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通往幸福的路上

南方電網雲南曲靖會澤供電局幫扶凹黑村二三事

2020年12月10日16:41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雲南會澤曾是國家級貧困縣,貧困發生率最高曾達47.99%。搜索這個縣城,最多的新聞一是它的高考奇跡,其次便是惡劣的自然環境。在知名度上,會澤不像“三區三洲”,但是在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滑坡、大霧天氣等方面卻不遑多讓。車開在怒江的路上,往往仰頭才能看到山頂。在會澤的山區,仰頭也看不到,不是山更高,而是路全部貼著山,嶙峋的石頭明晃晃壓向你,另一邊就是萬丈懸崖。

雲南電網曲靖會澤供電局的包廣祥第一次到會澤縣大海鄉凹黑村委會時走的便是這樣一條路。包廣祥現在是凹黑村駐村第一書記,沒來這裡前隻會騎摩托車,因為駐村學會了開車,還成了一名駕駛技術過硬的司機。“沒辦法,山路難走,不定什麼時候山上就有落石,摩托車肯定不行。”

到凹黑村,公路一年有半年時間因塌方、泥石流中斷,交通極度不便,人畜用水非常困難。現在,在當地政府支持和雲南電網曲靖會澤供電局的幫扶下,凹黑村在2019年8月解決人畜用水問題,今年8月實現路燈亮化,135戶人家573人搬進了縣城,佔全村總人口的75%。除了黑山羊養殖外,凹黑村還在探索種植辣椒、烤煙等多種符合當地發展的產業。

一台變壓器帶來的新變化

站在10千伏大海線小江支線82.28.5號變壓器附近的平地上,天氣好時能看到凹黑村柴棚子村民小組的全貌。不過這裡霧多,10分鐘內,一座山在視野中消失是常事。因此,這小小的變壓器常常不為人注意到,它卻幫了當地村民的大忙。

高天良是柴棚子村的女婿,去年決定到柴棚子村種植烤煙。他考察后發現,當地的自然環境、土壤都非常適合烤煙的生長,加上這裡一直有種植烤煙的傳統,高天良迅速通過村集體流轉了60畝土地,很快又犯了難。

“這個村子電壓太低,很多大型家電可能都帶不起來,更別提烤煙設備了。”高天良說道。

原來烤煙種植收成后,最重要的工序便是“烤”。以前烤房的主要燃料是煤,現在早已變成電烤房。“烤的過程中,每一道工序對溫度要求嚴格,不能突然升溫也不能突然降溫,得一步一步來。煙葉進入電烤房后,這個電就不能斷,否則對烤煙質量產生很大影響,次品多,賣不上價格。”這背后不僅要有能夠支撐烤煙設備的動力電,還要求電力供應足夠可靠。

包廣祥了解到需求后,第一時間向雲南電網曲靖會澤供電局匯報,2019年8月,會澤供電局為該村安裝了一台容量為80千伏的變壓器。這既解決了高天良烤煙房的用電問題,也幫助當地百姓用上了動力電,電磁爐、電飯煲使用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之后,會澤供電局加快貧困村電網架構的改造步伐。現在每個村民小組都專門配置了一台足夠容量的變壓器,且全部通上380伏動力電,提前1年達到通電全覆蓋的貧困村退出標准。

高天良今年的烤煙種植規模從60畝增加到100畝,忙的時節他也會雇用周邊村民來幫忙,給當地村民帶來一小筆收入。“電壓穩定可靠,我們不用另外花錢購置專門的發電機,也為我們省下一筆錢。期待明年能繼續擴大烤煙種植規模,也為當地村民帶來一點收益。”高天良暢想著明年的生計。

打開水龍頭,就能喝上干淨自來水

小小的變壓器並不孤獨,和它同樣扎根這片土地的,還有貫通山上山下水源點的2000多米長水管。

凹黑村共有9個村民小組,村村都缺水。“高的村庄海拔2700多米,低的700多米,雖然水往低處流,但在我們這裡低處依然缺水。雨水從山頂滲透到山裡,從別的地方冒出來時,地勢低的地方反倒不一定都能找到水。而且山太大,沒辦法打井。”包廣祥去年4月中旬到凹黑村時正好趕上干旱缺水期。

包廣祥之后在和村委會實地探看后,立即向上級政府匯報,組織實施完成了68萬元管飲工程。用2000多米的鋼管,將大海草山上的水引到凹黑村山頂的蓄水池,再通過鋼管引到每個村民小組的小蓄水池,最后分至每家每戶,解決人畜用水問題。

到柴棚子村湯順友家裡時,幾隻小黑山羊正在水龍頭下方用輪胎做成的簡陋飲水池喝水。湯順友說現在一擰開水龍頭,人、家裡的牲畜都能直接喝到干淨水,這在以前很難想象。有時,水源地得不到好的維護,有時則是老天爺不給人面子,長時間不落雨。

