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尋了60年 抗美援朝志願軍后代盼尋得外公遺骸

2020年09月25日09:19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三代人尋了60年 抗美援朝志願軍后代盼尋得外公遺骸

一名抗美援朝志願軍后代的尋親路

三代人尋了60年 孫輩希望能在他墳前捧把土回家

2020年7月8日,趙明山收到了“神筆警探”林宇輝為他外公——抗美援朝烈士王錫岐畫的畫像。趙明山興奮地將這幅畫像發給了小姨和舅舅看,“像!太像了!”趙明山的小姨看著畫像上父親的臉,眼裡漸漸泛起了淚花。林宇輝警官因擅長模擬畫像被公眾熟知,從今年開始,他提出要為100位革命烈士免費畫像﹔趙明山獲悉后,輾轉通過外公王錫岐的戰友后代找到了林宇輝,通過林宇輝的畫筆,趙明山第一次看到了外公的模樣。

“這彌補了我們家族的一個遺憾。”趙明山說,“家裡沒有一張外公的照片,我們隻能把長得最像外公的大姨的照片拿過去給他(林宇輝)參考。”但對於趙明山及其家人來說,他們還有一個心願未了,那就是找到外公的遺骸。“我們三代人尋了60年,如今我爸媽都已經不在了,隻希望在我這一輩可以找到外公的遺骸,了卻我外婆生前的遺願,能去朝鮮外公的墓地前磕個頭,捧把土回家,讓他魂歸故裡。”

一張干部登記表、一個繡著“人民英雄”的衣服袖章、三枚分別印有“人民英雄華東野戰軍獎章”“渡江勝利紀念”等字樣的紀念章,是王錫歧留給家裡人的為數不多的“念想”。而關於外公的故事,趙明山多是從父輩的口中得知。1950年11月,王錫歧跟隨華東野戰軍前往朝鮮參加抗美援朝戰爭,卻就此一去不返。對於外公在戰爭中的故事,趙明山掌握的資料少之又少,他隻在榮成縣著名烈士英名錄上看到關於外公的信息,上面寫著:“在抗美援朝歸國途中,遭敵機掃射犧牲,時年四十歲。”為追尋王錫岐的遺骸以及生前故事,趙明山的外婆,父母,以及趙明山三代人共花了60年時間,至今仍未能尋得。

英勇善戰多次擔任主攻

王錫岐1910年2月出生於山東省威海榮成市大疃鎮西嶺長村,家中曾開有兩個油坊、一個武館。王錫岐從小跟著父親習武,練就一身好本領。

據趙明山查看《王錫岐的故事》——一本關於外公的書,加上家人的講述得知,王錫岐參加八路軍是在1939年,當時他已經29歲並已成家。在王錫岐的入伍簡歷上,清晰地記載著他的過往:1942年,任山東軍區特務團副班長﹔1945年,任華東野戰軍8縱隊22師70團支部書記﹔1946年,任華東野戰軍8縱隊22師70團民運股干事﹔1949年,任華東野戰軍8縱隊26軍77師231團民運股干事﹔1949年,任26軍炮團政治處干事﹔1950年11月任26軍炮團政治處干事。

關於王錫岐的一些軼事,還曾被記載在榮軍課本中。1946年,王錫岐的節約事跡以一篇題為《三斤半的大鞋》的文章發表,書中寫道:“膠東軍區特務團警衛戰士王錫岐,一雙鞋子幫破了補幫,底破了補底,補了又補,釘了又釘,足足稱了三斤半,發下的新鞋不是送給戰友,就是交還上級。”《大眾日報》也曾刊載過王錫岐的故事,提及在全團生產節約展覽會上,就曾展覽過王錫岐的那雙補了六十多次、三斤半重的大鞋。在王錫岐的背包裡,經常放著針線包,裡面有小錐子、長短不一的麻繩頭,還有一捆碎皮子,王希岐就是用這些東西不斷修補鞋子。行軍時倘若有其他戰士的鞋壞了,他看見后也會幫對方用碎皮子縫好。

據書中記載,王錫岐作戰勇敢,“練兵時,他身背六隻38式大蓋步槍,六尺高障礙物可飛躍而過”。跟著華東野戰軍南征北戰的13年間,王錫岐也多次擔任主攻人物,參加了抗日戰爭時期的臨沂戰役,以及解放戰爭時期的淮海、渡江、上海等重要戰役戰斗,榮獲“二級人民英雄”的光榮稱號。

家人隻盼回一紙証明書

1950年11月,王錫岐跟隨華東野戰軍8縱隊26軍一同從上海出發前往朝鮮。“當時我的外婆趕去上海想見他一面,可惜沒趕上﹔最后一次見到他的人是我父親,他回憶當時的場景,隻記得外公忙得不得了,身邊的人都在喊‘王團長’,翁婿倆只是匆匆聊了些家常便告別了。”

