

此時,變電站搶修工作開始緊張進行,近20名工人在探照燈照射下進行著搶修。另外約17名搶修人員,則在一個多小時前就搭乘4輛檢修車輛,趕往獅子山頭,他們行走的道路,被冰雪覆蓋得嚴嚴實實,綁滿防滑鏈的車輪,正緩慢在山間狹窄的公路上蹣跚前行……

當夜,山上的氣溫刺骨地寒,而電力工人,整夜在山間寒風中奮戰,一直干到1月12日上午11點,通信才搶修恢復。

村民的擔心終究變成多余

1月13日,經過了一整天艷陽照晒的朱家村開始從冰雪中恢復原貌。中午時分,吃過午飯的朱發進在院裡整理著耕具。

聽到屋外有供電所員工劉榮的聲音后,他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計,打開院門,說什麼都要讓劉榮等人進屋喝茶。

“沒有電力工人的付出,在這樣的天氣裡,我們不知道要遭多少罪。”朱發進今年70歲,兩個兒子在昆明打工,他和68歲的老伴李巧蘭在家種地,養著2頭牛、4頭豬。

天氣降溫后,老人的心就懸起來,除了取暖外,老人最擔心的就是豬的食料,平時用青飼料粉碎機,10多分鐘就能粉碎出來的蘿卜,一旦停電,人工要在冷寒天氣下幾個小時才能砍剁好。

不出老人所料,10日晚上停電后,老兩口輪流著砍剁豬料,一直剁到晚上十一點。第二天晚上,為能早點睡覺,老人8點就開始剁,剛剁了10多分鐘,家裡的電燈就亮了。

在朱家村,最感到意外的還是蔣開高。其母親去世,恰逢寒潮期間辦喪,得知天氣情況后,他專門花1400元買了一台發電機。結果發電機還沒派上用場時,村裡的電就通了。

在魯納鄉徒咀村,養殖大戶王懷剛怎麼也想不到,供電部門的工作會如此高效。

養殖了1800頭豬和30頭牛的他,其養殖場內一刻都離不開電,豬場要靠保溫燈和水暖管取暖保溫,喂養要靠料塔和投料機,養牛場則要依靠扎草機粉碎玉米杆。

得知天氣變化后,他把養殖場備用的100千瓦發電機搬了出來,進行使用前的維護。讓他沒想到的是,如此大的冰雪,停電僅僅數小時。“如果不是供電所及時供上電,用發電機發出的電不僅不夠用,而且成本高,一天下來的發電油錢差不多就要2000多塊。”王懷剛感激地說。(杜明彥、張坤宏、趙英)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強降溫再度襲來 雲南省局地將有降雪天氣  人民網昆明1月15日電 (徐前)據雲南省氣象局消息,受強冷空氣和西南暖濕氣流共同影響,預計1月16日至17日,滇東、滇中、滇南地區將先后出現強降溫,最高氣溫將普遍下降8∼10℃,局地下降12∼14℃。伴隨降溫,昭通、曲靖、文山、紅河北部、玉…【詳細】

要聞

雲南錫業集團原紀委書記武長青被提起公訴  人民網昆明1月15日電 (木勝玉)據雲南省人民檢察院消息,日前,雲南錫業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察專員武長青涉嫌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一案,經雲南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由玉溪市人民檢察院向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