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稞之父”尼瑪扎西:每一粒青稞都凝結著他的心血

2020年11月03日12:11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每一粒青稞都凝結著他的心血

  【時代先鋒】

  尼瑪扎西,西藏歷史上第一個農業博士、國家青稞專項首席科學家、被譽為“青稞之父”、西藏農牧科學院院長……

  清瘦的身材,紫外線長年照晒下臉龐略顯黝黑,嘴角留著很有個性的小胡子。性格隨和,謙虛、低調。短短56年的人生中,他先后主持和組織實施了40多項國家和自治區級的重大農牧業科技攻關項目,親自選育青稞新品良種16個,首次實現西藏近30年來青稞品種更新換代和青稞總產達80萬噸的歷史紀錄,推動青稞全產業鏈發展,從戰略的高度謀劃高原現代農業發展的新格局。

  有人說,今天西藏人民吃的每一口糌粑面,都有他的科技貢獻﹔農牧民每一張豐收的笑臉,也映現著他的汗水和付出。

逐夢青稞增產農民增收

  尼瑪扎西出生在山南市扎囊縣杰林鄉的一個農民家庭,他的人生軌跡有一條清晰的主線,那就是始終圍繞著青稞的良種研究和推廣展開。

  作為西藏人民的主糧,青稞如今佔本地糧食作物的70%左右。由於自然條件惡劣,農業生產方式落后,直到20世紀90年代,青稞畝產也隻有250公斤左右。

  他從小吃糌粑長大,兒時的記憶裡,父母辛辛苦苦種一年的青稞卻總也不夠吃。於是,如何提高青稞產量、解決溫飽,成了他一生最執著的追求。

  1982年,尼瑪扎西考入西北農大農學系﹔1985年大學畢業后被選送到北京中國農科院研究生院進修﹔1992年,他以優異成績獲得前往加拿大沙斯克春恩大學進修深造一年的機會﹔1995年又考取了中國科學院研究生﹔1999年,他成為西藏歷史上第一個農業博士。

  曾經,國內外科研機構高薪聘請尼瑪扎西任職,但他毅然選擇了回藏工作。在高原從事農業科技研究是困難的,他卻從不后悔。“我的人生早已注定,父老鄉親期待的眼神,就是我奮斗的方向。”

  青稞本品種種植,在西藏已有上千年歷史,地力貧瘠、品種退化,是產量不高的主要症結。但要選育優良的新品種,好比大海撈針,不少農業科技工作者即使畢其一生也不得其一。尼瑪扎西沒有退縮。他開始了對上千份青稞品種進行系統鑒定,天天扑在青稞地裡。“往往是今年看上去有點希望,明年一種又不行,在希望和惋惜的交織中度過了一年又一年。”

  在長達19年的潛心鑽研摸索后,功夫不負有心人,2002年,他幸運地在白朗縣發現了理想中的青稞苗,“籽粒、顏色、株高、秸稈韌性都非常好”。以此為基礎,他反復進行各種試驗,終於在2013年“藏青2000”新品種通過審定。當年,這一新品種推廣種植逾10萬畝,平均畝產達350公斤,創造了青稞畝產的歷史新高。

  他還帶領創新團隊先后選育出了20多個春青稞優質新品種(系),其中鑒定出的“藏青148”和“藏青690”青稞新品種曾一度成為西藏適宜地區的主栽品種。到目前,西藏高產優質的新品種推廣達百萬多畝,佔全自治區青稞種植面積的50%以上,惠及雪域高原上百萬農民。

農業科技工作者,要把農民當親人

  位於拉薩市金珠西路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二樓的院長辦公室,經常可見專家學者、科技人員的身影,甚至鄉村干部、農民都是這裡的常客。即使與農民交談,尼瑪扎西也總是用一個筆記本,認真記錄他們對新品種示范推廣中的經驗、體會和科技需求。

  為選育出更加優良的新品種,尼瑪扎西每年都要在試驗田裡和農民一起待上五六個月,每天觀察作物的顏色、性狀等,從耕地、播種到收割、打場、考種,對成千上萬的育種材料進行對比觀察鑒定,積累素材。在緊張的勞動之余,他還帶隊走鄉串戶,同時收集了1500多份農家青稞品種,摸清了西藏青稞品種的家底。

  2013年是“藏青2000”大面積示范推廣的第一年,也是最關鍵的一年。臨近播種,他在北京開會,會議一結束就急匆匆飛回拉薩,第二天天還沒亮,就坐車趕到了白朗縣。他不顧高反,在田間給農民講解怎麼種、每畝地播多少斤種、播種深度是多少,要施多少肥,從這塊田講到另一塊田,很多農民都圍上來詢問技術細節,他不厭其煩地一個個回答。

  中午餓了吃方便面,直到天黑,農民都離去了他才回到住處,晚上加班把當天指導農民的情況寫到本子上。就這樣,一次在鄉上待了半個月直到春播結束。

  他的大學同班同學、同事種禹代林記得,僅2013年他到白朗下鄉就不下10次,指導推廣“藏青2000”新品種。種禹代林曾經問他,這麼辛苦,這麼勞累,到底圖個啥?他說,看到豐收的景象,是我最大的幸福和快樂。

