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衛士”王淼潛在海平面下“創業”

2020年10月20日08:5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海洋衛士”王淼潛在海平面下“創業”

  王淼和隊員在清潔海洋垃圾。王淼供圖

  海水沒過頭頂,世界變得安靜,心裡的聲音尤為清晰。於王淼而言,潛水不僅是一項戶外運動,更是讓人生與眾不同的開始。

  “探索”海洋的深度,第一次是3米。在泰國,王淼像所有游客一樣,戴著頭盔一樣的氧氣罩,在教練的指導下“海底漫步”,“好大一群銀色的小魚在我身邊打轉。”

  第二次是5米,2015年,被家裡接待的沙發客“種草”潛水運動后,她前往菲律賓正式學習潛水,第一次下潛,她便有了特殊收獲:趴在水底,和一隻正在認真吃草的海龜“大眼瞪小眼”。但現在的她,提到這個深度,更多會談及“國內的珊瑚礁普查深度一般都是在5米左右”。

  往下是18米內,絢爛的珊瑚礁和其中穿梭的魚群備受潛水愛好者推崇。選擇30-40米深度,通常是去看“大貨”的,當繽紛的色彩被海水吸收,潛水員期待在“灰突突”的視野裡出現的是鯊魚等相對大型的海洋生物,有時也為了探秘洞穴或單純進行技術訓練,“休閑潛水基本都在30米深度以內。”王淼介紹,潛水的魅力就在於不同海域、不同深度,每次下潛都會收獲不同景致,遺憾的是,“無論多深,都可能發現海洋垃圾”。

  海平面下的世界,安放了王淼的理想。“上大學時我的職業理想就是去聯合國從事國際項目的相關工作。”在吉林大學本科學習國際政治專業后,她前往英國繼續深造國際發展專業,畢業后又參與了澳大利亞國際發展署在西藏運營的項目。直到愛上潛水運動,她在海洋生態環境惡化和國內潛水產業發展中找到事業的契機,創辦一個專門整合潛水員資源,支持潛水員參與海洋環境保護的公益項目。

  2017年4月,王淼在微信公眾號發出招募貼《以潛水員之名保護海洋,約嗎?》,3天內就有600多人申請要加入進來。6月,無境深藍潛水員海洋保護聯盟成立,目前,該機構已成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海洋保育機構之一。2018年,王淼成為首位獲得聯合國地球衛士青年獎的中國人。

  保護海洋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海洋垃圾種類繁多,王淼和隊員最常見到的是廢棄的漁具。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報告,如果按照重量計算,在海洋上漂浮的大顆粒塑料中,大約有46%-70%為廢棄漁具:漁網、漁籠、漁線等被丟棄在海裡,需要數百年才能降解,在洋流的作用下,這些交纏的網已成為不少海洋動物的“死亡陷阱”。

  這些漁民口中的“鬼網”曾給過王淼極大震撼。一次在斯裡蘭卡休閑潛,准備升水的過程中,大家發現海裡“挂”著一張大約能覆蓋兩三百平方米珊瑚礁的完整漁網,為了清除這張巨網,5名潛水員分散在不同角落,花了半個小時才將其團出水面,沒了浮力,“網超級沉,我們完全拎不動”。王淼注意到,交纏的綠色麻繩間挂著不少魚、蟹的尸體,“估計被困了很久”。

  矛盾也在明面上,尤其在禁漁區域,環保人士“改善海洋環境”的初衷偶爾會遭到“靠海吃海”的漁民阻撓。但在王淼看來,這種矛盾並非不可調和,“如果能給他們提供解決方案,大家還是樂於去改善的,畢竟海洋環境好了,他們的營生才可持續”。利益共存的案例逐漸增多,在馬來西亞,志願者的倡導起了作用,大桶裝水代替瓶裝水提供給游客,“水下發現塑料瓶的幾率馬上減少”﹔當地環保組織有償回收廢舊漁網的舉措,也令菲律賓漁民主動加入清除工作中﹔潛水產業的發展帶動作用更加顯著,菲律賓的媽媽拍絲瓜島(Malapascua)是世界上少數可以定點觀察到長尾鯊的潛點,王淼介紹,“以前不乏漁民採取電魚、炸魚等毀滅性方式去捕撈,但潛水愛好者來了以后,島上漁民會自發監測周邊違規過來打漁的人,現在島上至少一半人從事潛水相關的旅游服務業,海洋環境好了,他們才會有可持續性的收入”。

  相對而言,生活半徑遠離海洋的人們更難想象自己的言行和海洋環境的關系。在海底,王淼見過汽車輪胎、電池、整副扑克牌、鞋底、尿不濕、行李箱……“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們撿不到的。”她今年在南極曾撿到一個洗發水瓶,“我們以為自己的行為不會影響到海洋,其實海洋裡的生物都在反饋著我們的影響”。

