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南起韵 绿动太平

2017年06月06日15:54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公元前139年,张骞的大队人马背负皇命正在西域的茫茫戈壁中左奔右突找寻中国通向世界的通道。

而此时张骞不知道的是,早在此前200多年在西南的崇山峻岭之中,湍溪飞瀑之间就已经开通了一条路,驮着丝绸、瓷器、盐巴的马帮正在山路上穿行,这条后来被称为西南丝绸之路的通道早在公元前四世纪时便已开通,在汉代时称为“蜀——身毒道”,是指从四川出发,经过云南、缅甸直至印度的商路。西南丝绸之路经过大理州漾濞县、永平县的一段又被称作博南古道。

太平,西南绵绵群山中的一个小山乡,但却是博南古道的必经之路。这里古往今来走过了太多的马帮,经过了太多的行旅,见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沉淀了无尽的岁月,满山遍道弥漫着缱绻与旅思。

清朝诗人尹艺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太平风物望中收,山自青青水自流。莫怪云烟生脚底,此身原在万峰头《太平铺山行》

时间走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整个中华民族抵御日本法西斯侵略到了最艰难的阶段,泱泱中华大地几乎尽落日寇之手,外界水陆交通被日寇断绝。这时候,当时的国民政府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了西南的崇山峻岭之间,他们在那里看到了出路。

抗战血脉滇缅公路,这是一条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中的国际通道。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在中国,在世界,没有哪条公路像滇缅公路这样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联系得如此紧密,没有哪条公路能像滇缅公路这样久久地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太平再次因为一条路走到了历史的前台,太平的山水承载起了这条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血脉。大山一样深沉的太平人民用双手,用铁杵、锄头、撮箕等最原始的工具,用信念和血汗同其它各地征集来的20多万民工一起用血肉修筑成了滇缅公路。

位于大山深处的太平,太平的底色是纯粹的绿,太平的性格是安静的,太平的信念是坚守。

树,一棵树,一片森林,被森林覆盖的一座座山,山间的湖泊、草甸构成了物质太平。生活在这方山水里的太平人,世代守护着这神圣的绿色。核桃贯穿了太平每一代人的生活,小时栽种一棵树老来收获一林荫,太平人习惯于前人种树后人采果,后人再种树再后人再采果种树,那方由树叶编织的绿荫就像影子,只要生活还在延续影子就一直相随。

仁者爱山,太平人靠山吃山敬重大山,太平人古朴赤心待客如亲。仁者无私,山中珍馐多藏太平,核桃、菌类、名贵中草药皆出此方。平日入户,一杯核桃蜂蜜茶胜却千言万语意;缝喜做客,一曲唢呐大筒喜气盈门,一碗自酿包谷酒融化主宾了忘归期。

岁月如梭,市场经济大潮涌起,太平人秉承大山的精神勇立潮头扬起绿色的风帆,大力发展核桃种植,林下中草药种植,发展绿色循环经济,在大山深处掀起轰轰烈烈的可持续发展热潮,云端之上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任沧海桑田,时光荏苒,太平人都在坚守。坚守历史长河中的荣光,坚守漫长生活中的平凡,坚守灵魂深处的太平。(杨欣)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