未曾想,這成了王錫岐與家人的最后一面。1952年6月,志願軍26軍回國執行新任務。在歸國途中,王錫岐因遭敵機空襲不幸中彈犧牲。王家人最終盼來的,隻有一紙革命烈士証明書。

趙明山告訴記者:“后來回國的戰友告訴外婆,外公應該是在第五次戰役后犧牲的,當時他本有機會平安回來,但是在返回營救戰友的途中遭到了襲擊,最終衛生員沒能將他搶救過來,犧牲之前,他還在衣服上寫下幾個孩子的名字……”

不過對於這個“傳說”,趙明山卻難以再考証。由於王錫岐家人均居住在山東,當年交通和通訊不夠發達,加上王錫岐所在的部隊改編,尋找遺骸一事始終進展緩慢。“我外婆臨死之前都一直想要找到外公的遺骸,這也成了我爸媽去世前的一個心結。”

要在我這一輩找到遺骸

“找遺骸這件事要在你這一輩完成,再往下一輩走就久遠了。”2009年,趙明山的父親去世,臨終前叮囑道。為了能夠尋到遺骸,從2011年開始,趙明山全身心投入到找外公遺骸的工作中。他上網翻閱歷史網站尋找外公的故事,最終找到了泛黃的影印版,再一頁頁截圖留存﹔為了尋找當年外公的戰友,他更是開通了微博、加入烈士尋親QQ群,持續尋找關於外公的信息。2013年,趙明山還特地去了一趟沈陽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在那裡我看到了我外公的名字,但那裡卻沒有他的遺骸。”

2014年3月28日,第一批437名中國人民志願軍遺骸被順利接運回國,並長眠於沈陽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園。這則新聞點燃了趙明山的希望,他輾轉聯系上了特等戰斗英雄鄧仕均之子鄧其平所在的烈士后代尋親團。“看到這個團隊,就像看到親人一樣。”趙明山結識了一批有著相同命運的志願軍烈士后代,大家互相鼓勵堅持尋找先輩的遺骸。

2019年清明節,趙明山報名參加了尋親團組織的赴朝祭奠活動。抗美援朝期間先后有10多萬志願軍將士獻出寶貴生命,眾多烈士被安葬在朝鮮的大約70處烈士陵園內,每年尋親團都會組織烈士后人前去部分陵園祭奠或尋找遺骸。“當時找到了一個同名同姓的烈士‘王錫岐’,但遺憾的是他並非山東籍。”

當時與趙明山同行的60多名烈士后代中,有一位如願在烈士陵園處找到了她父親的遺骸,“當時看著那位老太太和她的女兒在烈士的墓前邊哭邊祭拜,我隻覺得又羨慕又敬畏。”由於很多烈士的遺骸無法從朝鮮遷回國,烈士后人們往往都會選擇捧一把烈士墓前的土帶回家,“當時我也捧了一把土帶回來,想著所有的志願軍烈士都是我們的家人。”趙明山說。

不會放棄尋找線索

盡管第一次朝鮮尋親之旅並無收獲,但趙明山表示,他不會放棄尋找。今年疫情期間,趙明山再度前往拜訪了老家的軍史檔案館,在一本關於志願軍26軍的軍史中,他終於又有了一絲收獲,“我找到了當年26軍的行軍路線,如果之后按照當年的行軍路線再找一次,或許可以找到外公的遺骸。”趙明山說。

與此同時,趙明山通過網絡找到了當年外公一位戰友的后代,並在對方的幫助下聯系上林宇輝警官。“如今,根據我外公的畫像、遺物、檔案和獎章,我還會繼續尋找原山東軍區特務團的老戰友、原26軍77師231團的老戰友和戰友后代,希望能夠早日找到我外公在朝鮮墓地的有關線索。”

採訪結束時,趙明山還告訴記者他的一個心願,那就是在抗美援朝70周年之際,替外公拿到一枚紀念章:“我想這也是許多烈士后代的心願,如此一來,至少家裡人可以多一份念想了。”

注:如若讀者有與王錫岐烈士相關的線索,請與趙明山聯系。

(聯系方式:13249189628)    (記者 程依倫)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政協報社原總編輯程昕被查  人民網昆明9月24日電 (程浩)據駐雲南省政協機關紀檢監察組、玉溪市監委消息:雲南政協報社原總編輯(五級職員)程昕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駐省政協機關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玉溪市監委監察調查。…【詳細】

要聞

雲南發現新物種 中國球蘭屬植物家族添"新丁"  人民網昆明9月24日電 據國家林草局昆明勘察設計院消息,近日,該院專家在雲南省龍陵縣小黑山省級自然保護區發現了夾竹桃科球蘭屬植物新物種,並將其命名為高黎貢球蘭。至此,中國球蘭屬物種增至48種和1變種。 高黎貢球蘭的“前世”經歷十分坎坷。…【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