  而在媒體上出現的“老生常談”則有具體指向:減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做好垃圾分類直接有助於減少海洋垃圾﹔節水節電、綠色出行,低碳生活是應對海洋酸化、全球變暖的必行之舉,后者“給珊瑚帶來毀滅性打擊”﹔海鮮、海洋制品消費影響直接,“國內,大家對魚翅的認知度較高,但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的海馬仍常出現在湯鍋裡、酒缸裡、中藥包裡。珊瑚制品也是海濱城市常見的商品。”王淼表示,除了不要消費瀕危的海洋動物,也倡議購買可持續海鮮——大型商場裡,購買海產品時,一個藍色的標簽上有一條魚的形象,顯眼的“MSC”字樣意味著你所購買的是通過可持續漁業獲得的海產品。

  但不少人仍對這些行為舉止帶來具體效用缺乏想象,就像無法料到,那些在海底游蕩的牢固的塑料纖維並非完全的無用,被撈上來經過加工后,可以出現在潛水服、地毯,甚至名牌包包上。

  潛水運動和環保事業需要年輕血液

  “我們的生活和海洋連在一起。”對孕育於大陸文明的人來說,這樣的常識仍需要可見的“証據”。在王淼看來,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讓更多人加入到潛水運動,認識到自身與海洋的關系,從而主動保護海洋。

  “近兩年,中國潛水運動產業的增長在全球呈現引領態勢。”王淼表示,潛水運動發展較早的歐美國家,持証比例已經相對飽和,因此,中國的該運動領域呈現一片藍海。根據國際專業潛水教練協會PADI的公開數據,全球潛水考証的年增長率約5%,中國人的潛水考証年增長率約40%,是全球平均水平的8倍。而在PADI提供的用戶畫像中,中國潛水員持証高峰期為18-35歲,83%以上有大學及以上學歷。比較特殊的情況是,全球男女潛水員的比例是6︰4,但中國的男女潛水比例非常平均,特別是20-30歲之間的女性佔比更高,佔到60%。

  作為潛水教練,王淼觀察到潛水愛好者更多來自互聯網、金融、法律和媒體等行業,“工作時間相對自由、高學歷、在社區裡擁有較多資源、因為熱愛才繼續這項運動,如果我們能把這些人充分動員起來,他們將會成為海洋保育裡面非常強有力的一股力量。”在她看來,當行業迅速增長時,無序和亂象也將呈現,“重塑人跟海洋之間的關系認知”就極為迫切。

  潛水運動有著傳統學徒制留下的印記,教練的技術和觀念對新增的潛水員影響深遠。王淼強調,“如果一個潛水員沒有非常正確的海洋保護意識,他造成的破壞可能比不會潛水的人還大。”尤其渴望觸碰這項運動的年輕人逐漸增多,她更篤定“潛水不僅是一個服務行業,更是一個教育行業”。如今,除了清理海洋垃圾,海馬普查及種群保育、珊瑚礁保育及普查等內容正在拉近潛水員與海洋的距離。

  飛豬數據顯示,玩潛水的人群中,敢玩、愛玩、愛冒險的90后佔比達到了66%。無境深藍接下來兩年的工作也會著重走進高校,放到青年社群的培養和發展上。王淼期待能培養更多海洋公益領導人,逐步完善國內海洋保護公益機構匱乏的現狀,但她也強調,這不是唯一路徑,結合各自專業背景、把目光投入海洋相關的職業發展領域同樣是青年參與到海洋保護的解決方案,例如,可持續水產研究、潛水旅游、潛水俱樂部、全場景營銷,等等。

  即便對潛水無感,沖浪、帆船等水上運動也是幫助人們親近海洋的“捷徑”。王淼期待這些能帶領人們乘風破浪的運動能盡快迎來黃金增長期,“海洋裡不僅有垃圾,更有美輪美奐的畫面,當你見過幾十頭虎鯨在水面上換氣,大齒鯨吐圈圈圍獵,與鯨鯊享受同一片海域……就會讓你有留住這些壯觀景象的沖動,不讓美好消失,自然就會建立保護海洋的信念。”(記者 梁璇)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舉報環境違法行為 擬最高獎10萬元  人民網昆明10月19日電 (程浩)為鼓勵公眾積極參與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嚴厲打擊生態環境領域違法行為,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環境權益,近日雲南省生態環境廳公布《雲南省生態環境違法行為舉報獎勵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辦法》10…【詳細】

要聞

糧食咋儲存?看中儲糧昆明直屬倉的倉儲之道  人民網昆明10月19日電 (李發興)10月18日,以“科技賦能、愛糧節糧”為主題的中儲糧集團雲南分公司第三屆公眾開放日線下活動在中央儲備糧昆明直屬庫有限公司舉行。 據悉,本次活動旨在通過邀請社會各界公眾走進中儲糧基層企業,實地感受和親身…【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