  他常說,要做好三農工作,首先要熱愛農民和這片土地,你要把農民當成自己的親人,把這片土地當成自家的土地。要把復雜的技術,在操作上簡易化,理解上簡單化,讓農民一聽就懂,一學就會,一用就靈,讓技術更好適應農民。做好農民工作,要用朴素的語言,農民的語言,形象的語言。不僅如此,還要有奉獻精神、犧牲精神,要蹲得下身、沉得下心。

科技人才,是支撐西藏農業發展的關鍵

  “身體還有沒有不適?工作和生活上遇到了什麼困難?”對於來自武漢華中農業大學的援藏博士團成員劉秀群,尼瑪扎西總是交待又交待,“高學歷人才是我們的寶貝,一個人在西藏工作十分不易,一定要照顧好他的生活。”

  剛到西藏,劉秀群主要負責績效改革,建立激勵機制。尼瑪扎西告訴他,這項工作的關鍵就是如何更有利於培養人才,讓人才活起來,我們沒有好的條件待遇,我們隻有感情留人。

  在尼瑪扎西的主導下,西部唯一建立在農科院的省部共建國家級重點實驗室“青稞牦牛種質資源與遺傳改良國家重點實驗室”落戶西藏,另外還建立了“青稞栽培育種”“青稞全產業鏈”兩個創新團隊和一個院士工作站,然而這些都需要人才的支撐。

  劉秀群說,有一次自治區組織部召開高層次人才引進的會議,其他領導專家只是表態發言,而尼瑪扎西院長親自寫了整整4頁農科院人才引進方面的意見建議。深受感動的劉秀群,在援藏一年工作結束后,主動提出再次援藏一年。

  除了從外引進人才,尼瑪扎西還十分重視對基層農民技術骨干的培養。他說,我們要培養一大批的當地農民科技特派員和青稞種植能手,這些當地農業技術骨干本身是農民,以一戶帶動十戶,十戶帶百戶,這樣農業技術非常容易推廣開來的。

  求賢若渴是尼瑪扎西對待人才的態度。農科院農業所副研究員、博士達瓦頓珠,提到尼瑪扎西院士至今仍感動不已。他永遠忘不了在大學到讀博士期間,尼瑪扎西從並不豐厚的工資中拿出部分支持他的學業。甚至有一次,尼瑪扎西生病住院期間,接到達瓦頓珠學校交費通知,他立即囑咐妻子拉瓊去銀行轉賬。

  受他的影響,達瓦頓珠從中國農科院完成博士學業后,回到西藏報考了自治區農科院,並工作至今。

豐收,是對農業科技工作者最大的褒獎

  以尼瑪扎西的專業學識和對西藏農業的貢獻,參評院士是眾望所歸。年初,當科管處德吉曲珍接到自治區科技廳要求申報院士的通知后,因尼瑪扎西一直忙於公務,就和同事幫他組織申報材料,但他卻忙得沒時間過目。

  申報截止日的前一天,在德吉曲珍再三催促下,他粗略看了一遍,對她說:“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做,個人榮譽的事就先擱一擱吧,今后有的是機會。豐收,才是對我最大的褒獎。”

  對個人的事,他抽不出時間。但在辦公室,他經常做一個工作方案到凌晨兩三點。家人等待他的飯菜熱了又涼,涼了又熱。他血糖高、身體不太好,同事們經常勸他在工作上抓大放小,他說,在我的概念裡就沒有大小,隻要有時間,就要把工作做得最好。

  “以前主要是增產,現在老百姓要增收,就得延長產業鏈。”根據國內外對青稞研究的發展趨勢,尼瑪扎西和同事首次對西藏青稞的營養品質進行了較系統的研究,先后對13份育成品種進行了葡萄糖含量和蛋白質等的測定,証明西藏青稞籽粒中含有較高的葡萄糖,他的目光開始瞄准青稞系列產品開發,以加快農民增收步伐。

  他鼓勵和支持企業涉足青稞加工領域。在他的幫助指導下,目前西藏已有50多家規模以上的青稞加工企業,通過“科技+企業+農戶”的模式開展精准扶貧,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他說:“青稞加工正從傳統食品加工為主向現代多樣化食飲品加工方向迅速發展,逐步成為一大特色產業,青稞產業鏈的延長將大大造福高原農民。”

  圍繞農民,圍繞增產增收,尼瑪扎西想做的事還有很多很多。然而,今年9月5日,即將豐收的季節,他在又一次科學探索青稞的征途中,不幸因車禍永遠告別了畢生追求和熱愛的事業。

  斯人已逝,但他為高原大地的豐收,潛心科研、無私奉獻的精神,將長久留在西藏各族干部群眾的心間。(尕瑪多吉)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鎮雄等雲南9個縣(市)擬退出貧困縣序列  人民網昆明11月3日電 (朱紅霞)11月2日,雲南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於鎮雄等9個縣(市)退出貧困縣序列的公示》,公示全文如下: 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建立貧困退出機制的意見》、國務院扶貧辦《關於印發〈貧困縣…【詳細】

要聞

雲南開展地震救援演練 1200余人參與創紀錄  人民網通海11月3日電 (符皓)11月2日,雲南省消防救援總隊“擔當——2020”地震救援跨區域實戰演練在玉溪市通海縣拉開帷幕。此次演練首次實現了全省消防救援力量全程參與,並聯動了相關抗震救災成員單位共同參演,參演人員達1200余人。這也是…【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