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團“童心港灣”建設標准再“升級”

 

2020年12月24日08:0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共青團“童心港灣”建設標准再“升級”

  在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一座256年的老宅子——呂家大院依然發揮著“余熱”。這裡沒有被用作參觀景點,而是被房子的主人呂歆妍用來開辦“童心港灣”。

  “這是我們自己家的老宅子,有2000多平方米,找人修葺后供孩子們用,他們都很喜歡這裡。”呂歆妍說。

  事實上,很多地方對於如何建好用好“童心港灣”還處在摸索階段。

  12月8日,為推動項目規范化、標准化建設,“童心港灣”全國項目辦在四川省團校組織召開了共青團“童心港灣”全國項目建設標准討論會。會上,來自四川、廣東、河北等12個省份的代表匯報交流了項目實施一年來的進展情況,並對第二版《共青團“童心港灣”建設標准》(以下簡稱《標准》)的修訂展開研討。

  選好場地,讓孩子有去處

  “童心港灣”能否更好地落實,選好項目點是前提。

  共青團“童心港灣”全國項目辦主任、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黨委書記、理事長侯寶森告訴記者:“在項目選址上,主要選擇留守兒童集中的地方,通過‘青年之家童心港灣雲平台’,各地上傳照片,進行評估考核后才能選定。”

  在四川省德陽市紅伏村,“童心港灣”設在了村委會。“童伴媽媽”朱興萍介紹說,選在這裡主要是考慮利用村委會的便利條件:室外活動場所大,室內面積是80平方米,周邊採摘、游玩資源豐富,留守兒童也相對集中。

  在選址方面,第一版《標准》給出了明確要求:要優先選擇留守兒童相對集中,村經濟較差,有志願服務基礎的鄉鎮、村,鄉鎮黨委、村委支持力度大﹔場地交通相對便利,盡可能15—30分鐘可達,便於兒童及家庭參加活動﹔ 室內空間不小於20平方米、室外空間不小於80平方米,優先考慮能開展戶外游戲、進行體育活動的場地。

  “場地可以借助黨政既有陣地、公共服務場所、學校和市場資源,隻要基礎裝修條件、衛生條件好,保証日照充足、空氣流通、安全可達就行。”共青團“童心港灣”建設標准課題組成員張毅告訴記者,“從心理學角度上說,小於20平方米會讓兒童感覺壓抑和氣悶,不便於開展活動。”

  張毅介紹,總體來看,在第一版《標准》的指引下,團省委支持的資金已經到位,團縣委對“童心港灣”的選址、鏈接資源工作基本完成,逐漸呈現出一種自運營的良好生態。

  《標准》還針對“童心港灣”設備配置及空間布置提出要求,比如包含基本辦公設施﹔游戲、手工、音樂、體育等動態活動區,閱讀、寫字、棋類等靜態活動區﹔配置適合兒童活動的玩教具、圖書及體育活動器材等。

  “‘童心港灣’的布置應該從兒童視角出發,既要方便兒童使用,又要符合兒童的心理特征,以兒童喜愛的方式進行布置,保証安全、舒適。”中央團校青年發展戰略研究院副教授何玲說。

  記者了解到,《標准》細致到,需要兒童了解的規章制度要沒有生僻字,公告信息盡量圖文結合,使用不同顏色,甚至對室內桌椅尖角包邊處理都有要求。

  聘任“童伴媽媽”嚴格把關

  在項目建設過程中,“童伴媽媽”的選擇是重中之重。在選聘方面,大家最關心的就是年齡問題。目前《標准》提出:“童伴媽媽”的年齡需在25—50周歲之間,具有留守兒童關愛服務專長並經省項目辦審核,年齡可適當放寬。

  對此,江西省代表潘丹丹認為“50歲有點大”,一旦出現身體狀況,“童伴媽媽”和孩子都比較危險。 與其相反,河南省代表史方則認為,可以適當放寬要求。“不僅45歲,50、55歲都可以”“這個時候她們自己的孩子大多已經上大學了,沒什麼事情,有足夠的精力照顧留守兒童。”山西省項目辦管理員溫馨也支持適當放寬,她認為項目點都在比較偏的地區,年輕人流動性大,要留下25歲左右的青年是件非常難的事情。

