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照亮貧困地區孩子未來的燭光”

——記11年堅守海拔5000米講台的杜安東、曹曉花夫婦

2020年12月24日08:1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做照亮貧困地區孩子未來的燭光”

“風吹石頭跑,四季穿棉襖。”在平均海拔5000多米,空氣含氧量隻有內地40%的全國海拔最高縣——西藏自治區那曲市雙湖縣,惡劣的自然環境令許多人望而卻步。然而,對雙湖縣中心小學教師杜安東、曹曉花這對80后夫婦而言,這裡卻是實現理想的天堂。

“我們的夢想就是成為教師,教書育人。”杜安東和曹曉花是同鄉,在新疆大學就讀期間相識相戀。2008年大學畢業后,他倆看到西藏公開招聘教師的信息,雖然對遠離家鄉在高海拔地區工作心有顧慮,但初心和夢想最終還是讓兩人一致報考了那曲市的教師公招。2009年3月,兩人來到雙湖縣中心小學任教,一扎就是整整11個年頭。

從那曲鎮出發,驅車一路向西北整整一天后,在一處仿佛被風刮出的平原上,終於有了些許人間煙火,這裡便是平均海拔超過5000米的雙湖縣,被稱為“人類生理極限的試驗場”。縣中心小學,是附近4個鄉鎮裡唯一一所完小,方圓100多公裡范圍內的數百名孩子大都在這裡念書。

“缺氧嚴重、到了晚上才有電、手機經常沒信號……經過整整一個學期,我們才慢慢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回憶起剛到雙湖時的情景,曹曉花感嘆一心向往的高原竟與內地氣候環境、生活條件有著天壤之別。她說:“高反經常讓人頭疼,走幾步路就氣喘吁吁,在雙湖的每一天對身體都是極大的考驗。”

牧區藏族孩子漢語水平普遍較低,師生間的溝通存在很大障礙。“不能總是講,還要配合著用手勢比畫,直到同學們聽明白、看明白為止。”

雙湖縣中心小學是一所寄宿制學校,由於學校離家路途遙遠,不少學生一個學期才能回家一次。於是,杜安東、曹曉花夫婦既當老師,又當父母。夜裡陪生病的學生去醫院看病、周末帶學生外出購置生活用品,幫學生洗頭、洗衣服……“這裡冬天氣溫常常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看著學生洗衣服的小手凍得紅通通的,就忍不住自己動手。”曹曉花說。

愛的付出,也收獲到更多的愛。“干媽,你快回來,我想你了!”這是2017年9月,學生們在杜安東的車后窗玻璃上寫下的話。當時,曹曉花正在山東老家休產假,看到杜安東通過微信傳過來的照片,感到鼻子酸酸的,她沒想到,自己雖在幾千裡之外,卻一直被學生們牽挂著。

“做照亮貧困地區孩子未來的燭光,是我們在雙湖教學最大的動力。”杜安東說。在他任教的第一個學期,二年級學生漢語課平均分隻有7.8分。“每次到課堂門口,心頭就像被壓了塊石頭。”

10多年來,杜安東和曹曉花摸索出一套獨特的教學方法,犧牲了無數休息時間,終於使他們的教學成績名列前茅。“在一次期末考試中,我帶的五年級(3)班漢語課平均分是82.3分。這個成績創造了雙湖縣教育局有成績統計以來的最高分。”杜安東自豪地說。

“洛桑卓瑪、扎西旺姆、央金拉姆……那一屆學生我從三年級開始帶起,師生之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曹曉花記得,2014年上半年,正面臨著小升初的壓力,夫婦倆堅持利用100多天的午休時間為學生補課,最終全班大部分學生都順利考入了內地西藏班。

2015年,杜安東被診出室性心律失常,醫生建議他盡快離開高海拔地區生活。現在,杜安東晚上必須靠吸氧才能入睡,但這並沒有動搖他堅守雙湖的信念。

11年來,遠離故土與親人的杜安東和曹曉花,因材施教,努力構建高效課堂,為推進民族地區和貧困地區教育事業發展,在三尺講台上辛勤耕耘、默默奉獻,連續多年被評為市、縣和學校“骨干教師”“優秀教師”“教學能手”。為勉勵他倆在教育扶貧工作中作出的貢獻,今年年初,兩人被列入了西藏自治區脫貧攻堅專項獎勵個人名單。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既然選擇了遠方,便隻顧風雨兼程……”杜安東將心裡話寫在日記中。他說,送越來越多牧民孩子走出雙湖,走向更廣闊的天地,這正是他們在海拔5000米高處堅守、奉獻的價值和意義。(尕瑪多吉)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迢迢援滇路 悠悠山海情  雲南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雲山自然寨村民張大友的新家裡,民族風情與海派元素融合交織,別具風格。“這房子,可是上海設計師設計的呢!”搬進新家,張大友十分欣喜。 過去,村民們住的是漏風漏雨的籬笆房。如今,在上海和廣東的對口幫扶下,越…【詳細】

要聞

雲南發布禁限塑料制品“督導令”  人民網昆明12月24日電 (符皓)12月22日,雲南省發改委聯合雲南省生態環境廳等8部門印發了《關於認真做好塑料污染治理近期工作確保完成年度任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督促全省各州市加大治理塑料污染工作力度,確保完成2020年塑料污染…【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