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21歲腦癱女大學生的勵志求學路

“我走得很慢,但我決不后退”

 

2020年10月23日10:2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我走得很慢,但我決不后退”

  譚於映的個子不高,走路有點踉蹌,說話略顯吃力,還要不斷矯正自己的發音,但她堅持揚長避短式的學習和生活,“說話不清就提升文字功底,用有溫度的文字表達自己﹔身體不行,就靠腦子”。

  新學期剛開學,湖北大學的譚於映出現在湖北省2019年度“大學生自強之星”標兵一列的公示名單裡。很多人或許難以相信,這個考取軟件設計師資格証、斬獲兩項軟件著作權,湖北大學“國家勵志獎學金”的獲得者,是一名21歲的腦癱女孩。

  譚於映出生時大腦缺氧,兩歲時被確診為腦癱。同年,她父母雙雙下崗,家庭承受著經濟和精神上的雙重打擊。

  說話、動手、翻身、站立、行走,同齡孩子自然完成的成長軌跡,對於譚於映來說都那麼艱難。母親丁美瑛為她制定了針對性的康復訓練,她3歲多第一次開口說話,那句模糊不清的“媽”,讓丁美瑛喜極而泣。

  走在路上,譚於映總會吸引路人的目光。大人指指點點,小孩模仿她的行姿,譚於映總覺得“好像有一根根針扎在身上”。

  到了上學的年齡,譚於映有自己的堅持:不讀特殊學校。

  好幾年來,父母都在尋求願意接受女兒的學校,可身邊總有質疑聲:“她讀不了書,再說哪個學校要她?”“你們沒放棄她的生命就是仁至義盡了。”但母親覺得,女兒只是個普通孩子,到年齡了就得去讀書。

  湖北崇陽的一所普通小學最終同意了譚於映的入學申請。多年后,譚於映這樣追憶命運的轉折點:“學校從神秘宮殿走出來了,迎接我這個門外徘徊已久的守望者。”

  終於可以上學了,布滿荊棘的道路才剛剛開始。

  母親還記得,為學寫“1”,女兒要將鉛筆裹上厚厚的紗布,才好握筆。近一個月的訓練中,她在兩本筆記本上寫滿了“1”。練得多了,譚於映找到了自己獨特的握筆技巧:把筆放在中指和無名指中間,用食指、中指和大拇指握筆,再用手腕發力。

  譚於映用盡全力付出,也開始迎來收獲。她的作文經常被當作范文,初中時作文《命運的電閃雷鳴》還獲得過“新人杯”全國中小學作文大賽一等獎﹔數學、英語考試也多次獲得全班第一。除了學習課本上的知識,譚於映還學會了下象棋、彈電子琴、畫畫等。

  胡森延是譚於映高中時的班長。提到譚於映,他滿是敬佩:“她是一個非常自強的女孩。”每遇到想放棄學業的同學,胡森延總會說:“看看於映,再想想我們有什麼資格墮落?”

  2017年,譚於映以高出一本線51分的成績考入湖北大學軟件工程專業。湖北大學的老師為她送來高考錄取通知書,結對幫扶,學校還為譚於映的母親提供了一間免費宿舍陪讀。

  上學15年來,她沒落下一節課﹔每天早上6點45分起床,永遠坐第一排﹔幾萬字的報告,單手用兩根手指敲擊鍵盤完成……“已經受到學校的特殊對待了,如果我自己不努力,在學習、實踐上還搞特殊,那我都瞧不起我自己。”

  大二時,譚於映考入湖北大學計算機與信息工程學院軟件工程研究所,成為學院科研平台、省級高校科研創新團隊的成員之一。

  學習期間,她與軟件所的項目組成功開發“湖北省基礎教育信息化發展水平檢測系統”“大班額多維數據分析系統”兩個項目。作為核心開發成員,她負責其中的項目分析、設計、代碼實現等工作,成為軟件所唯一一個申請到這兩個項目軟件著作權的學生。

  為夯實專業基礎,譚於映曾參與湖北大學“通識杯”數學競賽、湖北大學“互聯網+”大賽等,分別獲得優秀獎和銀獎。“不論在學習還是生活中,她都是同學們看齊的標杆。”譚於映成了輔導員嚴秀紅常挂在嘴邊的好學生。

  2019年,譚於映正式成為中共黨員。學院黨支部書記張玥對她入黨志願書中的話印象深刻:“命運的狂風暴雨雖從未停止,但我一定積極面對生活,用自己的能量回饋社會和愛我的人。”生活中,她的確如此踐行自己的誓言。

  譚於映喜歡參加社會志願服務活動,因為身體條件受限,大多從事工作宣傳、情緒疏導類的活動。

  一次,一位母親前來求助:她10歲的女兒生病住院近半年,即將要做手術,希望能得到譚於映的鼓勵。為此,肢體本就不協調的譚於映一口氣做了50個俯臥撐,此前,30個已是她的極限。她錄下視頻傳給女孩,並附上一句話:“我做到了,你也可以!”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譚於映參加了崇陽的線上防疫宣傳。譚於映發現,由於居家時間長,很多高三學生容易和家長鬧矛盾,嚴重的會離家出走,而發生矛盾的原因多與家長喊起床、催學習有關。她是這些學生的“樹洞”,總會耐心地聽他們發泄情緒,教他們適應線上學習,增強自學能力,提高學習效率。

  譚於映最大的夢想就是“談笑自如、行走方便”,而軟件、代碼是她圓夢的最佳載體。她最新的計劃是在專業上繼續深造,考上本校軟件工程專業的碩士研究生。這段日子,清晨起床、晚上10點休息是譚於映復習的常態。筆尖在紙上挪動總是那麼艱難,但她還是每天刷題6個小時以上。

  3年前,譚於映曾為幫過她的人寫下一封感謝信——《太陽,感謝你們的陪護》。信中她為自己的執念寫下這樣的注腳:“我走得很慢,但我決不后退。”(劉益伶   雷宇)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氣溫驟降 雲南多地迎來今年首場秋雪  人民網昆明10月23日電 (徐前)近期,冷空氣“拍了拍”雲南,降溫降雨(雪)安排上了,雲南省多地出現持續降雨低溫天氣,雲南麗江寧蒗瀘沽湖機場、瀘沽湖、爛泥箐鄉、永寧坪鄉等多地迎來2020年首場秋雪!突如其來的降雪,刷爆雲南人的朋友圈。雲南省…【詳細】

要聞

雲南499個項目納入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管理庫  本報昆明10月22日電 (記者張帆、葉傳增)記者日前從雲南省財政廳獲悉:雲南省納入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管理庫項目499個。 目前,全省PPP簽約落地項目305個,投資額9471.27億元﹔項目落地率61.12%,開工率71.8…【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