  “‘童伴媽媽’的能力有限,如果工作能力很強也就出去打工了,很少留在本村。 ”團四川省委權益部王峰對年齡標准放寬解釋說。

  不僅如此,《標准》要求“童伴媽媽”身體健康,無傳染性疾病。

  “以后新上崗的‘童伴媽媽’每年要盡量安排體檢,這既是對她們的關愛,也是對孩子負責。”侯寶森說,在今年共青團“童心港灣”培訓班期間,全國項目辦組織了在成都參與培訓的100多名“童伴媽媽”體檢。

  除此之外,《標准》還對“童伴媽媽”的學歷、品行及個人習性提出了一系列要求。比如,高中(中專、職高)及以學歷,具備簡單的電腦操作和文字編輯能力,掌握當地方言,群眾基礎好等。

  “《標准》要求‘童伴媽媽’每周服務不能少於16個小時,每月一次家訪。情感上每周一次談心,建立微信群與家長溝通,把爺爺奶奶不能關注到的反饋給父母。”侯寶森說

  “無論是點位的選擇,還是‘童伴媽媽’的選拔,或是舉辦活動都要貼近生活,目的就是要陪伴在孩子身邊。”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光華研究院執行院長、共青團“童心港灣”全國項目辦專職副主任張華偉說。

  完善考核制度,加大培訓力度

  除了年齡,如何把握好“管”字,建章立制,強化督考是各省代表關注的又一焦點。

  在河南省少先隊總輔導員史方看來,“童伴媽媽”的考核標准不一樣,導致考核困難。她建議,應該制定統一的考核標准、合適的獎懲制度,以此激發大家的積極性。

  在考核方面,河北省項目辦林小斐為大家分享了河北的做法。河北省制訂了月度、季度和年度的考核的標准,月度是團縣委對“童伴媽媽”進行考核,季度是市一級對團縣委和對“童伴媽媽”進行考核,然后統一給出季度通報。

  “從3月31日制度施行后,目前第二、第三季度通報已經出來了,效果還挺好的。”林小斐說,“童伴媽媽”的量化評比與團省委“奪旗爭星”考核結合起來,按照每月集中培訓1次、活動指導1次、觀摩互評1次、點評量化1次的頻次,激勵大家比學趕超,提升關愛服務質量,使“童伴媽媽”工作更加科學規范、合理有序。

  陝西省代表孫露自己就是一位“童伴媽媽”。對於考核,她認為需要從制訂好工作計劃出發,根據工作計劃組織考核。“既然能選上來就也能讓他們選下去,不是一勞永逸。”對於那些不合格的“童伴媽媽”,山西省代表溫馨希望能添加一條更換與撤銷制度。

  在培訓方面,各省代表一致認為應該多增加一些培訓。

  “‘童伴媽媽’們大多來自偏遠地區,有的一輩子沒有走出家鄉,視野很狹窄。她們對系統性的知識、對青少年的認識還不夠,通過培訓才能不斷提升這支隊伍的實力。”山西省代表溫馨說。

  不僅是針對“童伴媽媽”,各省代表還提出增加項目辦管理員培訓的需求。廣東省代表於偉峰認為,可以把每年的培訓做成一個范本,之后的項目辦負責人能通過資料快速接手工作。“有了培訓資料,‘童伴媽媽’能很快上手,不用口口相傳,回到家又忘記了。”他說。

  “目前確實培訓力度還不夠,隻有一次上崗培訓,下一步將對項目管理員加大培訓。”侯寶森總結說。

  “第二版《標准》吸取了第一版的經驗,加之對76個項目點的實地調研和專題討論,相信今后‘童伴媽媽’能夠通過新《標准》更好地開展工作。近期將著重做好各方面意見征求工作。”侯寶森告訴記者。(記者 王璐璐 楊寶光)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迢迢援滇路 悠悠山海情  雲南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雲山自然寨村民張大友的新家裡,民族風情與海派元素融合交織,別具風格。“這房子,可是上海設計師設計的呢!”搬進新家,張大友十分欣喜。 過去,村民們住的是漏風漏雨的籬笆房。如今,在上海和廣東的對口幫扶下,越…【詳細】

要聞

雲南發布禁限塑料制品“督導令”  人民網昆明12月24日電 (符皓)12月22日,雲南省發改委聯合雲南省生態環境廳等8部門印發了《關於認真做好塑料污染治理近期工作確保完成年度任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督促全省各州市加大治理塑料污染工作力度,確保完成2020年塑料污染…【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