現在凹黑村所有水源點都已經通過水管串聯起來,加上購置的兩個水塔儲備水源,凹黑村用水問題已經得到基本解決。

走出去的,留下來的,都應該有幸福的未來

黃羚的生活早脫離了“吃水用電”這種問題,她和家人住進了會澤縣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點。黃羚是雙手擁抱新生活的“新移民”,早在政府推動易地扶貧搬遷前,她就為了兒子讀書進了會澤縣城。會澤的學校好,不僅吸引了周邊村寨的學生,也能吸引到外地生源。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一開始都適應移民生活。現在安置點電梯裡仍然貼著不要隨地大小便的標語。“從村裡的獨院到城裡的樓宇,生活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電梯怎麼用,水電費怎麼繳,浴室怎麼用,非常多細致微小的問題,我們都要考慮周全。”會澤供電局黨建部副主任陳勇現在也是該局負責挂鉤幫扶的一名職工,和包廣祥在村裡打好基礎設施、發展產業不同,陳勇所在的挂鉤幫扶組也是這個脫貧攻堅接力賽中的重要一環。

“搬遷人對城市生活很陌生,很多人是第一次來會澤縣城,周邊環境不熟悉,買東西也不方便。為了讓搬遷人員順利入住,我提前向會澤供電局扶貧領導小組辦公室進行匯報請求幫助。經會澤供電局黨委安排,工作人員精心組織了負責挂鉤幫扶的干部職工在搬遷貧困戶入住的時候,對其挂鉤的貧困戶進行一對一的幫忙助力。”包廣祥口中的挂鉤幫扶干部,不僅幫助入戶、發放乘坐電梯等各種宣傳冊外,還會幫助凹黑村搬遷進會澤縣城的農戶解決實際問題。

這種幫助包括政策的宣傳到位,不像包廣祥時刻帶著音箱將黨的政策宣傳進村,而是定時的入戶宣傳。“哪裡有招工了,哪裡有小額貸款了,扶貧車間的培訓啊,政府的好政策我們可以及時從挂鉤干部這裡及時得到。”原凹黑村村民徐汝芬說道。

搬進城裡的人有后續接應者,包廣祥還在為凹黑村未來產業尋找門路,讓留下的人也有好日子奔。包廣祥盤點了自己失敗的尋找產業之路,養過螞蜂,后來發現更適合土蜂,試種過當歸、辣椒、蘭花、獼猴桃、仙人掌、石榴,外面有成功經驗的,本土適合種植的,包廣祥都想過法子,但是種種原因多數沒有成功。以花椒種植為例,“魯甸那個地方就挺成功的,但是我們搞了400畝花椒,豐收沒有問題,今年收購價格太低,採摘難度也大,1公斤採摘工錢2.5元,收購價5元,沒有農民想去採摘,他覺得不劃算。”

讓包廣祥感到欣慰的是目前種植的當歸30畝,未來有前景,還有便是養殖土雞、黑山羊2200余隻,給當地百姓帶來了真正的實惠。湯順坤、湯順友兩兄弟現在養的羊上百隻。“柴棚子村有養殖黑山羊的傳統,會澤供電局免費提供羊苗給我們這些有養殖經驗的農戶,回頭羊生了羊羔、賣了錢都歸我們自己,在農村能幾萬的賺錢了。”湯順友說道。

讓農戶錢袋子慢慢鼓起來外,包廣祥還尋思著做其他的事情。今年包廣祥協調雲南省電機工程學會聯合雲南電網公司和曲靖供電局開展科普進校園暨愛心捐贈活動,向凹黑村小學捐贈電腦、路燈、熱水器等物品。看到村裡很多兒童多少存在齲齒,他還打算做幾次衛生習慣方面的科普活動。

在凹黑村村委會,三委班子平均年齡有50多歲,文化水平最低是小學水平,幾乎都不會用電腦打字,以前村裡的開會材料均靠手寫,必須要打印時就找村小老師幫忙。包廣祥嘗試手把手教他們用拼音輸入法打字,現在大家都能熟練地在電腦上完成基本的文字輸入工作。

“飯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凹黑村脫貧后還有非常多事情要做,我們明白有很大差距,但也知道路要一直一直趕。就像被泥石流沖垮的路,斷了再修好,不怕”。包廣祥們懷著這樣“不退、一直斗爭”的信念,讓凹黑村群眾的日子越過越好。(劉杰、王吉聰、張坤宏)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本報昆明12月8日電 (記者張帆、楊文明)12月8日,記者從國新辦在昆明舉行的雲南脫貧攻堅情況新聞發布會上獲悉:雲南省實現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8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8502個貧困村全部出列,11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詳細】

要聞

雲南將建立生態環境分區管控體系  人民網昆明11月9日電 (虎遵會)本網8日從雲南省生態環境廳獲悉,通過實施“三線一單”生態環境分區管控,到2020年末,雲南省將初步建立以“三線一單”為核心的生態環境分區管控體系,基本實現成果共享和應用。 近日,雲南省人民政府印發了《關…【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